载2003年11月21日《中国图书商报·书评周刊》

 

谁拿纸牌赌命运?

刘 兵

 

  也许,人们对于自己未来的命运总是有一种关心,因而,算命才会成为一种传统悠久活动,几乎从人类社会的早期就已出现,而且花样层出不穷。即使在我们这个被称为科学的时代,形形色色的算命方式也依然保持着顽强的生命力。虽然街头的那些打着“科学”的旗号的计算机算命之类的事常被人们讥笑,但那些并不以科学的名义,而是打着重新发现对失传的奥秘方法的重新发现,把神秘主义的扑朔迷离与当下欲知未来的心理结合起来的种种新算命法,也不时地会流行上一阵子。近来,将有关“理论”的介绍以书籍的形式正式出版,再加上一并送上占卜用的纸牌,让读者可以按照书中具体的指南进行命运预测的“塔罗牌”算命法,可以说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

  现在,走进一些书店,经常会在显眼的畅销书摆放的位置发现上面提到的连牌带书一并出售的《塔罗奥义》、《女生塔罗》和《韦特塔罗》等三种出版物,而且,是由一家大学出版社出版,不知出版社的名头是否会给读者以某种学术信任的暗示,但这些书(以及纸牌)的畅销性却是明显的。也许一些对“现代算命术”不熟悉的人也还没有听说过“塔罗”一词,但如果在网络搜索引擎Google上打入塔罗二字,却也有多达三万六千多项的搜索结果,这虽然还说不上是最热门话题的数目,倒也不能说是不算热闹了吧。更有趣的是,当笔者相当随机地问及几个中学生、大学生、研究生和大学毕业已经几年的学生,她们居然对塔罗牌并不陌生,而且据称早在十多年前就已有接触,有人还认为用塔罗牌算起命来颇为准确。因此,近来的塔罗牌书籍的出版,只不过把前些年就已经以大多借助非正规的繁体字形式的书籍和纸牌开始流行的这种算命法,以更为正式的出版形式再次掀起新一轮热潮而已。

  说到人们对算命活动持续不断的兴趣,对其背后的心理与社会等因素的作用,应该是一个很大的话题,在这里不说也罢。不过,各种算命方法在本质上毕竟有着某种共同之处,只是在表面的表现形式上有所不同而已。具体到塔罗牌,其操作的程序也更复杂一些。可是这种在形式和仪式上的复杂,也仍然不过是某种表面的东西。而且,与像计算机算命之类的那些预测结果更为直截了当的算命方法相比,在解说方法的书中,对塔罗牌占卜的要求也要更为微妙,更带有一种神秘感。例如,要对手上的牌有“感觉”,“在当你轻抚他的时候,就像你在爱抚情人的肌肤一般地,内心中有一种酥酥麻麻的感觉。而当你洗牌的时候,就像你在按摩情人的背一般,你能感受到他在回应你的抚触。”而且,“塔罗有它的生命,虽然我们感觉不到,虽然可能科学不承认,但是我们应该像对待生命那样的对待它,诚心来待它”。“塔罗牌永远没有规定你要干什么,它的牌义也只是告诉你某种宇宙元素,当你对牌产生特殊的感觉时,这些元素跟你相对应之下,将会产生一种新的感应。”如此等等。在这样一种注重灵感与直觉的条件下,实际上已经是将解释的可能扩大化,而且因人而宜了。当然,这种因人而宜而且依赖于感觉的对塔罗牌占卜结果的解释自然也不会是那么程式化,更不会具有可证伪性了。可是,毕竟可证伪性原是科学哲学家们对科学提出的要求,而谁又声称塔罗牌占卜是科学了呢?既然没有称科学,当然,它也与伪科学无缘了。

  那么,它究竟是什么?也许,最准确的答案,就是说它仅仅是一种占卜而已。只不过在其相信者那里,它成了揭示命运的一种手段,“是你窥视命运的工具”。尽管《塔罗奥义》写得相当通俗,并不是一本讨论命运的形而上学本质的哲学书,但它还是无可回避何为命运,命运由什么决定,以及命运是否可在被预知了之后可以改变的问题。否则,占卜的结果也就简单地成了一种无可更改的预先判决。虽然书中也告诫说,要对占卜的结果保持尊重的态度,而且绝对信任,不能因为结果不好就一直算下去,因为“命运并不是一种随意尝试的游戏”,但是,也许除了极少数真正的痴迷者之外,对于绝大多数使用塔罗牌来算命的人也和用其它方法算命的人一样,仍然在相当的程度上仅仅把它只是当作某种游戏性的活动而已。这也正像我们经常在休闲的场合看到人们津津有味地看手相做预测一样,在那样的场合,如果你义正词言地挺身而出告诉那些人这属于迷信活动,那只会让自己显得没有幽默感一样。如果只是把它当作一种游戏,也许它倒并不一定就是有害的,只不过它具有某种特殊性,背后有着更复杂的心理基础和心理需求而已。可是,与这种更为宽容和轻松些的游戏说相矛盾的是,《塔罗奥义》的作者绝不会同意用塔罗牌占卜只是游戏,因为那样的话,会极大地贬低它的神圣性,自然也无法“带来精神世界的丰硕果实”。

  可是太认真了也就会带来更多的问题。毕竟,在现实生活中,有多少人真正会拿纸牌来赌自己的命运呢?


云峰编著,《塔罗奥义》,陕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3年7月出版,定价:36元。

 

 

2003年12月13日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