载2004年1月9日《文汇报》

 

“科学文化”正在取代“科普”
——由科学文化获奖图书看科学文化的发展变化

江晓原

 

《文汇报》编者按:
  2003年度“科学时报杯”科学普及·科学文化佳作奖评选昨日揭晓。这个奖项因透露出科学文化类图书的发展趋势并折射出科学文化的发展脉络而备受各界关注。
  值新的一届评选揭晓之际,本版特邀请上海交通大学教授江晓原撰文。作者通过对近年科学文化类获奖图书的比较分析,提出:我们先前传统的“科普”概念过于狭窄,因而主张以涵义大大拓展了的“科学传播”或“科学文化”取而代之。
  本文在揭示这一发展趋势的同时,还阐发了科学所提供的智力上的娱乐价值,并对未来科学文化书籍的发展作出了分析。作者的这些观点值得重视。


  一年一度的“科学时报杯”科学普及·科学文化佳作奖评选,又评出了2003年度的获奖书籍。从这两年该奖获奖书目的变化,或许可以窥见科学文化的一些发展脉络。
  所谓“科学文化”,原是一个没有明确界定的概念,但是近年经过京沪两地一批学者的使用和阐述,逐渐进入公众话语,成为媒体上经常使用的一个词汇。
  “科学文化”可以有几种定义:一是把科学当作一种文化(实际上亚文化)来看。二是将科学看作整个文化中的一部分。第三种则是理解为科学和文化两个并列领域之间的沟通和互动。近年使用这一概念的京沪学者,主要关心的正是这一点,“科学文化”在很多读者心中唤起的,实际上也是第三种理解。

  由于“科学文化”这个概念不仅可以包容科学史、科学哲学、科学社会学等研究领域,更重要的是它也可以包容原先传统的“科普”。近年已经有越来越多人感到,我们先前传统的“科普”概念过于狭窄,因而主张以涵义大大拓展了的“科学传播”或“科学文化”取而代之。
  在去年(2002年度)的“科学时报杯”获奖图书中,这种意义上的“科学文化”书籍就占了相当大的比例,例如《天遇:混沌与稳定性的起源》、《漫游:卞毓麟的科学文化之旅》、《人生舞台:阿西莫夫自传》、《新人文主义的桥梁》、《英国地质调查局的创建与德拉贝奇学派》等。但是也仍然有若干传统的“科普”图书,比如《傻瓜系列·天文》、《漫画统计学入门》、《走进中国100个院士的家》、《走进内心世界》之类。而在2003年度的获奖书目中,后一类图书几乎已经消失了。这一现象,即使不能直接解读为市场对图书的选择,至少也反映了众评委的评价标准和选择原则——事实上这些标准和原则也不可能完全无视市场的选择。
  而市场的选择,说到底就是读者的选择。传统“科普”的退潮,实际上是因为广大读者对于老一套的“科普”已经厌倦。和几十年前《十万个为什么》广受欢迎的年代相比,中国广大公众的受教育水平已经大大提高,他们接受科学技术知识的渠道已经大大拓展,他们的眼光当然也就不可能一直停留在几十年前的水准上。

  大量事实表明,科学史可以在“科学文化”中扮演一个比较特殊的角色。特别是做外史研究,或以社会学的方法研究科学史时,就要考虑科学和文化的互动关系,而不能将只局限于科学本身,这时视野就转变了,看事物的角度也转变了。科学史无疑已经在新的世纪中开始找到自己的合适位置——这个位置很可能应该定位于“科学文化”的大背景之中。
  科学史图书在“科学文化”中的重要性有显著提升,这也可以从近两年的获奖书目中明显看出来。2002年度获奖书目中,只有3种属于严格意义上的科学史图书:《科学的历程》、《数学无国界:国际数学联盟的历史》、《数学的故事》;但是在2003年度获奖书目中,迅速增加到7种:《玻璃的世界》、《剑桥插图天文学史》、《世界史上的科学技术》、《古新星表与科学史探索》、《医学的历史》、《中华科学文明史》、《古今数学思想》,这还仅仅限于严格意义上的,获奖书目中还有几种也和科学史有密切关系,尚未计算在内。

