载2004年1月8日《科学时报》

 

教材也当科普书?

刘 兵

  

  浙江教育出版社引进出版的《科学探索者》丛书,实际上,是一套国外的科学教材,此套书丛书中文版的封面上提示性地印着的带有某种广告语色彩的文字明确地指出了这一身份:美国最权威的研究性学习教材。这种说法本身是否可靠,也许还可以商量,比如说,作为一套研究性教材,它在美国是不是“最权威”的?但抛开这些不说,当这套丛书作为年度最佳科普读物而获奖时,我们倒是可以分析一下,它能够获得这一奖项的理由。
  当然,首先,我们无从回避它本是一套国外的科学教材的这一事实。就此而言,引进它,对于中国的科学教育改革自有重要的参考价值。随着国内基础科学教育改革的逐步深入展开,特别是随着新课标的颁布,有关的教育类图书的出版形成了一阵热潮。因为新课标毕竟还只是非常纲要性的标准,在当下“一纲多本”的政策下,各个出版社、各个编写组纷纵队上马加入到教材编写的竞争中时,如何在新课标的框架中编出具有新意而且实用的教材,就是一个具体而且非常艰难的任务。在这种形势下,像这样的国外优秀教材的引进,其意义自然无需多说。
  除了教材的编写之外,如何在新课标的要求下进行教学改革,又是范围极其广大的在第一线工作的教师们面临的艰巨挑战。由于长期以来我们在教育(当然也包括师范教育)的观念、方式和内容上的落后,对于一下子体现了如此众多的新观念的新课标,从事具体教学的教师具有某种不适应性也是很正常的,在这种情况下,自然也需要有更多的参考教材,即使不是“照本宣科”,作为教学的素材、案例,甚至只是作为一种启发,这套教材也同样是有着重大的实用价值的。
  再次,我们也应清醒地认识到,虽然我们现在有了新课标,有了按照新课标的框架和要求编写的教材,但新课标本身在体现了众多新观念的同时,如果与国外的教育要求和观念相比,由于中国具体的国情,也还是有某种滞后性的。而作为一个优秀的教师,按照那种倒一碗水要有一桶水的储备的标准,更多地掌据一些国外的经验,无疑也是必要的需求,更何况在里,那些抽像的观念又是以具体的教材这种具体直接的方式表现出来因而更加容易让人接受呢?
  上述许多的理由,还都是围绕着正规教育的需求展开。但更多地作为非正确教育的科学普及工作,一方面要与正规教育接轨,另一方面,也自然可以从中汲取有益的新观念、新视解、新内容。而且,对于普通读者,包括那些已经不是学生的普通读者来说,若是把这套教材当作科普书来闲看的话,几乎可以肯定地讲,它也同样引人入胜。把正式的科学教材写到这个份上,实在令人感叹!这里,既是感叹这套书的编写者的水平,也感叹相比之下无论是在正规教育还是在非正规教育方面我们与国外之间存在的差距。
  那么,这些理由也许足以说明它的科普意义了吧——其实,这里还没顾得上讲诸如像图文并茂之类的其它优点呢!

 

 

2004年1月18日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