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天文学的现代化——紫金山天文台个案》前言

江晓原

 

一、中国天文学现代化的三条历史线索

  第一条线索:明末来华的耶稣会士和钦天监
  1645年,清顺治帝任命耶稣会士汤若望(Johann Adam Schall von Bell)为钦天监负责人,开始了西方传教士领导钦天监约180年的传统(最后一个传教士1826年从钦天监档案中消失 )。(1)尽管从性质和功能上来说,清朝的钦天监和以往各朝代的并无不同,它仍然要编印充满迷信内容的皇历(在清代称为《时宪书》),仍然要为皇家的祭祀和红白喜事择吉择日,……但是,它毕竟也采用了欧洲16~18世纪的天文学方法——包括第谷(Tycho)、开普勒(Kepler),甚至哥白尼(Copernicus)的——来计算天象,它还在观测中使用了欧洲的天文仪器——有些是耶稣会士带来的,有些是耶稣会士在中国主持建造的(比如今天仍旧陈列在北京古观象台上的那些天文仪器)。
  总的来说,耶稣会士领导下的清朝钦天监,只是带有某种近现代天文学的色彩,但和欧洲同时代的天文台相比,性质是完全不同的。

  第二条线索:19世纪法、德在上海、青岛建立的天文台
  1842年,三名法国耶稣会派遣来华的传教士,携带一架在当时要算非常精良的望远镜,在上海附近登陆。上海徐家汇—佘山天文台的历史就从这里开始。1872年正式在徐家汇建立天文台;1884年为授时和气象预报设立航海服务部;1900年在佘山建立天文台,安装了当时亚洲最大的折射望远镜,开展星团、星云、双星、新星和太阳的观测研究工作;八年后又设立了专作地磁观测研究的陆家浜天文台。三台一体,徐家汇是总台(这个格局,与今天本部位于徐家汇的中国科学院上海天文台下辖佘山观测站是一样的)。
  徐家汇天文台从正式成立起,它的台长从来就不是中国人,而是一直由耶稣会传教士(主要是法国籍的)担任。在徐家汇天文台开头几十年的历史上,担任台长的是能恩思(M.Dechvrens)、蔡尚质(S.Chevalier)、劳积勋(A.Froc)等人。能氏是该台的筹备者和第一任台长;蔡氏继任,曾负责徐家汇天文台参加国际经度联测的工作;劳氏为第三任台长,1887年当选为梵蒂冈科学院院士,并因建立台风预报工作而获奖。
  事实上,徐家汇天文台确实被国际天文学界视为当时远东最重要的天文台。徐家汇天文台的不少天文学和气象学研究论文发表在那时德国的《天文学杂志》、法国的《天文公报》、《观测公报》、《气象学报》、美国的《天文学杂志》等刊物上,而徐家汇天文台的《徐家汇天文台观测公报》、《佘山天文年刊》则是与当时各国天文学家交流、共享的国际性刊物。
  非常有趣的是,当上面这一切在上海和远东进行着的时候,北京的满清王朝依然“健在”,钦天监中的皇家天文—星占学家仍在用尚未装设望远镜的古代青铜仪器观测天象,他们仍在按照《钦定协纪辨方书》为皇家的各种活动占卜择吉,并且每年编印《时宪书》。这个鲜明的对比是意味深长的。
  属于这条线索的,还有1898年德国人设立的青岛观象台,故本书中也将它包括在论述范围之内了。

  第三条线索:紫金山天文台及其前身
  紫金山天文台是中国天文学家自己建设的第一座现代意义上的天文台。虽然紫金山天文台的历史不长,但是严格地说,只有这条线索才是真正的“中国天文学的现代化”——此前的徐家汇天文台和青岛观象台,实际上欧洲人的天文台,只不过台址选在了远东而已。所以本书将最主要的篇幅用于紫金山天文台这条线索上。

 

二、关于本书的几点说明

年代范围之划定
  本书将论述紫金山天文台的年代下限设定在1949年,主要有两点考虑:
  一是本书的题目所决定的,因为到1949年,中国天文学基本上已经完成了从中国传统天学向现代天文学的转变,论述到此处结束是适宜的。
  二是因为1949年之后的紫金山天文台历史,涉及许许多多敏感的人和事件,不是本书这样的史学研究所能包容。而且有些问题现在就进行论述也为时过早。所以我们几经考虑,最后决定将这段历史的研究和论述留待以后进行。
  但是,为了反映紫金山天文台今天的面貌,我们在正文最后安排了“今日紫金山天文台”这一章,以便尽可能保持一定的完整性。  

材料·鸣谢
  本书除了引据各种已经公开正式出版、非正式出版的书籍、刊物之外,还对紫金山天文台档案室、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北京)、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南京)等处作了大量调查,获取了大量珍贵史料。故本书中所有以楷体字排出的单独自然段,以及在正文中双引号内的直接引文,皆有原始出处。这些出处,绝大部分在页末脚注中标出,也有一些档案材料(特别是紫金山天文台的档案),因为就是以原始形式存在的,只能在正文中径自称引。
  在此首先要感谢紫金山天文台现任台长严俊教授,以及紫金山天文台负责档案管理的同志。本课题启动之初,正值严台长上任之始,他惠然亲自接待了我和我的助手,并为我们的调研工作做了妥善安排,这保证了本书得以顺利撰写完成。
  也要感谢我的已经毕业了的研究生秦兰(秦安然)小姐。她在课题初期担任我的助手,聪敏而勤奋,在南京、北京作了数次调研,她的工作对本书撰写有相当的贡献。秦小姐毕业后离开了学术界另谋发展,这对我来说实在是一件可惜的事情。
  还要感谢李元先生为本书提供的珍贵史料照片。  
  最后我当然要特别感谢我的合作者吴燕小姐。她原是一位优秀的编辑,几乎所有和她打过交道的人都由衷地称赞她。她已经出版过一本天文学的入门书。她接替秦小姐完成了课题的调研,并且按照我确定的提纲完成了本书的初稿;在我对初稿进行修润、补充、定稿时,我也一再由衷地称赞她。

 

(1)参见薄树人:清钦天监人事年表,《科技史文集》第1辑,上海科学技术出版社,1978,97页。



江晓原
2003年8月18日
于上海交通大学科学史系

 

2003年11月2日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