原载2004年2月13日《科学时报》

 

科学主义、反科学主义、“反科学”主义与反“科学主义”

肖显静

 

 

  反科学主义不等于反科学或“反科学”主义,反科学主义就是反“科学主义”......它是反对反科学和伪科学的,我们应该坚持这样的反科学主义。


  近一段时间,有关“科学主义”的争论很多。一些人认为,在我国目前科学还很不发达的情况下,不可能产生科学主义;一些人认为即使有科学主义,也不应该反对科学主义,因为反科学主义将影响科学的发展和应用;还有些人认为应该大力倡导科学主义;还有些人认为反科学主义就是反科学……谁是谁非,需要深入细致地进行分析。 

  考察上述关于科学主义争论的原因,不难发现,与人们不清楚科学主义和反科学主义的确切含义以及对它们的含义有着不同的理解有关,由此造成争论也就在情理之中了。为了使得争论能够有效地在学术范围内进行,首先应该明确科学主义与反科学主义的内涵,然后再对与之相关的问题进行具体分析。 

  什么是科学主义? 

  科学主义(scientism)是一个外来词。它的产生不是偶然的,根源于西方近现代科学的发展及其产生的巨大作用。十七、十八世纪,随着牛顿力学被广泛接受,科学代替了传统宗教的地位而不断取得胜利。特别到了十九世纪,关于自然的基本知识构架已经完成,科学在认识和改造自然的过程中发挥了巨大的作用。这时的科学知识被广泛视为客观的、严格决定论的、精确的、形式体系简单的,科学似乎以其完全排除了人的主观性的面貌,而显示它作为人类认识自然体系所具有的绝对的真理性。 

  这种关于科学的观念被一些人所具有,并且有些人(包括一些人文社会学家)进一步认为,科学知识体系比其它任何知识体系更客观、更合理,具有特殊的文化和社会地位,可以作为人类知识的典范;科学方法是普遍有效的,能够而且应该用于人文社会领域,获得关于人类社会的正确认识,创立科学的社会科学和人文科学,如科学的哲学等。当然,这种做法是行不通的,也受到一些有识之士的批判。他们认为,这种“将自然科学的方法和语言盲目摹仿和不经辩护地转移到人类和社会的研究中”是错误的,并将这种观念称为“科学主义”。 

  从科学主义概念的来源和发展看,它是以科学的绝对真理观和科学方法的绝对普遍有效性为基础的,这可以看作科学主义的基点。随着历史的发展,这种对科学的看法并没有在社会层面消失,相反,一些人在此基础上,形成了内容广泛的科学主义观念。Mikael Stenmark在他所著的《科学主义:科学、伦理学和宗教》(scientismscienceethics and religion2001.)一书中对各种科学主义的内涵及相互关系作了深入探讨。他认为,科学主义可分为学科内的科学主义(scientism within academia)和学科外的(更广的社会范围内的)科学主义scientism within the broader society。学科内的科学主义者是从学科之内来考虑问题的。他们试图将以前不被理解为自然科学(也就是过去并没有被看作是自然科学的一部分)的学科归并、还原或转化为(be reduced to)自然科学,如果做不到这一点,就否定它的科学地位和意义。在此基础上,他们认为,所有的或者至少有一部分真正的非自然科学的学科能够逐渐被归并、还原或转变为自然科学。除此之外,还有一些人认为,所有的自然科学都能够逐渐被归并、还原或转变为一门特定的自然科学学科,如生物学还原为化学、化学还原为物理学,甚至物理学还原为粒子物理学等。这是另外一种不同于前面的学科内的科学主义。至于学科外的科学主义,Mikael Stenmark认为是试图将某些以前并没有被作为自然科学理解的事情归并、还原或转变为自然科学,如果达不到这一点,就否认它的有效性和意义。这种学科外的科学主义者坚持自然科学的边界能够以一种方式或者是其它方式扩展到人类生活的非学科领域,如生活领域中的艺术、道德或宗教等。可以将它定义为:“所有的或者是至少有一部分人类生活的基本的非学科领域能够归并或转变为科学。”具体分为以下几种:(1)关于认识的科学主义(epistemic Scientism)。它主张:“我们知道的唯一的实在只是科学已经认识的;”“所有的真正的认识或者是科学认识,或者是能够归并、还原或转变为科学认识的那样一些认识。”(2)理性的科学主义(rationalistic Scientism)。指的是:“我们有理性的保证去相信的只是那些能够被科学辩护的或对于科学是可知的。”(3)本体论的科学主义(ontological scientism)。指的是:“存在的实在只是科学已经进入的(access to)的。”(4)价值论的科学主义axiological scientism。典型的内涵是:“科学是人类生活中的唯一真实的、有价值的领域,科学的东西要比非科学的东西具有更大的价值,所有其它的领域只有微不足道的价值。”终有一天,“传统伦理观不仅由科学来解释,而且还将被科学所代替。”(5)关于拯救的科学主义redemptive scientism。指的是:“科学单独就能够解释并且代替宗教。”(6)综合的科学主义(comprehensive scientism)。指的是:“随着科学的发展,它将单独能够并逐渐解决人类所面临的所有的,或者是几乎所有的真正的难题。” 

