载2003年12月26日《科学时报》
(发表时标题被改为“用‘恶习’换来心理舒适”)

 

关于健康的奇谈怪论

刘 兵

 

  健康是一个人们永远乐于谈论的话题,也是很难谈清的话题。以至于,连联合国下属的世界卫生组织都要为之做出“标准”的定义。据说,最初的定义是这样的:“健康不仅仅是不生病,而且是躯体、心理和社会适应性处于完全完好的状态。”其实,仅就这个定义来说,它已经与人们经常在心中默认理解的健康概念有很大的不同了。因而,才会有像季羡林老先生那种为自己的“健康”(其实主要应该是指长寿吧)所给出的个人经验,如抽烟(这条记不准了,因为自己抽烟,也就安在他老人家头上了)、喝酒、不锻炼等等。而且,按照常规的健康要求,特别是按照那些医生们经常说的和许多科普材料上经常说的要求,我可以说是经常在以非常不健康的生活方式在生活,除了抽烟喝酒不锻炼之外,还要加上熬夜缺觉,少吃青菜多吃肉等等恶习。可是,这些恶习又是那么难以改正,也就随它去了。可是,以这种代价换来的,却是一份心理的舒适。可以设想一下,那些一天到晚心惊胆战,生怕吃错了东西,生怕那点做得不够好从而会影响健康的人们,会有这份心理的放松吗?更不用说与之并存的心理享受了!后来,据说世界卫生组织又修改了原来的健康定义,新的定义是:“健康不仅仅是身体没有疾病,而且还要具备心理健康、社会适应性良好和道德健康,只有具备了上述四个方面的良好状态,才是个完全健康的人。”按照这个定义,我至少可以在健康的四个方面占据三个以上吧。之所以说三个以上,是因为至今还没有什么致命的疾病。可是,不是说患病除了生理因素之外,心理因素也是很重要的一个方面吗?
  当然,这种关于健康的奇谈怪论也许并不具有普适性,而更多的是一种个人的生活方式。谈到最后,就该像那些表演硬气功之类的电视节目一样,主持人该不断地强调其危险性并提醒观众切勿模仿!可是,那些表演危险动作的人,一个个儿看上去不也都挺健康的吗?

 

2004年1月18日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