载2003年10月24日《中国图书商报·书评周刊》

 

时尚包装下的古老历史

刘 兵

 

  随着科学研究的专门化,在一种相当程度上人为划定的意义上,不同的学科分别有了各自充分的发展,而各门学科也都有各自的专史。我们完全可以设想,对于一个普通读者,在阅读像物理学史或数学史这样著作时,即使那些著作以通俗的方式成功地写得引人入胜,令人不忍释卷,但其内容毕竟也还是与常人的生活隔了一层,总归不是普通人日常生活中必不可少活动。但是,在广义理解的科学史范围内,医学史或许是与普通人关系最为密切的一种科学史了。这是因为,除了极少数过分健康从不生病的例外(而且有一种传说的说法,说这样的人一旦生了病反而预后更糟),绝大多数正常人的正常状态,倒是总会大大小小地得些各种各样的疾病,而且只要不是得那些要了命的病,病愈之后,痛定思痛,或多或少地总会回想起病痛与医治病痛的经历,因而在关注与自身经历相关的医学这门学科的来龙去脉的兴趣中,潜在地是医学史著作可能的读者。自然,如果一部医学史著作再能够让人读起来不觉得乏味甚至可以成一种享受时,显然在各种科学史著作对读者的竞争中,它将是最有力的竞争者之一。
  可是,在过去很长的时间中,中文原创或翻译引进的高质量医学史著作却并不多见,也许这是由于我国医学史界,特别是世界医学史研究队伍力量相对弱小的缘故。可是近几年来,情况大有改变。不同层次、不同类型的医学史译作开始出现,如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的《医学史》、吉林人民出版社出版的《剑桥(插图)医学史》等等,当然,由希望出版社新近出版的译作《医学的历史》自然也是其中值得特别关注的一种。
  前几年出版的《剑桥医学史》一书,按照内容提要的说法,是以大众的目光和专业的视角来对2000多年人类社会中疾病、健康与医学的历史及其关系进行的考察。那本书虽然印制精美,包括了许多珍贵的插图和照片,但从它的厚度、结构与叙述的学理性特征来看,虽然也可以作为一本相当不借的普及性著作来读,但却绝不是给那些懒洋洋地躺在床上,或是一手烟一手饮料无聊地斜倚在咖啡厅的软椅上,在舒适的休闲中信手翻书的读者准备的。显然,阅读科学史,对于不是专门研究者的普通人来说,需求与读法都会另有特殊的要求。例如,能不能够在二个小时内对于从古至今医学的发展有轻松享受的阅读中有一个概要性的了解?能不能像许多时尚性的休闲读物那样,即使只是无目的地随手翻看其中几页,也可以在相对独立的单元中有所收获?如果把这样一些要求设定为目标的话,我们刚刚提到的《医学的历史》一书完全可以作为优先考虑的选择。
  《医学的历史》一书明确地定位于“一部旨在帮助非医学界人士医学史”。如果不看文字,远远望去,它几乎充分地具备了当下那些供轻松阅读的时尚图文书的所要要要素与编排形式。如果关注内容,它在叙事方式上,也是充分注意了普通读者的需求,将医学的历史切割成篇幅适当、相对独立的知识性板块。但它与那些纯粹更是为了消遣的休闲读物最大的区别在于,这本书在貌似非学术化的形式的背后,终究还是以严肃的医学史知识作为基础,只不过是将这些知识以常人更可接受的形式表现出来而已,并在同时潜在地将医学史研究的新观念置于通俗性的身后。还是从内容提要来看,“对自然力的崇拜导致医学的萌芽?原始聚居文明的兴趣注定了流行病的肆虐?东方医学与哲学本是‘二位一体’?医院从寺院脱胎而来?阿拉伯人是希波克拉底最好的弟子?文艺复兴时期医学的动力源于星象学与炼金术?梅毒帮助印第安人报复欧洲?拿破仑是近代医学的功勋人物?……”显然,像这样的内容在那种一本正经但又颇为教条且读起来令人犯困的传统科学史中是很难见到的,它们确实反映出一种编史观念的现代化,或者说后现代化。这一点尤其反映在对早期文明中医学史,或者说医学前史题材的选择中,也正是在这样立场上,对于中国传统医学的虽然扼要但在此书的编排中已是颇为突出的展示才成为可能。
  此外,在叙事形式上,这本书在其各个相对独立的知识性板块中,采取了把世界医学史名人化的策略,于是,“一个个生活在不同的医学名流的个人故事----连同其传承、名言、良知和文化背景----连结成一部感性的人间医学史”。这种作法故然会将历史简单化,将医学史中内容丰富的细节抹去,使之有可能变为一部名人的成功史,但凡事总是会有代价的。在付出了省略详尽的历史细节的代价后,换回的,却是令普通读者易于接受的、而且可以跳跃式翻阅的轻松。公众终究不同于从事研究的医学史家,他们也许并不需要那种沉浸在细节中的钻研,而对医学的发展只有大略的印象倚算是普及的成功。更何况,如何能够引起他们的阅读兴趣才是一个更大的难题。如果连最初的阅读倚由于心理中的望而生畏无法开始,何谈更好的传播与普及?
  最后,可以提及的是,虽然这本医学史叙述的主体还是西方主流医学,或者说是在与这种主流医学相关的意义上的其它发展,但作者却并未表现出一种盲目的乐观,在全书最后对医学的过去和未来的反思和总结中,作者明显地意识到目前虽然医学高度发展,但过于依靠高技术手段会带来新的严重问题。全书的最后一段话也充满了带有忧虑意味的提醒:“所有新进展都是潜在的兴奋点,但同样也会给医生带来窘境。由于医生们越来越多地依赖于高科技诊疗手段,似乎很多病人正在期待着更系统化的治疗,并开始抛弃那种完全医学化的治疗方案。医生们得时刻提醒自己:他们最终的治疗是要针对每个具体的人,每位患者的要求必须得到重视。”可以设想,这本书的大部分读者倒未必是医生,而更可能是那些对人类和自身的健康以及作为这种健康之保证的医学的发展有兴趣的普通人。那么,这样的提醒的意义就似乎另有针对性了。作为未来的患者,如果你更想作为一个有尊严的人,而不想在医生的手中,在医院现代得几乎与科幻电影中未来世界一般精密冰冷的机器设备间像小白鼠一样地被对待,那么,自我的觉悟在某种程度上是必要的。当更多的人有了这种保护人性尊严的自我意识,也会直接间接地对医学的技术、观念与体制的发展变化产生影响。而要做到这点,对于医学本身,以及对于医学史的适度了解正是必不可少的前提之一。

[英]罗伯特•玛格塔著,李城译,《医学的历史》,希望出版社2003年8月出版,定价:35元。



2003年11月16日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