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桥流水》台湾版自序

刘 兵

 

  2001年底,我很幸运地有机会去英国剑桥李约瑟研究所作为期半年的访问学者。临行前,出版界的几位朋友与我谈起一个选题意向,希望我能就在国外的一些经历和感受写一本类似于游记性的书。由于有了这个背景,使得我在英国的工作、学习和参观中,可以有意识地想一些东西。于是,在剑桥当我有些感想并有闲暇时,便随手写下了一些相关的文字,也拍了一些照片,并将它们传给了一些国内的朋友分享。从剑桥回到北京后,又根据记忆补写了几篇。另一些当时虽有感想但未能及时写下,而回国后记忆已经不很清楚的部分,也许就永远地不会再重现了。而这些写成的文字和照片汇集起来,就成了首先由中国大陆的河北大学出版社出版的《剑桥流水》这本学术游记。
  这本游记出版后,引起了一些反响。除了许多评论性的文章之外,书中的一些文字和图片也被一些报纸、刊物转载,也被收入由他人选编的书中。我想,这也许是由于它不同于那些常见的游记,也不同于常见的科学普及或学术普及读物。现在,关于英国的游记,已经出版了许多种,在这里,我不想把这些文字写成普通的旅游记录或重复那些在常见的游记中已经被人说了许多遍的内容。我所选择的方式,是站在一种学术的背景意识中,从一些特定的视角,去看,去想,去写自己的印象和感受,而且,一个重要的选择标准是,所写的思考和记录,至少要在间接的意义上反映了一种与广义的学术文化,特别是科学文化的关联,哪怕是较弱的关联。至于像那些纯粹属于风光或古迹游览的内容,像莎士比亚故乡、海滨城市布赖顿、历史名城巴斯以及伦敦和伦敦周围的宫殿、博物馆等等的旅游点观光等,以及一些纯属娱乐的活动,则没有写在这里。
其实,虽然我以前也出版过许多专著和普及性的书,但以这种特殊的方式和风格来写作,却还是第一次,因此心里并不是很有底。但此书出版后的反响,终于逐渐消除了这种担心。后来,台湾未来书城总经理侯吉谅先生也注意到了此书,并瞩李传薇女士与我联系,希望能在台湾出版此书的繁体字版,这倒确实有些出乎我的预料,当然,我也很高兴此书能够在台湾出版。一方面,对于写书人,写出的作品可以让更多的人读到,这本来就是一件令人欣慰的事。另一方面,我亦将此视为对此书写作的另一种承认,尤其是,这也是我在台湾出版的第一本书,对于我个人来说,也有着特殊的意义,象征着一个新的开端。
  在此,我想就书名再稍做些解释。还是在英国的时候,我就想到了这个书名。这个书名其实更注重的是一种微妙而且难以具体描述出来的意象和感觉。虽然叫做《剑桥流水》,书内容却不仅限于剑桥。限于时间和其他条件,我在英国时并没有特意去追求一定要走得更远,甚至连众人都说绝对值得一游的爱丁堡和苏格兰高地,也最终未能成行。不过,即使只在以剑桥为圆心半径不大的范围里,也还是有许多许多值得看、值得想的东西的。由于这些限定,这里所写的内容,显然不是什么重大的题材,相反,倒显得颇有些琐碎,因此,在最初想到这个书名时,还隐含了某种自嘲的退路:读者把书名中的“流水”二字理解为流水帐也未尝不可。但是,面对如今太多的宏大叙事,琐碎也有琐碎的独特与价值。我以为,在这些琐细的流水帐中,也许还是多少包含了一些新的信息和想法的。
  当然,此书台湾繁体字版的出版也将此书置于另一次考验,由另一不同的读者群来评判。我希望读者能够喜欢它,也希望此书的读者能对作者因水平有限而在写作中表现出来的种种不足之处予以宽容的谅解。
在此,还要再次对未来书城总经理侯吉谅先生、主编李传薇女士和责任编辑黄淑云女士表示感谢。 


刘 兵
2003年11月7日凌晨于北京清华园

 

 

2003年11月16日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