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载《大众医学》2003-6下半月刊

 

有了快感喊不喊

樊民胜

 

  最近看到一本书名《有了快感你就喊!》的小说,据说因为这个书名太容易使人想到床,想到性,想到做爱而引起很大的争议。但作者辩道:本书的内容并非写性,而是写一个生活中倍受压抑的窝囊的中年男人,书名是她借用了美国大兵在越战时印在火柴盒上的句子,“这是一句充满阳刚之气的格言,是男人们所追求的精神状态。中国男人需要的就是这种精神。”
  她惟一的希望是,不要被狭隘地理解,被庸俗者望文生义,以为“快感”是猥亵之词。它是人性的、自由的、坚定的,甚至是悲壮的。
  由于我没有读过这本小说,所以对小说的本身作不出任何的评价,但这个书名确使我突然想到男女在做爱时所发出的声音来,即我们通常说的“叫床”
  前不久从广州日报大洋网上看到一则消息:英国昨天一对正在交欢的情人被警察敲开大门中断好事,原因是邻居以为高声尖叫的女方受到了生命威胁而报警相救。

  事后这对爱侣,23岁的切希尔和21岁的兰妮承认他们“有点失态”。“我们当时喝了两瓶香摈,一瓶龙舌兰,有点兴奋过头。”
  “罪魁祸首”兰妮事后打趣道:“我男朋友以前老是埋怨我的表现,但这是第一次由警方插手处理。”
  那位不愿透露姓名的邻居后来表示,当时她“非常担心”。 
这则新闻还配发了“肇事”的这对情人的照片:

