载《新民周刊》2003年第42号

 

飞天梦圆后的思考
——人类航天史一百年

江晓原

 

  中国载人宇宙飞船“神舟五号”发射升空,中国人初圆飞天之梦,中国的航天事业再上层楼。欢庆之余,对于这一成就如何评价?对于这一事件的意义和作用如何估计?我想比较可行的办法之一,是从历史出发,在历史的背景下观照今日。

  人类的航天史,从理论上最初的开端到今日,恰好是一百年时间。在这一百年中,有一系列里程碑性质的事件:
  1903年,俄国科学家齐奥尔科夫斯基发表题为《利用喷气装置探测宇宙空间》的论文,提出了利用火箭作动力进行宇宙航行的理论。
  1918年,美国人高达德成功发射了一枚固体燃料的火箭,尽管这是一枚多么简陋的火箭——8年后高达德的液体燃料火箭也只飞行了56米!
  1957年,苏联用三级火箭成功发射了第一颗人造地球卫星——只是一个空心的小球,里面装有一架发报机,用来向地球发信号。
  1961年,苏联宇航员加加林驾驶“东方一号”宇宙飞船飞上太空,是为载人航天之始。
  1969年,美国宇宙飞船阿波罗11号的登陆仓“鹰”降落在月球表面,两名美国宇航员登上了月球。
  1971年,苏联的“礼炮1号”空间站进入轨道。
  1981年,美国航天飞机“哥伦比亚号”成功发射、飞行并安全返回地球。次年“哥伦比亚号”开始投入商业使用——将通讯卫星送上轨道。

  而对于中国人来说,飞天之梦自古就不缺乏。从“鸡犬升天”的故事,到敦煌壁画中美丽的飞天女神(尽管她们有一些异域血统),都是这种梦想的反映。此次“神舟五号”的发射,自然是中国航天史上重要的里程碑之一。
  按照一些科学家的意见,人类的出现是一个机率非常小的偶然事件。但是我们既然来了,而且也千辛万苦发展到了今天这样的文明高度,我们总要为自己的未来作打算。当然,人类文明究竟能够持续多久,目前是没有办法预测的,连给出一个大致范围也不可能。也许我们的文明可以持久发展,直至亿万斯年,达到今天根本无法想象的高度;也许我们的文明会在一场意外浩劫中毁灭。但是我们肯定只能在前一种假设之下来规划我们的生活。
那么,就必须清醒地意识到,地球上的资源是有限的,太阳的寿命也是有限的,总有一天,地球上的资源会耗竭,就象一幢破旧得无法修复维持的破房子一样,不得不被我们放弃。那时人类就需要一个新的家园,而这样的未来家园,当然应该早早就开始寻找起来。 
  探索和开发地球的外层空间,就是寻找未来家园必要的步骤之一。对外层空间的探索和开发,无论由哪一国来进行,最终都能够增进全人类的福祉,所以中国“神舟五号”的发射,也是对全人类的贡献,这也是此次发射在国际上普遍受到赞赏的原因。
    从另一个角度看,在地球资源的争夺大体已经定局的情况下,对外层空间资源的争夺已经展开。目前在这方面,美国远远走在前面。作为中国这样的一个大国,当然也不能在这方面完全无所作为,“神舟五号”的发射,表明了中国在这方面的决心和能力。如果说原子弹使中国进入了“核俱乐部”,那么“神舟五号”将使中国进入“空间俱乐部”。这类“俱乐部”不可能被邀请或介绍加入,从来都只能是自己凭实力硬“挤”进去的。
    
  但是,对于“神舟五号”发射这一事件的意义和作用,有些方面还需要冷静的思考。
  比如,“神舟五号”发射成功,是否会改变中国在科学技术方面的国际地位?我看恐怕不能将事情想得这么简单。一个国家在科学技术方面的国际地位,是由一系列指标来表征的,一两个象征性的事件,不可能一举大面积地改善这些指标。所以对于我们来说,在科技现代化的征途上,依然任重而道远,我们并不能因此而过分乐观。
  又如,对于中国宇航事业的前景展望,前途固然光明远大,但也不可能一蹴而就。中国毕竟还是发展中国家,财力有限,我们在可见的将来,毕竟还不可能象美国那样为宇航花钱。中国中西部还有那么多儿童未能受到良好的教育,大量的环境污染还等着巨额资金来治理,……各行各业,在在需钱,因此政府不可能经常在宇航上大笔花钱。
  再如,“神舟五号”发射,有人就已经开始展望中国宇航事业的商业前景,比如“太空旅游”之类,这也不能盲目乐观。美国苏联搞宇航那么多年了,除了发射几颗商业卫星,也还没有展示出什么商业价值来。人类探索外层空间,可以看成是人类为自己的未来所进行的风险投资。这种投资数额巨大,而且投入时间肯定很长。这种投资也许永远无法得到通常意义上的回报。但是,如果宇航最终能够为人类找到另一个理想的星球,来作为人类新的家园,那就是无可计量的巨额回报。

 

2003年10月17日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