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载Monumenta Serica, Monograph Series(《华裔学志丛书》德国),ⅢⅤ1998

 

汤若望与托勒密天文学在中国之传播  

江晓原


 

《崇祯历书》(1634)为至开普勒早期工作为止的欧洲天文学的集大成之作。由于汤若望个人的巨大努力,它又被改编成《西洋新法历书》而在中华帝国获得了官方天文学的崇高地位(1645)。《西洋新法历书》所介绍的各家天文学说中,第谷学说固然居于最重要的地位,然而托勒密天文学说也有着极为重要的地位——常能与前者分庭抗礼,有时甚至超过之。归根结底,第谷以及他之前和之后的许多大师都是喝着托勒密天文学的乳汁成长起来的,这种历史感和发展眼光,正是汤若望特别向他的中国读者强调的。在很大程度上,正是由于汤若望,才使得清代的中国学者有可能较为系统地了解托勒密天文学。
  本文尝试分三个步骤来讨论汤若望与托勒密天文学在中国传播的关系。第一部分略论汤若望在《崇祯历书》中的贡献,以及他对此一巨著的改编。第二部分专论汤若望对托勒密天文学的看法和论述——这方面的大部分内容都是他在《西洋新法历书》中新增加的。第三部分考述《西洋新法历书》文本中对托勒密天文学采纳引用的详细情况。

 

一、汤若望与《西洋新法历书》

甲、 汤若望在《祟祯历书》中的贡献。
  《崇祯历书》通常被认为是在徐光启领导下(末期徐卒后李天经继之),由汤若望与龙华民、邓玉函、罗雅谷四位耶稣会士共同编撰而成。但实际上绝大部分工作出于汤、罗二人之手。这一事实可以从几方面得到证实。
  当《崇祯历书》于崇祯二年(1629)九月开局修撰时,徐光启仅招请了龙、邓二人参与。但龙华民教务繁冗(1610年起一直任中国耶稣会总会长),对于他的前任利玛窦所定之在华传教方略也有不同看法——而参与修历之举正属利氏方略之实施①,稍后便很快退出了历局的工作②。而邓玉函则忽于次年逝世。于是徐光启不得不再招请另两位会士以继任其事,他于崇祯三年五月的奏疏中叙述此事颇详,中云:  
  先是臣光启自受命以来,与同西洋远臣龙华民邓玉函等,日逐讲究翻译……不意本年四月初二日臣邓玉函患病身故。此臣历学专门,精深博洽,臣等深所倚仗,忽兹倾逝,向后绪业甚长,止藉华民一臣,又有本等道业,深惧无以早完报命。臣等访得诸臣同学尚有汤若望罗雅谷二臣者,其术业与玉函相埒,而年力正强,堪以效用。③  
  汤、罗到局之后,编撰工作主要由他们两人承担。历局中的其余中方成员则由汤、罗两人施以培训,从事辅助性工作。此种情况可由主持者徐光启的临终遗言得到证实。崇祯六年十月,徐因担心自己可能病将不起,而修历工作也已完成大半,乃上疏陈奏历局工作人员之专长、功劳及升赏之建议,其中首叙汤、罗:
  撰译书表,制造仪器,算测交食躔度,讲教监局官生,数年呕心沥血,几于颖秃舌焦,功应首叙;但远臣辈守素学道,不愿官职,劳无可酬,唯有量给无碍田房,以为安身养赡之地。……④
    一月后徐光启即病逝。李天经继之主持历局,萧规曹随,于次年(1634)完成编撰《崇祯历书》之浩大工程。
  为对汤若望在《崇祯历书》中的贡献获更为清晰的概念,可通过《崇祯历书》各部分纷繁不一的署名情况略作考察和统计。
  《崇祯历书》完成后,虽迟迟未能正式颁布天下,但在明亡之前早已有木版刊刻印刷。当清军进入北京城时,这些版片正存放于汤若望所居之天主堂内。⑤后汤若望增删改订而成《西洋新法历书》,刊行时在很大程度上利用了这些版片。故《西洋新法历书》版本中所见的署名情况,仍可反映当时《崇祯历书》各作者在此书中的地位与贡献。以前有的论述将汤若望诋为“贪他人之功据为已有”,显然是夸大其辞而缺乏事实根据的。
  徐宗泽曾披览《西洋新法历书》版本多种,据他记述,多数部分的署名为徐光启、汤若望与罗雅谷(不计后面的辅助人员名单)⑥,举一例如下,为封面内页所题:
  明礼部尚书兼翰林院学士协理詹事府事加俸一级徐光启督修修政历法极西耶稣会士汤若望撰,罗雅谷订。    
  又王重民著录他亲自所见的美国国会图书馆所藏的《西洋新法历书》善本(九十卷本),各部分前皆有作者署名,称“著”、“撰”、“述”、“订”、“删定”等。此书共包括著作二十七种,其中《远镜说》没有署名,《学历小辩》署“历局与魏文魁辩论文稿”,又缺《新历晓惑》一种⑦,而此三种皆为汤若望所撰。⑧据此,可对《西洋新法历书》二十八种著作之作者署名情况统计如次:
  归于汤若望一人名下者:七种
  汤“撰”而他人“订”者:六种
  他人“撰”而汤“订”者:十种
  汤与他人同撰者:一种
  与汤若望无涉者仅四种。
  因此,即使考虑到《西洋新法历书》中有数种为汤若望所新增,汤若望也无疑是《崇祯历书》中两个最重要的撰者之一。

