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科学”与唯科学主义

江晓原

 

  “社会科学”这一名称,近年已经非常流行。大部分人习焉不察,遂生误解。
  所谓“科学”(science),在西方原有的语境中,通常是指“精密科学”,如天文学、物理学等等。所以经常是“科学”、“数学”、“医学”三者并列,因为数学不必和自然界打交道,故不是科学;医学至今仍未完全脱离经验的阶段,故不是精密科学(比如说一种治某病的药,并不能对世间所有的这种病的患者一概有效,人们甚至无法明确判断所用之药对疾病的痊愈究竟起了多大作用;而物理定律非但在地球的每个角落,甚至在整个太阳系中都是普遍成立,并且可以用实验手段明确检验的的)。另外,“技术”和“科学”的区分也是非常明确的。
  根据这样的界定,所谓“社会科学”这一名称当然无法成立。
  那么为何这样一个无法成立的名称在中国会大行其道呢?表面上看,是因为现代中国人对“科学”意义的拓展——在中国人心目中,数学、医学当然是科学,连技术和科学也是一回事(所以发明出“科技”这一词汇)。而在深层,则是唯科学主义观念在作怪。
  近几百年来,整个人类物质文明的大厦,都是建立在现代科学理论的基础之上的。我们身边的机械、电力、飞机、火车、电视、手机、电脑……,无不形成对现代科学最有力、最直观的证明。科学获得了辉煌的胜利——这种辉煌是以往任何一种知识体系都从未获得过的。“唯科学主义”观念也就是在这辉煌的基础是上产生的——科学被视为绝对真理,甚至是终极真理,是绝对正确的乃至唯一正确的知识;唯科学主义者相信科学知识是至高无上的知识体系,甚至相信它的模式可以延伸到一切人类文化之中;唯科学主义者还相信,一切社会问题都可以通过科学技术的发展而得到解决。
  在唯科学主义信念的指导下,必然将科学视为“真理”的同义语,任何欲加好评的东西,都要冠以“科学”的名目;任何自己喜爱的学问,都要归入“科学”的范畴。所以才会将某种政治学说、某派的哲学学说等等称为“科学”,而大众竟都认为天经地义。由此出发,哪一门学问不是科学?社会学是科学,考古学也是科学,心理学是科学,政治学也是科学,哲学当然是科学,那么经济学自然也是科学……,如此等等,这实际上都属于哈耶克所说的“理性滥用”。
  顺便说说,哈耶克认为,计划经济的思想基础,就是唯科学主义——相信科学技术可以解决世间一切问题。计划经济思想之所以不可取,是因为它幻想可以将人类的全部智慧集中起来,形成一个超级的智慧,这个超级智慧知道人类的过去和未来,知道历史发展的规律,可以为全人类指出前进的康庄大道。哈耶克反复指出:这样的超级智慧是不可能的;最终必然要求千百万人听命于一个人的头脑。“他们最大的雄心是把自己周围的世界改造成一架庞大的机器,只要一按电钮,其中每一部分便会按照他们的设计运行。”而这样做的结果如何,如今世人早已经领教够了。
  最后,在我看来,我们只需要“自然科学”和“人文学术”这两个范畴就够了。划界问题是永远存在的,总有一些学科横跨着边界两侧,但是增加一个“社会科学”范畴,显然只会使问题更复杂。

2003年6月27日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