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罗的梨树

刘华杰

 

  贵族尼柯特拉多年迈娶美妻丽迪雅,却不能令精力旺盛的她心满意足。久之,丽迪雅看上主人的仆役皮罗。

  皮罗为试探她的诚意,提了三件难事,为情欲所迫的丽迪雅一一照办。非但如此,她还策划当着丈夫尼柯特拉多的面,与情夫作乐。计划是这样的:尼柯特拉多扶夫人到花园散步,命仆从皮罗上梨树摘几个梨来吃。皮罗在树上故意大嚷,示意夫妇两人在树下作着不雅的事情。尼柯特拉多颇为诧异,认为皮罗是在做梦。皮罗却坚持说尼柯特拉多光天化日之下把丽迪雅压在身下,还说若是这梨树像他们俩运动得那样厉害,梨树的果子恐怕都摇落了。

  尼柯特拉多则坚持什么也没有做,认为皮罗神经错乱了。尼柯特拉多忍不住,终于说:“我倒要看看是不是这棵梨子树附上了妖魔,是不是随便什么人一爬上这棵树,就会看见这种出奇的事情。”于是他就爬了上去。这正是丽迪雅和皮罗的计谋。此时丽迪雅和皮罗放心大胆地做起那事,尼柯特拉多看在眼里,大吼起来。丽迪雅和皮罗却坚持什么也没有做。尼柯特拉多下到树下时,见到那俩人坐在各自的地方,原来当他下树时他们俩才假装回到原位的。

  尼柯特拉多臭骂了俩人,皮罗却说,这都是错觉,和他刚才看到的情景是一样的。“你太太是个最贞洁的女人,万一她存心要丢你的脸,她也一定不会当着你的面做。至于我自己更不必提了,不要说我当着你的面做出这种没廉耻的事来,即使存在一丝半点的邪念,你也可以把我粉身碎骨。这样看来,毛病一定出在这棵梨子树上,所以才引起我们的幻觉。”尼柯特拉多听了这话,觉得非常有道理,他想,他们即使要做那事,也不敢当着自己的面做,他于是只觉得这树蹊跷。妻子丽迪雅反而装出气恼的那样,最终命皮罗把那梨树砍了。从此情夫情妇便随心所欲,寻欢取乐。您瞧,这无辜的梨树,就这样被砍了!

  这是《十日谈》中的故事,出自伟大的人文主义作家卜伽丘(1313-1375)之笔。(见卜伽丘,《十日谈》,“第七天故事第九”,方平、王科一译,上海译文出版社,1988年。第656-667页。)讲故事的人在故事开始前曾提示,这位太太丽迪雅并非由于智谋高,而是由于运气好,得了美满的结果。他并非想劝他人担着风险去学她,因为一个人不可能老是走好运,天下的男人也不是个个都容易蒙混的。

  不过,这则故事还有科学哲学或者现象学方面的深刻含义:我如何知道我此时不是在做梦?因为人做梦时并不觉得自己在做梦。

  这是个复杂的问题。经验论者都相信知识最终源于感觉经验,可是感觉经验是可错的,我们如何为知识作有效的辩护? 尼柯特拉多凭什么就相信皮罗的“论证”,而否定自己的感觉?当周围所有人都说你错了之时,实际上你并没有错,但你还能坚持自己的观点吗,三人成不了虎,30人或者一万人却可能成了虎。当然,还有另一种情况,明明是自己在做梦,却指责天下所有人都在作梦。你可能想到了,关键是标准问题,以及检验问题。

  在上述故事中,树被砍了,检验之路也被堵死了。尼柯特拉多还是相信皮罗的话为好,至少可以少生烦恼,谁让他一把年纪还要霸占多情MM啦!

(2003.3.13)

2003年6月7日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