乙、汤若望对《崇祯历书》之改编。
  清军进入北京以后,汤若望通过一系列积极而颇具手腕的活动,终使《崇祯历书》所代表的西方天文学在清朝取得官方正统地位,他本人成为钦天监负责人,开中国数千年未曾有过之先例。⑨对于汤若望的这些活动,学者早有论述。⑩但这些活动中有一项,即汤若望将《崇祯历书》改编为《西洋新法历书》一书,虽屡屡被论者提及,却往往仅一笔带过而已。此处稍对汤若望这一改编工作作较为具体的讨论。
  当初徐光启、李天经在督修《崇祯历书》期间,曾分五次向崇祯帝进呈历局完成之著作,共计四十四种一百三十七卷。⑾日后汤若望即在此基础上实施改编。改编成的《西洋新法历书》,因多次挖改、删补并重印,版本情况甚为繁复,本文主要依据两个较为完善且有代表性的版本进行考察:一为笔者亲加披阅之北京故宫博物院藏本(简称故宫本),此为顺治二年(1645)刊本。⑿一为前述王重民著录之美国国会图书馆藏本(简称国会本),系康熙年间刊印之本。⒀
  从纲目上看,汤若望对《崇祯历书》四十四种作了重大删并。故宫本《西洋新法历书》仅二十八种,国会本仅二十七种,且其中分别有十一种及十种为汤若望所新增者。据笔者初步考察,删并主要是针对各种表进行的,而对于理论基础部分,即五种《历指》(日躔、月离、恒星、交食、五纬),汤若望几乎只字未改。⒁
  故宫本及国会本《西洋新法历书》中汤若望新增的著作,可列表一览如次:

著作名称

卷数

故宫本

国会本

历疏

2

 

治历缘起

8

新历晓惑

1

 

新法历引⒂

1

测食略

2

学历小辨

1

远镜说

1

几何要法

4

浑天仪说

5

筹算

1

黄赤正球

2

 

历法西传

1

 

新法表异

2

 

这些新增著作,大都篇幅较小。其中以汤若望自撰者较多,但亦有他人著作,如《几何要法》题“艾儒略口述,瞿式谷笔受”;亦有昔日历局旧著之改订而采入者,如题为“汤若望撰,罗雅谷订”的《浑天仪说》之类。
  自客观效果言之,汤若望的改编确实使《西洋新法历书》较《崇祯历书》显得紧凑完备。同时无可讳言,增入近十种由汤若望所撰之小篇幅著作,也令读者印象中汤若望在此巨著中的分量大为加重。但另一方面,汤若望新增入的自撰著作也使后人得以窥见他的若干学术观点,而这不是历局其余人的论述所能替代的。就本文的主题而言,这些新增著作中特别值得注意的是汤若望的天文学史观——主要反映在《历法西传》和《新法历引》之中。

 

