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载2003年5月13日《科学时报》

 

怎一个“腐”字了得﹖

蒋国华




  近日有友人电告由于今年全国高校及科研院所博士点评审结果行将出炉据说全国不少高校领导已云集北京更有甚者戏说“在国务院学位机构门前排起了长长的队伍”云云。
  对此,该作如何观呢?无独有偶,恰好笔者手头有一张上海解放日报社办的《报刊文摘》(2003.4.18.),其头版有消息称:据《组织人事报》(2003.4.14.)报道,全国平均有44%的国有企业老总,把他们的主要精力放在了与政府部门打交道上。众所周知其主要精力本来是应该而且可以放在本企业的经营管理上的。
  两则消息主体虽然分属不同社会行业,但其行政管理者的“跑部”方向与方式竟如此相似甚至雷同,就非常值得按十六大精神作一番政治思考。
  各类行政管理者奔赴北京,“跑步钱进”也好,找人走门也好,这在近二十余年来,可说是人人皆知的,并非什么新闻。事实上,对此现象进行议论、批评,乃至批判者亦不在少数。轻者说,这属走门子、拉关系,是不正之风;重者说,这中间必有权钱类交易,应归属当前腐败现象之列。有人开列的“教育腐败”当中,就包括上述这类现象。
  然而,批评归批评,这类现象依然故我却也是不争的事实。鉴于在经济领域,有的部门、有的领导岗位上前“腐”后继现象之连续发生,鉴于我国干部人事领域“又跑又送,提拔重用”的腐败怪圈长期无法破除,迫使人们不得不从腐败背后找原因。因为它足以说明,光批评“腐败现象”是不够的,而必须看到,我们的行政管理体制上的确存在一些毛病。这就是为什么十六大提出要“深化行政管理体制改革”,要“按照精简、统一、效能的原则和决策、执行、监督相协调的要求,继续推进政府机构改革,科学规范部门职能”。
  国家行政学院袁曙宏教授认为要实现十六大提出的政治文明目标依法治国是关键而依法行政又是依法治国的核心。袁教授指出,广大公务员要在观念上实现三个转变:在人民与政府关系的认识上,必须从公民义务本位和政府权力本位向公民权利本位和政府责任本位转变,改变“权力部门化、部门利益化、利益法制化”的不正常现象;在法治理念上,必须从依法治民、治事向依法治官、治权转变;在责任意识上,必须从片面强调公民责任向同时强化政府责任转变。我国现行立法比较重视设定公民责任,不太重视设定政府责任。某些执法者习惯于抖威风、耍特权、谋取部门利益,甚至在少数地方和部门以案件为资源,以执法为手段,执法护违法,违法养执法,形成执法与违法相互依存、恶性循环的黑色“执法产业”。
  回到本文开头的情况看,笔者以为,它基本属于大一统的计划体制的必然伴生现象。欲改革或消除这类现象,不可能不涉及教育政治或教育体制层面。邓小平同志很早就提出,不搞政治体制改革,经济体制改革也搞不好。同样,不搞政治体制改革,像博士点评审授予这样的教育体制改革也一定搞不好。

 

 

2003年5月17日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