载2003年11月12日《中华读书报》

 

哈耶克:驱除唯科学主义的迷雾

陆月宏 

 

    哈耶克其人,想必国内学界不会陌生,他的多本著作已为国人译入,其中包括《通往奴役之路》、《自由秩序原理》和《个人主义与经济秩序》等。现在译林出版社又翻译出版了《科学的反革命——理性滥用之研究》,功莫大焉。该书分为三个部分,即第一部分“唯科学主义与社会研究”,第二部分“科学的反革命”与第三部分“孔德和黑格尔”,并附有德文版与美国版的前言。简单扼要地说,第一部分所做的工作是对一般问题的理论探讨,后两部分是对相关观念的历史作用的考察。 
  在18世纪到19世纪初这段时期内,对经济与社会现象所作的研究主要受问题本身的性质所引导。而在19世纪上半叶则出现了一种新局面。当其时,科学日益局限于指称自然科学与生物学科,并要求自身具有区别于其他一切学问的严密性与确定性,它们树立的最高典范乃是数学。它们在军事与工业应用上的成功使它们自己成为模仿的榜样。由此便出现了狭义的科学(与技术)对其他学科的专制。所谓的“唯科学主义”指的就是对科学的方法与语言奴性十足的模仿,哈耶克有时也将其称之为“工程师思维类型”。唯科学主义具有三大特征,即“客观主义”、“集体主义”与“历史主义”。 
  客观主义的典型表现可见于探讨我们有关人类头脑机制的主观知识的各种企图中,流毒远播,社会研究的绝大多数分支概莫能外。这其中主要的动机是为了回避“内省”(introspection)的知识。这种动机贯穿于孔德对内省的可能性的否定,创建所谓“客观心理学”的形形色色的尝试,华生的行为主义与纽拉特的“物理学至上主义”。行为主义者或物理学至上论者在研究人类行为时,试图用严格的自然科学语言来定义人类对事物的反应。在这其中存在着一种普遍的趋势,即力图不考虑社会中质的现象,而是按照自然科学的榜样只考虑社会中量的、可计算的现象。与这种客观主义特征密切相关的,是唯科学主义立场方法论上的集体主义特征。所谓集体主义就是它倾向于把社会或经济、资本主义或特定的产业、阶级与国家这些对象看作为一个具有严格规定性的客体,而观察者通过观察其整体运行就能发现各种严密的规律。它的荒谬在于,普通人为了解释个别现象之间的联系而建构的临时性的理论与模式被它错当成了事实。这种错误屡见不鲜的表现形式就是各式各样有关“社会”或“集体”意识的理论。结果这些理论家们就成了“观念实在论”谬误的牺牲品,他们想当然地以为,既然存在着普遍使用的概念,就一定也存在着相应的既定对象。哈耶克认为,“从整体上把握社会现象的努力,在获得一种远距离的完整视野的愿望中,有着最典型的表现。人们希望这可以使那些在近距离中晦黯不明的规律暴露出来。”(第53页)他把这种远距离的完整视野称为“宏观视野”,有时也戏称为望远镜视野。说到唯科学主义立场的历史主义特征,相对而言,这要显得复杂一些。德国思想史大家梅尼克曾对早期的历史学派的发展做过精湛的研究。历史学派主要是针对18世纪那种概括的与实用主义的理论倾向而兴起的,它强调历史现象的惟一性,认为只有从发生学的角度将它们视作众多因素在时间长河里相互作用的结果,才能加以理解。然后晚出的历史主义由于受到唯科学主义风气的强烈影响,逐渐将历史看作是对社会的经验研究,其目的是为了从中产生出终极性的原则。“把历史所研究的复合体视为既定整体,这种幼稚的观点,自然而然导致了如下观念:对它们的观察能够揭示这些整体的发展‘规律’。”(第74页) 
  在考察唯科学主义立场的历史作用时,哈耶克娓娓道来,时不时地妙语迭出。在批驳唯科学主义立场的傲慢时,他说:“当人们沿着一条给他们带来巨大胜利的道路继续走下去时,他们也有可能陷入最深的谬误。”(第113页)在追溯唯科学主义立场的来源时,哈耶克一直将它溯源到了法国大革命。他说,法国大革命带来了三个对后世影响深远的后果,第一个是旧制度的崩溃要求立刻运用理性的全部知识;第二个后果是旧的教育制度被彻底摧毁并在其废墟上建立了全新的制度;第三个更为具体的后果是成立了巴黎综合工科学院。这些后果深深影响了整个下一代人的世界观。它给一般人们造成了一种不可阻挡的印象,即人类的理性能力不存在局限性,人类可以控制在往昔一直压制着他们的一切力量。 