  从中我们知道,多数西方人在做爱时是要大声叫喊的,不过如果分贝太高,加上房屋本身隔音不好,可能会引起意外的麻烦。好在西方人并不以为耻,看这对情人面对镜头毫无羞涩,反而露出欣慰的微笑,那意思似乎说,“你们行吗?”
  相比之下,中国人的确在这方面甘拜下风。据统计:中国女子,至少有一半以上,都属於不会叫的闷骚型。究其原因并非生理上的,而是五千年传统文化洗礼的结果,中国女人从小便被进行了淑女教育,不大声说话,坐不分腿,笑不露齿,行不动裙,长期的性禁欲主义造成中国女性在性交中不发声音的习惯。
  从医学的观点看,性交时发出的叫喊与大脑的某些部位有关连的,是一种伴随性高潮阶段的到来情不自禁的反应。发生叫床既是当事人快感极致的一种发泄,同时也会对性伴侣传达鼓励,将欢快、幸福的情绪传染给对方。当然,这种行为的发生需要男女在性活动中摒弃一切束缚和压抑,彻底放松才有可能。
  然而通常说的叫床往往是女性多于男性,原因是在这方面男女两性有差异。脑神经研究表明,在发生性刺激时,男性主要是刺激大脑皮层。这是掌管最高层次精神功能之处。相对的,女性则是在间脑的下视丘,而这里是能够左右原始本能产生兴奋度的地方,它只是一种本能的反应,一般较少收到理智的控制,也就是说,当受到性刺激时,男性会产生高次元的反应,女性则只在低次元本能的地方来接受这种刺激。因此,当性行为达到高潮时,女性会情不自禁发出各种叫床的声音也就不奇怪了。但这并不证明女性还是比男性低等,因为也有事实表明,一些男人在性活动中也会发出叫喊。据多位风月场所的女子表示,在她们男性客人当中,竟然也有60%会发出类似这种欢愉的叫床声。(王益嘉《性·文明与荒谬》)总之,所谓的叫床只是表明声音和性爱是有绝对密切关系的。
  听觉在人类的性活动中是次于视觉的性兴奋刺激因素。听觉是人的智力发展的高级感觉领域。在人类的进化中,它起的生理和社会心理作用仅次于视觉功能。动物界有一个有趣的现象,通常是雄性被赋予了音乐才能。这种才能在求偶期间得到了充分的发挥,能歌善唱者在性选择中具有优势。在我国一些少数民族中间,有运用对歌来寻找伴侣的风俗,这也是听觉在择偶中作用的例证。现代人在性爱中更注意语言的力量,择偶的主要方式是谈恋爱。通过交谈,把一方的思想、感情、愿望转达给另一方。可以使双方相互了解,表达爱慕之情,相互激励,克服障碍,实现思想和感情的交流。听觉在这里也起了很大的作用。
  听觉在性活动中的意义也十分重要。已婚男女在每一度的性交之前,同样是男女求爱阶段的一个缩影,双方之间的喁喁私语,对于双方的感情交流,以及促进双方进入性的兴奋,都是必不可少的。在性行为时是否出声,乃因人而异;而对方的反应,也随每个人的情形大有不同。有人觉得说话、呻吟机性高潮时的喊叫等声音,很能使他兴奋起来;相反地,有的人较喜欢他的伴侣在性行为时保持安静。
  音乐对性行为会产生特殊的影响。而这又往往与人的音乐修养有关系。一般说来,在爱的萌发过程中,人的音乐才能越高,音乐所起的作用也越大。美国心理学家海曼曾在1975年就音乐与性欲的关系做了一项研究,结果表明:(1) 描写行行为的音乐会使大多数的男性和女性受到性刺激。女性对性行为音乐的自我评定和生理的反应是强于男性的。(2) 男女两性都发现:女性主动型或以女性为中心的音乐最易引起性唤起。(3)有些时侯,音乐可以使妇女产生意识不到的自身生理性性唤起。
  传统教育下的女性把叫床看作是淫荡和下流的表现,以性交时不发声为荣。人们只有从《金瓶梅》等历代被禁毁的情色文学中,才可以看到潘金莲为代表的古代中国女子唯妙唯肖的叫床描写。也只有从情色电影中才能听到各种浪语淫声。这就给人形成妓女、嫖客、流氓、阿飞等不正派的人才会叫床的强烈印象。正派人规规矩矩作爱,不会叫床。
  然而有了快感就喊并不是可耻之事。可能大家都听到过猫在春天发情和交媾时的叫春声,传达出一种春天来了的欢快信息。作为从哺乳动物进化而来的人类,叫床不过是一种生物学上的遗传,只不过另一种文化遗传,即人类长期进化中形成的强烈的道德感和羞耻心抑制了原本与动物相近的本能习惯,而变得“高尚”起来。殊不知,伴随着这种“高尚”逐渐让我们的性生活脱离了自然性,也使得性功能障碍越来越成为常见病和多发病。所以,创立现代性学研究里程碑和性治疗方法的玛斯特斯和约翰迅研究所提出的的性功能障碍治疗最重要原则是破除性压抑,恢复性的自然性。夫妻和情侣之间双方同意的任何性活动方式,包括叫床在内都是自然的和正常的,既不受外界的干扰,也不是道德评判的对象。有一个有趣的实例:在影片《当哈利遇到莎丽》中也有这么一段——哈利认为自己很能让女性满足,莎丽不以为然, 她说女人高潮反应是可以装出来的。接着她开始表演一段声色俱佳的“叫春”,这时全餐厅的人都为之侧目, 邻桌一位妇人更是目瞪口呆。当侍者问这位妇人要吃点甚么, 她说:“我来一客这位小姐刚才吃过的东西。”  
  妨碍女性叫床的一个重要原因是许多女人的内心深处有自卑情结,她很关注对方的想法和看法,害怕自己的失态而被自己的男人看不起。但男性究竟如何看待叫床呢?不喜欢叫床的男人固然有,十年前我在香港一家电台参加一个咨询活动时就听到有一个男性听众抱怨它的太太(或情人)叫床声太吵,令他不堪忍受。但我相信绝大多数的男人是希望自己的女人在床上出声,而且他会把这种声音当作是世界上最动听的音乐。没有多少人喜欢默默地作爱,对方既无声音,也无反应,这才是真正的男人杀手。
  不过,叫床也是需要一定的客观条件的。首先是交欢的情侣之间对性有正确的认识不把性看作是罪恶和肮脏的而认为是美好和享受的事,也不会因为对方的叫喊而讥笑和讽刺反而会包以赞许和鼓励。其次是要有一个好心情。作爱的男女双方必须彻底放松,无牵无挂,双方都能积极投入。需要一个隐蔽、安全和不受任何打扰的环境,像我国改革开放之前,三代同堂、四代同室的居住环境,不要说叫床声,连呼吸声也声声入耳。现在国人的居住条件有了很大的改善时,提高生活质量也就理所当然地成为题中之意。现在所说的环境当然以自己的卧室为佳,在一个不熟悉的宾馆旅店里,即使在门上挂上三个“请勿打扰”的牌子,也无法使自己真正放松。还要做好充分的准备,如家中没有外人也不会闯入不速之客;电话、手机等已经切断;避孕措施已经到位。
  叫床声也有真假之分,有时候,作爱中的女人并未达到高潮,但为了取悦对方故意叫声连连,装出一副很快乐很享受的样子。据日本的调查:61.2% 女性, 曾经假装自己有达到高潮的经验。由此可知,女性常常在床第上假装自己经达到了“性高潮”而欺骗男性……尤其是当性成为商品时,为了卖个好价钱而故作如此表演也就不难理解了。
  回到主题,有了快感究竟喊不喊?这并非是一个是非题,而是一个选择题,既然改革开放为我们带来那么多的实惠,国人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的挺直腰板、扬眉吐气,个性得到张扬,才能充分发挥,大踏步奔向小康。我们无需再躲躲闪闪过日子,喊不喊一切由你们自己决定。

 


 2003年6月7日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