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普产业属性与现代科普理念

科学出版社科普分社 胡升华

 

一、科普产业
  科技革命带来了文化产业的发展,从电影业的高投入、大量应用高科技和多媒体进行大制作,到以电视为龙头的影视音像产业群的涌现等等,一种若干产业相互关联的大产业已经形成。这种由科技革命产生的文化产业群现象在国际经济中的地位越来越重要,文化产业的发展状况已经成为国家综合实力和国际影响力的衡量指标。
  文化借助高新技术、数字技术和互联网技术产生了超强渗透力,并渐渐从“软实力”变成“硬实力”,迫使我们对多年来已经习惯了的文化的单一意识形态属性和传统的文化体制进行反思。
  党的十六大报告深刻地分析了文化与经济和政治相互交融,在综合国力竞争中的重要地位和作用,提出了发展文化产业的思路,这被认为是十六大报告的一个亮点,具有重要的实践指导意义。
  从根本上说,文化经济是吸引力经济,文化产业是吸引力产业,文化产品有没有市场取决于它对目标受众有没有吸引力。即便从意思形态属性上来讨论,文化产品也只有变成深受大众喜爱的商品、变成大众自觉的消费,才能有效地实现其意识形态上的功能。
  在这种认识下考察我们的科普工作,会得出有益的启示。目前我国科普工作的状况是有立法保障、政府挂帅、专家上阵、学者呐喊、税收支持、媒体呼应,不可谓声势不著,然而收效却未尽人意。是不是到了应该从体制和机制上入手,提出大力发展“科普产业”的时候了?在科普的领域,是不是可以认为占领思想阵地要通过占领市场来实现;经济效益与社会效益是高度统一的?

二、传统科普的内涵
  我国传统意义上的“科普”指的是科学技术的普及与推广,其目的主要是让受众了解“裸”科学知识和科技成果(所谓“裸”指的是科技知识之上附着内容较少)。这种科普有三个特征:一是“崇高的科技知识”,二是专家表述,三是单向发射。在市场经济高度发达的今天,在传统科普的路越走越窄的时候,我们有必要对其进行一番检讨,看看问题出在什么地方。
  首先考察特征一。现在我们知道,科技并不总那么崇高,有人把它称之为“狗佬”(Golem,一译勾勒姆)。“狗佬”是人造出来的笨拙怪物,控制得好能保护主人,一旦失控则危害无穷。从克隆人和基因武器的威胁到网络病毒的泛滥,高科技的“狗佬”特征显现无余。其次,科技知识千千万,科技成就万万千,有多少是普通大众必须了然于胸的!熵增加不如股票上扬来得真切;汽车成天堵在马路上,我们还有多少兴致谈实现第二宇宙速度;黑洞有没有毛,不能帮助我们解决头顶有没有毛的问题。公众在被互联网、数码音像设备和彩屏手机这些高科技产品拉得很近的时候,却可以优哉游哉地远离隐含在这些产品中的“裸”科学知识,因为这些艰深的“裸”科学知识已经在产业化的进程中、在经济利益的驱动下,被表述为人人可以把握的简单手指动作。产业界的这种用户至上思想和追求是科普出版需要认真借鉴的。
  再来看第二个特征,科普的专家表述。我国“文革”前后特殊的时代背景下造就出来的一些科学家,被科学文化界的学者称之为“有知识没有文化”的工匠。有些工匠手艺非常高明,但说不出道道来;有些工匠自身的手艺和对工艺细节的表述能力都有问题;难得碰上几个手艺上乘、表述通达且热衷科普的专家,尽管他们满怀热情,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栩栩如生地描绘出了某些“特种工艺”的细节。但结果让人失望,公众并不领情。每个专家都认为本行知识最有趣,人人都应该掌握,但公众不是堆放“裸”知识的杂货铺,公众需要的是精神愉悦,期待在“科普”的帮助下,提升对资源的获取和支配能力,提高生活质量。
  单就表述而言,在大众已经习惯用手指代替头脑思考、用媒体制造的势场调整自己的情感和价值观的时代,传统的“知识密集型”灌输式的科普也已头撞南墙,到了要考虑科普的策略的时候了。
  对霍金的《时间简史》的分析可以为科普出版提供思路。正像有学者所说的,他的这本书几乎所有的人都买,但是所有的人都不读。《时间简史》显然属于“知识密集型”科普读物,尽管他删除了所有的数学方程式,以防失去读者。但是,这本书仍然很难读懂。那么是什么把《时间简史》变成了畅销书?看来是霍金特殊的人生经历、传媒的热炒和出版商的市场运作,形成了一种“霍金场”,在“霍金场”的作用下,公众去追逐霍金,去拥有《时间简史》。公众从《时间简史》中“学”到的主要不是宇宙学知识,而是科学家的情感、旨趣、态度和价值观。从这个意义上说,《时间简史》是一部真正成功的科普作品。传媒和市场的立体化运作成为科普作品成功表达的要素。很多情况下科普不到位常常是市场不到位。
  出于对科普工作意义的深刻理解,一些科学文化界学者们疾呼:“科普太重要了,不能只由科学家来从事”。在市场经济的格局下,恐怕还得补充一句:“科普太重要了,也不能完全交给离市场较远的科学文化精英去搞”。应该组织起政府、科学家、科学文化精英、传媒、文化商(出版商)和产业界的联合阵营,按照市场规律,做大科普产业。而科普产业的成长,又需要政府改善文化产业的发展环境,加大知识产权的保护力度。相信到了做科普能像做软件一样赚钱的那一天,科普的产销方和客户方的脸上,都能找到开心的笑容。
  最后来看传统科普的第三个特征。传统的科普定义不仅决定了知识流动的方向性,还暗示了流动渠道的问题。方向性清晰明了,而流动渠道则复杂得多。市场经济时代,流动渠道的形成和完善有时比知识的优美表达还重要,事实上,正是流动渠道的脱节,制约着科普的成效,我们把渠道模糊的传统科普推广工作描述为“单向知识发射”,其核心是按照科学家单方面的标准选择知识,经他自己认为合适的方式,将深奥的知识包装后,交给别人胡乱发射出去。他想当然地认为这么好的知识发射出去,总会有人被击中。至于被击者是谁、其感受如何,往往无心或无法去关注。
  由此,我们可以认为传统科普具有生产型的特征,它脱离了市场,脱离了用户需求,在市场经济的形势下显得越来越不合时宜。

三、现代科普理念
  新时期科普工作的政府旨趣是为了提高全民族科学文化水平,提高国民素质,落实科教兴国战略,为走新型工业化道路提供必需的优质人力资源,实现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目标。对政府旨趣进行还原,归根结底是为了提高人民群众的生活质量,从这个意义上说,政府旨趣和大众旨趣发生了重叠。因此可以说,科普工作的根本目的在于改善和提高人民群众的精神和物质生活质量。
  按照这种理念来思考和规划我们的科普出版,自然会把着眼点放在公众对建立科学、健康、文明的生活方式的需求上,放在衣食住行的质量上,放在就业、升学这些能够帮助公众提高资源的获取和支配能力的要素上,放在能使大众获得精神享受的思想创造上,放在能够减轻大众阅读痛苦的表达方式上。
  面对互联网、数码音像设备、彩屏手机和美国大片、韩国游戏的市场影响力,我们必须增加科普产品的吸引力和竞争力,必须转换机制,走产业化的道路,按市场规律办事,使科普创作由生产型向经营型转化,淡化其传统的指导功能,强化其服务的功能,以期开创新时期科普工作的新局面,

 

 

2003年11月8日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