  反科学主义不等于反科学 
  或“反科学”主义 

  上述关于科学主义内涵的分析及其分类应该说还是比较全面和正确的,从此可以引出更多的推论。分析上述科学主义的内涵,不难发现,科学主义与科学不是一回事,它是对科学的盲目乐观的看法,是对科学的盲目崇拜;科学主义与科学精神不是一回事,相反却是对科学缺乏理性批判的表现,是与科学精神相违背的。可以说,科学主义是对科学方法普遍有效性、科学理论正确性、科学的社会应用价值的一种绝对的肯定和夸大,同时又贬低甚至否定了其他人文社会科学的方法的有效性、认识的正确性以及对于人类社会生活的价值和意义,由此造成科学文化与人文文化的对立和冲突,会使人们产生科技乐观论、科技万能论以及轻视人文社会科学,因而是错误的,应该批判。问题是我们应该如何批判呢?我认为不能像20世纪下半叶出现在西方的“反科学思潮”那样去批判科学主义。20世纪下半叶,西方学术界出现了一股时髦的反科学思潮。具体表现在激进的后现代主义、“强纲领”科学知识社会学、后殖民地科学观、多元文化论、地域性科学、种族科学、极端的环境主义者以及女性主义科学观等的有关论述中。综合它们的观点,中心含义是:科学知识是社会建构的,与自然无关,是科学共同体内部成员之间相互谈判和妥协的结果;科学与真理没有关系,所有知识体系在认识论上与现代科学同样有效,非正统的“认知形式”应当给予与科学同样的地位;科学是一个与其他文化形态一样的、没有特殊优先地位的东西;西方科学的出现与西方男性统治、种族主义和帝国主义有着紧密的联系,西方科学发展了西方霸权的工具,并导致了非西方的衰落……综合他们的观点,就是完全否定科学的真理性和进步性,片面夸大科技所产生的负效应,消解了科学的进步性、权威性和主导的社会文化地位,走向了科技悲观论甚至反科学。这样的反科学主义可称之为激进的反科学主义或“反科学”主义,是错误的,应该反对。但是,这并不意味着科学主义是对的,不可以反,而是应该恰当地去反,不要像激进的反科学主义那样,由反科学主义走向“反科学”主义,走向反科学。我们完全可以在对科学主义的反思批判中,做到既反对伪科学,也反对科学主义,还反对西方的上述“反科学思潮”。我将此称为建设性的反科学主义或反“科学主义”——不反对科学本身,而是反对将科学绝对化;不否定科学是具有相对真理性的知识体系,却反对绝对的科学真理观;不否定自然科学知识的准确性、有效性,却反对视科学认识为唯一有效的认识形式而否定一些非科学认识及其形式,如伦理学、宗教等;不反对科学的方法可以应用到人文社会科学中去,却反对机械地将科学方法盲目地应用到人文社会科学中去;不反对科学对人类生活所具有的不可忽视的价值,却反对否定其他某些非科学领域对人类生活所具有的价值;不否定科学作为我们判断认识、树立信念等的根据,却反对将此作为唯一的根据;不否定科学能够为人类解决很多问题,却反对科学单独就能够解决或逐步解决人类所面临的所有问题或所有的真正的问题;不反对科学、技术能够给人们带来幸福,却反对视科学、技术为导向人类幸福的唯一工具;不反对科学所起的广泛作用,却反对科学、技术万能的观念。一句话,不反对科学的发展以及科学的应用,不反对科学的主导文化地位,而反对科学主义对科学、人文社会科学以及两者之间的关系的错误认识。我们能说这样的反科学主义是反科学的吗?确实不能。相反,这对于人们更好地理解、发展和应用科技以及人文社会科学,端正自然科学与人文社会科学之间的关系,更好地实施自然科学和人文社会科学的联盟,共同抵制伪科学和反科学以及其他各种负面影响,具有重要的意义。 

  总之,反科学主义不等于反科学或“反科学”主义,反科学主义就是反“科学主义”——反对前面所述的相关的科学主义观念——一类对科学的错误的看法;恰当的反科学主义是建设性的反科学主义,它是反对反科学和伪科学的,我们应该坚持这样的反科学主义。


 

2004年2月16日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