二、汤若望对托勒密天文学之评述

汤若望的天文学史观,特别强调发展、进步与积累。对于欧洲天文学发展史上最重要的代表人物,他举出多禄某(托勒密)、亚而封所、歌白泥(哥白尼)和第谷四人:
  兹惟新法,悉本之西洋治历名家曰多禄某、曰亚而封所、曰歌白泥、曰第谷四人者。盖西国之于历学,师传曹习,人自为家,而是四家者首为后学之所推重,著述既繁,测验益密,历法致用,俱臻至极。……⒃  
  汤若望标举上述四人以代表至当时为止的欧洲天文学发展史,这在那个时代应是相当合理的见解。⒄与其余三人相比,亚而封所似乎稍逊一筹,这一点汤若望也明确意识到了。在《历法西传》中,他又详论此四人,且依次为《至大论》(Almagest)、《天体运行论》(De Revolutionibus)及第谷之《新编天文学初阶》(Astronomiae instauratae progymnasmata1602)、《论天界之新现象》(De Mundi aetheru recentioribus phaenomenis1588)四部著作撰写了中文提要,唯不及于亚而封所之书,仅谓“缘属祖述成书,故今亦不及叙”。⒅
  《历法西传》为汤若望专向中国读者介绍欧洲天文学发展史纲要之作(尽管极为简略),他在其中对托勒密及其天文学的评价可以说是至高无上:   
  西洋之于天学,历数千年,经数百手而成,非徒凭一人一时之臆见,贸贸为之者。  日久弥精,后出者益奇,要不越多禄某范围也。⒆  
  
汤若望时代,近代天文学已在欧洲兴起,而这种天文学正是一脉相传从古希腊天文学——以托勒密的工作为其最高代表——的基础上生长发展起来的。因此汤若望对托勒密的上述评价,即使从今天的眼光看,也完全可以成立。
  汤若望在《历法西传》为托勒密、哥白尼、第谷三人的四部著作作了提要,但其中为《至大论》所作提要占的篇幅超过了其余三种提要的总和。这篇<至大论》中文提要,颇为详细,内容也相当准确。(20)作为十七世纪欧洲天文学在华传播史上的重要文献,实有很大价值,兹特录其全文,作为本文附录一。
  对于《至大论》其书,汤若望也有评述,他将《至大论》视为当时天文学的源泉:
  以上十三卷,属多禄某所著……可为历算之纲维,推步之宗祖也。但其辞句太古,浅学罕能习之。(21)
  
这也是与历史事实大体符合的。

 

三、《西洋新法历书》中的托勒密天文学

甲、《西洋新法历书》引述托勒密天文学之一般格式。
  《历书》最引人注目的特点之一,即在许多课题的处理中都遵循如下程序:首先介绍托勒密的观测记录及其数学处理过程,次介绍哥白尼的,最后是第谷及其门人的。(22)此种现象在行星运动理论部分尤为明显,兹以土星为例以见一斑:
  《五纬历指》卷二论土星运动之第一章为“测土星最高及两心差先法第一”(23),旨在求得土星轨道远地点及土星均轮心与地心之差。此章事实上几乎是《大至论》Ⅺ5之全文移译(24),构建模型之直接依据为三次土星冲日观测(25),基本数据为该三次冲日时刻之土星黄经及太阳平黄经,并引用示意图四幅。(26)然后以几何方法推导计算,颇为繁复,此处不及尽述。第二章为“测土星最高及两心差后法第二”,以与前章完全相同之格局引用哥白尼三次土星冲日观测(27),以及推导计算之法。此系译自《天体运行论》之V6(28)并引用其中示意图两幅,(29)前一幅图与《至大论》Ⅺ5上相同(30),后一幅富有哥白尼自己的特色,哥白尼在其行星运动理论中多次使用该图所示之模型。
  尽管从哥白尼之说问世后,天文学家渐有放弃地心模式者,但托勒密用来解决具体天文学课题的方法与思路,直到开普勒行星运动定律大行于世之前,仍为西方天文学家所不可或缺,连哥白尼本人也不例外。第谷与托勒密的距离当然更近,仍以《五纬历指》中所论土星运动为例,至介绍第谷及其门人之工作时称:  
  近年第谷门人用多禄某法作别图,稍定前数。……用此图可推土星均数。(31)
   此即第谷及其门人采用托勒密旧法,而修订成新模型及新参数之例。
  以上所述介绍、引用托勒密、哥白尼及第谷三家天文学工作之顺序格式,在《历书》中大量可见。由此可知汤若望所称托勒密之学“可为历算之纲维,推步之宗祖,在《历书》中并非虚语。

