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载2003年9月4日《科学时报》

 

性感与文化进步

衡 路

 

  海南出版社出版的封面散发着几丝脂粉的《性感》让不少人感到:眨眼间中国社会确实进步了许多。搁在若干年前,出这种书还了得!《性感》作者江晓原是位文质彬彬的教授,科学文化界的名人。据说他有两大专业,正业是科学史、科学文化,副业是性学。“科学文化”与“性文化”之结合,就是“科学性”!
  自然,不能从“科学性”的角度评价《性感》,但它表露的一个信号是“真实”,还历史、现实以本来面目。在圣人无性、君子不言性的年代,性并没有真正消失,不过以隐藏的、变态的方式存在于幕帘后、阴暗处,退一步,性事可做不可说。开革开放,“洪水猛兽”涌进,形势似乎又在向另一个极端靠拢,性不但可做,亦可说,两者互动,相互煽情,某种程度上太滥太俗。
  两种境况,都反映着某种不自然、不真实。
  何谓性(sex)?马古利斯母女合写过这样一部书,中译本改为《我的另一半:性和欲望的本质》,两书恰巧又是同一位责任编辑。
  人们对性都不陌生,据专家统计,男人每天要不自觉地想起性N次,但另一方面我们并不理解个人以外的更广泛的性,对自我以外的性充满了种种根据或多或少的猜想、臆测,对性的意味更是一知半解。
  江教授的《性感》有这么几个特点,与上面提到的真实相照应的是所选图片十分多样,具有历史感。另外,《性感》的图片与文字色而不情、淫而不秽,给人以美感,是对性文化的一种阐述和提升。《性感》的风格一定程度上倒像时下流行的一种多媒体科普,图文并茂,特别是其中有BOX,即“拼贴文字”。“图说”的标注也很有特点,不是写在图的上下,而是侧面,这在国外的杂志中倒是常见的。
  但是全书稍显杂乱。以江晓原对性文化的研究、对性文化物品的收藏,这本《性感》难以容纳诸多的主题。论题多了,难免有不“深入”、不“到位”之感,不过也许是笔者“阈值”太高。
  最后,也是读者可能最关注的,“我”在哪里?即作者在“性感”了281页后,自己的“经验”内容只限于前言中的“我”写过什么。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不过,限于文化的约束,我们也不好打听江晓原教授的隐私了吧! 

 

2003年9月7日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