载2004年1月15日《科学时报》

 

科学史泰斗的毕生结晶

江晓原

 

  席泽宗院士是我国两院院士中唯一的专职科学史专家,是现今中国科学史界公认的学术泰斗。本书是他一生学术精华所在,不可等闲以一般文集视之。
  早年在没有家中经济来源的情况下,自力更生,依靠稿费和勤工俭学,完成了他的大学学业。他在中山大学学习期间,就在香港、广州等地的报纸上发表了许多文章,其中有若干篇已经收在这本文集中。他甚至在大学时代出版了他的第一本著作──1952年初由北京商务印书馆出版的《恒星》。
  1955年,受中国科学院竺可桢前副院长的委托,席泽宗完成了著名的《古新星新表》,考订了从殷代至1700年间的90次新星和超新星爆发记录。10年后又对这项工作作了扩充。随着天体物理学的迅速发展,这项工作日益显现出重要的意义。数十年来,世界各国天文学家在讨论超新星、射电源、脉冲星、中子星、γ射线源、Ⅹ射线源等问题时,经常要引用席泽宗的论文。1977年10月号美国《天空与望远镜》杂志上的文章曾说:“对西方科学家而言,发表在《天文学报》上的所有论文中,最著名的两篇可能就是席泽宗在1955年和1965年关于中国超新星记录的文章。”事实证明,这并不是夸张的说法。
  另一方面,这项工作也为中国的天文学史研究开辟了一个新的分支方向──利用古代的天象资料来解决现代的天文学问题。
  席泽宗院士治学严谨,功力深厚,同时又有他自己的风格。他相信“到处留心皆学问”,所以往往有别出心裁的发现。比如1981年他又以一篇仅两千多字的简短论文《伽利略前二千年甘德对木卫的发现》再次造成轰动。他根据中国史籍中的零星记载,经过周密推算,断定战国晚期的甘德已经用肉眼发现了木星的卫星。并且将这一结论交付实测检验──组织青少年到河北兴隆进行实地观测,结果证明,在观测条件良好时,确实可以用肉眼看到木星的卫星。这项工作被国外的天文学史专家誉为“实验天文学史”的发端。
  席泽宗院士的学术生涯已逾半个世纪,在天文学史领域取得了丰硕成果,而且至今仍保持着旺盛的学术生命力。近年来除开展综合性科学史研究外,他作为国家九五重大科研项目“夏商周断代工程”的首席科学家之一,为该项目做了大量的学术组织和指导工作,保证了夏商周断代工程的学术质量,以及这项巨大学术工程的顺利进行。
  席泽宗院士在学术上一贯主张百家争鸣和宽容精神。他认为无论是青年和老人之间还是同龄人之间,都不可相互鄙薄,文人相轻的陋习最要不得。他自己对此身体力行,他的忠厚宽容是科学史界有口皆碑的,几乎已臻“口不论人之过”的超然地步。他多年来一直主张,老年人应该正视思想差距,承认后来者居上,以发现人才、提携后进为己任;而年青人则应该尊重前辈,认识到前辈是开路人和后人前进的阶梯,并不断充实提高自己。这样的持平之论,使得席泽宗院士能够与时俱进。而这一点是有些老同志未能做到的。
  此一文集,中外结合,古今结合,提高与普及并重,体现了一位科学家毕生的追求,从中可以看出这位科学史名家一生的心路历程。有志选择学术生涯的青年学者,如能静下心来阅读这部文集,一定会获益良深,这是可以肯定的。

《古新星新表与科学史探索》,席泽宗著,陕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2年10月第1版,定价146元。

 

 

2004年1月18日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