乙、《西洋新法历书》引用《至大论》内容之考证与统计。
  《历书》大量引用《至大论》中内容,突出表现在观测记录及示意图两方面。《至大论》载有托勒密本人在公元124141年间所作的大量观测记录,此外尚有许多前人的观测记录亦因载入是书中而得以保存。《历书》引用《至大论》中所载观测记录达二十七项之多,笔者考证的结果,详列于本文附录二。其中有个别观测数值两者未能完全吻合,这是由于《至大论》经十几世纪的传抄、翻译及注释,版本异常繁复,造成若干细节出入,应是意料中事。本文所据的版本与当年汤若望等会士所用者颇有不同。(32)
  考证示意图的引用情况,要复杂得多。在对某两部以不同语言写成的著作进行比较研究时,图常是最为明显简捷的线索,以至于研究者即使未谙其中一种语言,有时仍能发现两者之间的关系。(33)但此种作法也有潜在的危险,而因《至大论》“历算之纲维,推步之宗祖”的地位,其危险又特别严重。现代天文学兴起之前,几乎所有的西方天文学家皆从《至大论》或基于《至大论》之教科书学习天文学;《至大论》中处理基本课题的一些几何方法在其后十几个世纪中一直是标准方法,因而《至大论》中大量示意图曾被无数次复制和引用。为此不能不特别小心。举例来说,如在《历书》中发现一幅与《天体运行论》中相同的图,是否能即由此推断该图及所示内容系引自后者?还不能——因为后者可能又是引自《至大论》的,后者还可能是采用了《至大论》的方案但又根据新的观测重新确定了参数。为此笔者在考证时,一面尽力追根寻源,力求不遗漏那些转述自其他来源(见下文)而实属于《至大论》中的内容;同时又遵循如下原则:只取图中参数与《至大论》原书一致者。如此考证的结果,《西洋新法历书》共引用《至大论》中的示意图十七幅,详列于本文附录三。

丙、《西洋新法历书》引述托勒密天文学之其他来源。
  《历书》在引述托勒密天文学时,并不仅限于从《至大论》一书取材。有时汤若望等人显然认为,某些后人的重述或简编本中的内容更适合他们的需要;有时他们还认为有必要引述一些托勒密晚期的工作——未包括在《至大论》中者,这都会促使他们转而求助于其他著作。据笔者初步考证,这种著作至少可能有如下三部:
  其一为哥白尼《天体运行论》,这在本文附录三中即可见到两例,兹不多论。事实上,《天体运行论》一书也是汤若望等人编撰《历书》时的重要参考书。(34)
  其二为题Regiomontanus撰之《托勒密<至大论>纲要》(Epitoma Almagesti Ptolemaei1496)。此书虽成于Regiomontanus之手,但他明确将其前六卷之著作权归于其师兼合作者、著名的George Peurbach。《历书》在讨论行星黄纬运动时有一段引述称:
  王宝翰(原注:距今百五十年)曰:五星纬行,前古未有识者,迄多禄某始觉其理而明其法,测验功深,乃得立成而布算。……(35)  
  据笔者考证,此“王宝翰”当即George Peurbach,所引论述当即出于《托勒密<至大论>纲要》一书。(36)此书也确是当年汤若望等人编撰《历书》时所用的参考书之一。(37)
  其三为托勒密《行星假说》(Planetary Hypotheses)。托勒密早岁作《至大论》,此后其行星运动理论又有颇大变化,其中重要的方面之一即行星黄纬问题,乃与晚年作《行星假说》一书综述之。在《至大论》中,外行星均轮面与黄道面之倾角i0不同于本轮面与均轮面之倾角i1,即本轮面与黄道面不平行;至《行星假说》中,改令i0i1,即本轮面平行于黄道面,遂使理论大为简化。(38)而《历书》在处理行星黄纬问题时,明确采纳本轮(小轮)与黄道面平行方案,屡言“盖小轮恒于黄道为平行面故也”,“小轮心在交上无纬度者,其平面与黄道平面相合为一”。(39)并将其说归于托勒密,则显为《行星假说》中之说可知矣。
  《行星假说》全书分两卷,在希腊文手稿中仅保存了第一卷的前面部分,习称为I1,行星黄纬理论正在该部分中。I1Bainbridge译为拉丁文,一六二零年出版于伦敦(40),故汤若望等人应已有可能利用此书,况且他们还有可能利用他人著作中的转述。

 