  可以想象,巴黎综合工科学院的全部教学围绕着一个目的,即在实践中的运用,具体地说,是以军事或市政工程师的身份运用知识服务于社会。巴黎综合工科学院造成了后世可恰如其分地称之为实证主义或空想社会主义的运动,圣西门是其中当仁不让的风云人物。关于此公,哈耶克在文中有许多令人忍俊不禁、令人捧腹的描述。他以拉伯雷式的文笔勾划了圣西门一生的传奇与恢宏的事业。哈耶克认为,圣西门在《十九世纪科学著作概说》中“第一次把现代科学组织者的几乎所有特点集于一身。对物理主义和采用‘物理语言’的热情,统一科学并使其成为道德基础的努力,对一切‘神学的’即拟人论的推理方式的蔑视,组织别人的工作的欲望(特别是通过编一部伟大的百科全书),用普遍的科学方式规划生活的愿望,无不表现其中”。(第140-141页)哈耶克认为,此书堪称第一部最重要的科学反革命文献。 
  哈耶克明确指出,圣西门主义的影响是巨大的,而且它的影响并不局限于社会与政治理论中,它在文学与艺术界的影响甚至要强大得多。例如,它在法国影响了乔治·桑、巴尔扎克、雨果、欧仁·苏与柏辽兹等等。而在英国它则影响了卡莱尔、穆勒等。不过在哈耶克看来,受影响最深的还是德国。甚至老年哥德也受到了影响,最起码是被引起了注意。而整个德国文学界更是如饥似渴地吸收着它所赠予的营养。更为重要的是,圣西门主义者与青年黑格尔派之间所产生的奇特姻缘。虽然少有人知,但确实整个19世纪都感受到了这种奇特姻缘的深入的影响。当时的德国人格伦曾为此评论说“圣西门主义就像一枚开裂的豆荚,它的外壳消失了,每一粒种子却分别在各处找到了土壤并生根发芽。” 
  孔德是圣西门的学生与追随者,当他在1817年担任圣西门的秘书时,他才19岁。他不仅更简洁有力地表达了圣西门原本散漫芜杂的思想,而且大大地推进了他的思想。在哈耶克看来,孔德与乃师圣西门一样,在科学的反革命事业与对理性的滥用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孔德将社会学划分为静态社会学与动态社会学,前者研究社会现象的共存规律,后者研究社会的必然进化过程中的顺序规律。动态社会学阐述了三阶段规律,即从神学阶段经由形而上学阶段向实证阶段的发展规律。哈耶克认为孔德的这种思想的最大的荒谬之处在于,“它虽然明确承认个人头脑的互动可以产生出某些高于个人头脑的成就的东西,然而它又声称这种个人头脑不但能够从整体上把握这一发展,认识它的运行原理甚至它必然遵循的过程,而且能够控制和支配它,从而改进其未受到控制的机制。”它之所以如此荒谬,是因为它建立在那种荒唐的幻觉之上,即把精神现象当作像物理现象那种意义上的客观事物来对它进行观察与控制。 
  在第三部分,哈耶克探讨了在孔德的理论与黑格尔哲学之间暗通款曲的方面。他注意到,在过去的一百多年中,大批大批的社会思想家在他们自己的思想中将孔德与黑格尔的思想联姻在了一起。这样的名单可以开出一大串,并且遍及各国。哈耶克相信,这两位的共同思想来源于开近代心智哲学先河的笛卡尔。因为“正是笛卡尔,第一次把研究物理学的现象主义或感觉主义方法这些显然互不相容的东西,同有关人类的任务和功能的理性主义观点结合在了一起。”(第249页)而孔德和黑格尔正是这样认为的,即社会研究的核心目标是建立一种囊括全人类的普遍历史学,他们所追求的规律首先是人类思维的发展规律。正是在他们的影响下,历史哲学在过去的一个世纪享有了巨大的声望,它们赋予了历史过程以某种可以理解的意义并武断地向我们展示了人类的所谓明确的命运。科学的反革命与对理性的滥用,其后果是令人触目惊心的,“个人主义和自由主义社会的基础受到了质疑,历史宿命论和伦理学相对主义成了主流传统。”


2003年11月22日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