  我们多年来不是将科学神圣化,就是将科学实用化。神圣化,则令科学远在云端,高不可攀,深不可测,公众只能向科学顶礼膜拜;实用化,则将科学混同技术,急用先学,立竿见影,领导只想要科学产出效益。除此二化之外,如果说我们曾经“开发”过科学的另外什么功能的话,那大约就是“教化”功能——许多科学家的传记,被写成千篇一律的教化读物或励志读物。
  科学是不是还可以有娱乐功能呢?人类在任何时代都需要娱乐,而如今这种需要更为迫切。娱乐有多种多样的形式,只有舞榭歌台和电视节目之类是不够的。随着全民受教育程度的提高,会有更多的人要求声色之外的娱乐,其中的一个重要方面,就是智力上的娱乐。要提供和制造智力上的娱乐,所需资源除了向科学寻求,还能向何处寻求呢?况且,智力娱乐的功能,科学不去发挥,伪科学就会来发挥;智力娱乐的阵地,科学不去占领,伪科学就会来占领。
  对于大众来说,科学确实具有娱乐的功能,甚至对于科学家们自己,也同样如此。开发这种功能应该是科学传播的重要内容。在2003年度的获奖书目中,最具这方面代表性的,无疑是《魔镜——埃舍尔的不可能世界》一书。此外,诉诸“博物情怀”的几种获奖图书书,如《塞耳彭自然史》、《植物的欲望——植物眼中的世界》、《植物之美》等,也可以视为开发科学的娱乐功能的成功之作。

  坦率地说,今天谁也无法给“科学文化”作理想化的、一言九鼎的定义,既然如此,我们也就不必划地为牢、作茧自缚,我们的当务之急是进行积极的探索。“科学文化”的内容,最终应该由社会和公众来决定——社会需要什么?公众对什么感兴趣?而图书在这方面的反应是非常敏锐的。“科学文化”本身既然还在发展,那就先不要硬规定她应该是什么,应该长成什么样,还是先帮助她成长吧!在成长中,她的眉目会逐渐清晰起来的。



附:
2003科学时报读书杯科学普及·科学文化佳作获奖书目:
《玻璃的世界》,商务印书馆
《成语中的古代科技》,百花出版社
《“发现之旅”系列电视图书之王者之剑》,湖南科学技术出版社
《猴猩猩的故事》,海南出版社
《基因组人种自传23章》,北京理工大学出版社
《剑桥插图天文学史》,山东画报出版社
《剑桥流水》,河北大学出版社
《科学探索者丛书》,浙江教育出版社
《科学与艺术中的结构》,华夏出版社
《美国国家技术标准·技术学习的内容》,科学出版社,上海科技教育出版社
《诺贝尔奖获得者与儿童对话》, 三联书店
《塞耳彭自然史》,花城出版社
《生命的未来》,上海人民出版社
《世界的种子》,新疆人民出版社
《世界史上的科学技术》,上海科技教育出版社
《数学与哲学》,中国少年儿童出版社
《学生探索百科全书》,书海出版社
《植物的欲望——植物眼中的世界》,上海人民出版社
《植物之美》,时事出版社
单项奖:
老金笔奖 《古新星表与科学史探索》陕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最佳创意奖 《诗经楚辞唐诗植物图鉴》上海书店出版社
最佳视觉奖 《医学的历史》希望出版社
最佳丛书奖 《中华科学文明史》(全五册)上海人民出版社
经典怀旧奖 《古今数学思想》上海科学技术出版社、《生命是什么》湖南科技出版社
最佳推广奖 《登上健康快车》北京出版社
最佳传记奖 《奇异之美——盖尔曼传》上海科技教育出版社、《钱三强传》山东友谊出版社

 

 

2004年1月18日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