参考文献

利氏本人生前就曾表示愿意参与明廷的修历工作。请参见利玛窦:《利玛窦中国札记)272页,北京,中华书局,1983
方豪:《中国天主教史人物传·龙华民传》,上册,97页,北京,中华书局,1988
徐光启:《修改历法请访用汤若望罗雅谷疏》,《徐光启集》第七卷,343--344页,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84
徐光启:《治历已有成模恳祈恩叙疏》,《徐光启集》第八卷,427--428页。
徐宗泽:《中国天主教传教史概论》,216页,上海书店影印土山湾印书馆,1938(上海1990)
徐宗泽:《明清间耶稣会士译著提要》,自249页起,北京,中华书局,1989
王重民:《中国善本书提要》,227页,上海古籍出版社,1983
同⑥,373页。
在唐代虽有天竺人瞿昙氏、迦叶氏等任皇家天学机构负责人(“知太史事”、“太史监”等,同清代之钦天监监正),但彼等系数世定居中土,华化已深;尤重要者,彼等在任上奉行的仍为中土传统天学方法,故不可能与汤若望事等量齐观。见江晓原:《天学真原)364--366页,沈阳:辽宁教育出版社,1991
如黄一农:《汤若望与清初西历之正统化》,《新编中国科技史》,465--490页,银禾文化事业公司(台北)1990
五次进呈书目俱见北京故宫博物院所藏《西洋新法历书》第二套之《治历缘起》八卷中。又本文⑥,241--244页亦有引录。其中《交食历指》与《交食表》各分两次进呈,此各计为一种。⑿ 此为汤若望从顺治元年即开始刊刻之“官样大字”新版,与明亡前已存于汤若望处之版片不同,后者版式较小,汤若望称之为“小板”。但此本《历疏》卷二最末一疏为汤若望于顺治二年五月初二日所奏,故推断为顺治二年刊本。
王重民的判断。因此本中汤若望赐号“通玄教师”之“玄”字已挖改为“微”,当为避康熙之讳而改。同⑦。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现有明刊《崇祯历书》残本二十卷(《五纬历指》九卷、《五纬表》十卷、《比例规解》一卷),笔者曾据以与故宫本《西洋新法历书》参校比较,以《五纬历指》为例,两者完全相同。诸《历指》后又收入《古今图书集成》,文字亦无变动。
通常都作《新法历引》。但故宫本仅题作《历引》。
汤若望:《新法历引》,据《古今图书集成》历象汇编历法典卷七八历法总部总论六,第32册,16页正面,上海,中华书局影印,1934
在评判古人之历史论述时,今人不能以因历史发展而使自己具有的高度去苛求古人,参见江晓原:“第谷天文体系的先进性问题”,《自然辩证法通讯》第十一卷第一期(1989)47--52页。
汤若望:《历法西传》,同⒃,第77卷历法总部总论五,第32册,12页反面。
同⒅,13页正面。
经与AlmagestRC.Taliaferro英译本(收入Great Books of the Western WorldVol16[Chicago 1952]P1-478),对比可知。

(21)
同⒅,12页反面。
(22)
KLongomontanus(色物利诺)Kepler(刻白尔、格白尔)等。
(23)
自此以下凡引用《五纬历指》,俱据故宫本《西洋新法历书》第十函,只注卷章。
(24)
同⒇,364--376页。
(25)
日期为公元127326日、13363日、13678日。
(26)
见同⒇,364367368376页。
(27)
日期为公元151455日、1520713日、15271010日只注卷
(28) De Revolutionibus
CGWallis英译本,收入Great Books of the Western WorldVol16[Chicago 1952]P501-838V6749---755页。
(29)
(28)749752页。
(30)
同⒇,364页上之图。
(31)
《五纬历指》卷二,“测土星次行后法第七”。
(32)
在对所有可得到的抄本进行系统研究的基础上提出的现代版本,由Heiberg18981903年间在莱比锡出版,本文即为此一版本之英译。汤若望等人当年所用的版本,现已知至少有1515年及1528年的两种拉丁文版,前者译自阿拉伯文,后者译自希腊文,依次为《北堂书目》第25182519号;见Catalogue of the Peit'ang LibraryPeking1949739页。北堂藏书现仍保存于北京,但常人无由得见。
(33)
一个例子可见严敦杰:《伽利略的工作早期在中国的传播》,《科学史集刊》1964(7)8--27页。
(34)
诸会士携来中土使用之《天体运行论》至少有两种版本:1566年版及1617年版,分别编为《北堂书目》第13851384号。同 (32)401页。
(35)
《五纬历指》第七卷,五纬纬行,“古测纬行第一”。
(36)
详见江晓原:《明末来华耶稣会士所介绍之托勒密天文学》,《自然科学史研究》第八卷第四期(1989)306---314页。
(37)
当时会士携来之此书初版本今尚存北京,《北堂书目》第2553号,同(32)750
(38) O
NeugebauerA History of Ancient Mathematical Astronomy(Berlin l975)P·909
(39)
俱见同(35)
(40)
《行星假说》全书仅在阿拉伯文译本中方得保存,此种全本至1967年始得出版。或疑此书Ⅰ.1之外的部分中可能有若干中世纪阿拉伯天文学家的工作羼入。

