载2003年9月5日《文汇读书周报》

 

不是读书,是读报
——《纽约时报50位科学家》

吴 慧

 

  很多人都有自己制作和收藏的剪报,这部分阅读同藏书相比起来,个性化更强一点。海南出版社出版的中译本《纽约时报50位科学家》其实更象这么一本剪报。该书选译自《纽约时报》副刊的专栏“科学家在工作”。乍听之下,书名极易产生歧义,50位科学家并非供职于《纽约时报》而是该报介绍过的科学家小传中的50个个案。书的副标题为“这些最聪明的人在做什么以及在想什么”,相对而言更容易吸引读者。
  就我个人的阅读习惯而言,这确实不是一本书。从入选的科学家来看,也无法看出一个明确的标准。看看这些入选了的聪明人:从科学史的角度看,要重复某些人的劳动可能并不那么容易,象提出DNA双螺旋结构的詹姆斯·沃森、证明费玛大定理的安德鲁·威尔斯,另一些人的工作就象哥伦布手里敲瘪一头的鸡蛋,奇奇怪怪的想法付诸行动后的成果也许是比解牛的庖丁更设身处地地了解牛儿,也许是告诉你为什么读者对他的文章也一样心不在焉。全书在编排上还显得有些杂乱外,也没有序跋,更没有编译说明。每位聪明人的介绍分两个部分,基本出自同一作者的手笔,但以两种字体编排,叙述方式有别,可模糊地别以评论性的叙述和叙述性的评论。这都使得整个阅读过程笼罩在快餐店的灯光之下,总之这些特点也就时时在提醒读者这是一种报章的阅读。
  报章杂志的读者是懒惰而挑剔的,他们不关心那么多,他们只想获取他们感兴趣的,科学家在工作,而专栏作者们,他们认为有些东西应该告诉读者,他们认为有些东西能引起他们的兴趣。

  “科学家在工作”专栏中有一篇文章介绍了一位科学家在非科学领域内的工作――安妮·西蒙为电视系列剧《X档案》做科学顾问,在她的顾问下,电视剧里的主角们摆弄显微镜和试管的动作绝对是专业的,解决问题的方法也称得上是科学的,只是处理的却是非科学的乃至有点伪科学的问题。“科学幻想”大有被挑剔的人们认作伪科学的同谋的味道,因为观众看这类影视作品,更感兴趣的是幻想部分而不是科学部分。《X档案》似乎只是提醒观众那些传说中的种种不明飞行物事件、灵异事件是真的有科学根据的。
  理智的人会知道科幻里的科学更象是一种装饰,传递正确的知识并不是第一要义,它担负的更为深重的任务是推销,就象在给科学做广告。科幻作品显然能引起人们特别是小孩子们对科学的兴趣,这种兴趣的培养显然能为科学研究队伍贮备大量的后续人才。当然,这些对科学有着兴趣爱好的人只会有一部分成为真正的科学家,还有一部分显然会发现科学不是他们童年时所迷恋的那样有趣。
  当“持续30年仅穿凉鞋”发生在那些成天跟数字、公式打交道的科学工作者身上时,这种天才身上的怪异几乎成为了那些聪明人也是凡人的证据,很幸福的是,有位被誉为“神秘数学世界的漫游者”的数学家就有这癖好。但是能在散步时,和同为数学家的夫人象背小诗一样的轮流交错着背诵圆周率的值,要建立这样的生活乐趣,就有一点难度了。

  专栏所选择的科学家,很多是在致力于心理学、精神病学、营养学、大气环境的研究,涉及到日常生活的方方面面。这些文章在叙述科学家的研究工作的同时,提供了读者一些生活的科学常识。这点似乎是选文的比较重要的一个条件,同时它也挺实用。
  报章杂志同书总是有距离的,至少在杂志上的科学家要比书本里的容易接受的多。专栏作家传达着引人入胜的故事和粗线条的科学,他们的价值或许读者哗哗哗的翻报纸声中的停顿里得到了最好的体现。

  《纽约时报50位科学家》,[美]劳拉·常(Laura Chang)编,赵伯炜、于明、冯速等译,海南出版社2003年3月第1版,定价48元。

2003年9月1日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