 

 

附录一

汤若望所作《至大论》中文提要全文①

若多禄某即西洋历学名师,在郭守敬前一千百有余年,汉顺帝永建时人。著书一部,计十有三卷。
  第一卷:详正历学大指,如诸星运行、天体浑圆、地与海共为一球、地居天与空气之正中、地较天大不过一点等项。次著角理,不但以勾股测直线之长短,且用曲线三角形量天,是为以圆齐圆,所得诸星相距度分最准。又求二至相距几何度分、在赤道内外几何度分,并二曜相离最远为几何度分;设黄道纬度求赤道相应经度、设黄道经度求赤道相应纬度。
  第二卷:论宗动天,设黄道在地平上之点求其距赤道之地平弧,设日之高求正侧各景之长短、又求黄道各点之半昼弦,解正仪昼夜等众星常见之故、偏仪二至规下岁一次无景、距赤道愈远昼夜愈不等而两极下每岁为一昼夜。
  第三卷:考太阳行,求二分时刻、辩二至气至时难求时刻,求岁实与每日太阳平行,乃作平行立成表。又推论日行,用同心规及小轮或同心及不同心合一之理;推地心与日规相距几何远,随求太阳最远点(亦名最高),定太阳历元及太阳行度每日不等之数。
  第四卷:论太阴行,证求太阴真行度即月食可考、月有迟疾平三行,乃求月平行并月每日纬度,即以齐月诸行;或用同心圈及小轮,或不用同心圈,二法同理;设三月食求同心规及小轮两半径,以定月诸行历元;又求月行正交中交之时,推二交逆行之数。
  第五卷:解月自行以求月经纬度,必用小轮推月加减立成表。求月之更大纬度与月之地半径差度,复求日月二轮与地球半径之比例,及日月与地景之似径(地景其形如角,所求之径乃月所过截地景之处)。又求月半径及景半径与地半径之比例,求日真径,求日远于地,求景之长大(已上三求皆以地半径为度)。求日月地之比例(原书称三大,即日月与地)。设日月之远求地半径差、推视差立成表、比日月两视差、分月视差有三种。
  第六卷:解日月合会,求日月平朔平望并定朔定望时及其宫度分,求地景及月半径定日月食限,论日月半年中能再食,月食后五阅月中能再食、七阅月中不再食,日于五阅月中各地能两食,七阅月中一地能两食,日于三十日中一地不能再食。更求月正纬度,设月真所在求视所在,求月正会前后四刻之视行及日月似会(即日食),即求日食初亏食甚复圆三时定日食分秒。
  第七卷:论诸恒星远近终古如一,证其昼夜行外别有他行,论其顺天经行以黄道极为本极,定岁差度。设三星相距以二星经纬度求第三星经纬度,详测星法。
  第八卷:论天汉起没,详天汉中大星所在及众星拱向并其出入,设黄道经纬度求赤道纬度等。
  第九卷:求五星每年及每日平行,解五星大小轮理。求水星之本行,求水星最高,求水星大小圈半径比例,又求水星小轮上平行以求水星各行历元。
  第十卷:解金水二星之行,求金星最高及不同心轮与小轮半径比例,设时定金星诸行历元。求土木火三星之小轮及小轮之本行(亦名岁行),设火星三处求其最高,测从地心至不同心圈其远几何,求火星小轮之半径,推火星平行,定火星诸行之历元。
  第十一卷:解土木二星之理,即求地心与木星本心之差及木星本轮与小轮之半径并其平行,定木星之历元;后设土星三次舍以求其最高,求土星小轮之半径而定其历元。设五星之平行求其实经度。
  第十二卷:解五政行度有退留疾等之故,即求其留界及逆行之半弧,更求金星左右距日之极大弧度,并水星与日最远度。
  第十三卷:论齐五星纬度之法,求火木土三星各本圈及黄道交角,并定其纬度。论五星伏见,先求火木土三星伏见相距之时,次求金水二星伏见及其相距之时。
  已上十三卷,属多禄某所著。除右引各目外,尚有三百余款,可为历算之纲维,推步之宗祖也。但其辞句太古,浅学罕能习之,故诸名家更互演绎,各有论著。

注释
      据汤若望:《历法西传》,同本文正文注⒃,第12页正面至反面。江晓原标点。 

 

附录二

《西洋新法历书》引用《至大论》观测记录一览
 
观测日期(公元)                                      《西洋新法历书》

次数 年/月/日 观测内容 观测者 Almagest 出处 说明
1 133/5/6 月食 Ptolemy 6 月离历指一 日黄经略异
2 134/10/24 月食 Ptolemy 6 月离历指一 日黄经略异
3 135/3/6 月食 Ptolemy 6 月离历指一 日黄经略异
4 135/10/3 月球视差 Ptolemy 13 月离历指二 数据略异
5 127/3/26 土星冲日 Ptolemy 15 五纬历指二 /
6 133/6/3 土星冲日 Ptolemy 15 五纬历指二 /
7 136/7/8 土星冲日 Ptolemy 15 五纬历指二 /
8 133/5/17 星冲日 Ptolemy 五纬历指三 /
9 136/8/31 星冲日 Ptolemy 1 五纬历指三 /
10 137/10/8 星冲日 Ptolemy 1 五纬历指三 /
11 130/12/11 火星冲日 Ptolemy 7 五纬历指四 /
12 135/2/21 火星冲日 Ptolemy 7 五纬历指四 火星黄经略异
13 139/5/27 火星冲日 Ptolemy 7 五纬历指四 /
14 132/3/8 金星大距 Theo 1 五纬历指五 /
15 140/7/30 金星大距 Ptolemy 1 五纬历指五 /
16 127/10/12 金星大距 Theo 1 五纬历指五 /
17 136/12/25 金星大距 Ptolemy 1 五纬历指五 /
18 129/5/20 金星大距 Theo 2 五纬历指五 大距值略异
19 136/11/18 金星大距 Ptolemy 2 五纬历指五 日黄经略误
20 134/2/17 金星大距 Ptolemy 3 五纬历指五 /
21 140/2/18 金星大距 Ptolemy 3 五纬历指五 金星黄经略误
22 -272/10/12 金星掩η Vir Timocharis 4 五纬历指五 数据颇异
23 138/6/4 水星大距 Ptolemy 7 五纬历指六 /
24 141/2/2 水星大距 Ptolemy 7 五纬历指六 /
25 -265/11/15 水星大距 迦勒底人 7 五纬历指六 /
26 134/10/3 水星大距 Ptolemy 8 五纬历指六 /
27 135/4/5 水星大距 Ptolemy 8 五纬历指六 /

 

附录

《西洋新法历书》引用《至大论》示意图一览

《西洋新法历书》
次数 示意图内容提要 Almagest 出处 说明
1 太阳远地点及两心差 4 日躔历指 转引自《天体运行论》,较原书有省略
2 日月距离、实径与地影长 15 月离历指二 /
3 外行星会合周期 7 五纬历指一 /
4 土星远地点及两心差 15 五纬历指二 /
5 土星远地点及两心差 15 五纬历指二 /
6 土星远地点及两心差 15 五纬历指二 /
7 土星会合周期 15 五纬历指二 /
8 土星会合周期 6 五纬历指二 /
9 木星远地点及两心差 1 五纬历指三 稍有省略
10 木星远地点及两心差 1 五纬历指三 同上
11 火星远地点及两心差 7 五纬历指四 同上
12 火星远地点及两心差 7 五纬历指四 同上
13 火星远地点及两心差 7 五纬历指四 同上
14 金星本轮及两心差 2 五纬历指五 /
15 金星轨道之两心差 3 五纬历指五 同上
16 水星大距与远地点 8 五纬历指六 /
17 行星黄纬 ⅩⅢ3 五纬历指七 同上

 

 

2003年6月27日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