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生可以逃离吗?

翟晓梅

 

  人们把防治SARS比作没有硝烟的战场,在这场与SARS的战斗中,绝大多数医务工作者义无反顾地冲向了战斗的第一线,涌现出许许多多可歌可泣的事迹。人们以各种各样的方式表达着他们对白医天使的无限敬意。我们也看到,有人在这场斗争中当了逃兵。据台湾媒体报道,在台湾SARS疫情进入新一波高峰期,已有一百六十位医师及护士请辞,因为他们担心感染SARS。在台湾高雄长庚医院最大一拨医护人员集体请辞约有一百二十人。在台北的和平医院,约有二十五位恢复上班的医护人员则拒绝到位。还有不少诊所关门歇业。目前虽然部分医院疫情蔓延情况有所改善,但是台湾医疗系统面临新的危机,即越来越多的医师,尤其是护理人员存在集体请辞的可能。事实给人们提出了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医务人员是否有拒绝治疗SARS病人的权利?换句话说,医务人员是否有治疗SARS病人的义务?如果有,理由是什么?
  关于治疗义务其实并不是一个新问题。在传统上,医务人员对病人的态度,取决于医务人员的内心法则或外部职业规范的约束(伦理上的和法律上的)。医务人员对患者提供治疗的道德义务源自医疗卫生事业人道主义的慈善性质,正所谓“医本仁术”。在这种意义上,对患者的治疗不仅满足了患者和社会的需要,也再现了医疗卫生事业崇高的职责和使命。
  在20世纪80年代后期的美国,由于HIV/AIDS这种致死传染病的流行,引发了全社会对这个问题的强烈关注和和热烈讨论。一位著名的心脏外科专家就曾申明他不给HIV阳性患者实施手术。在浩如烟海的文献中,学者们使用种种不同的方法对这个问题进行了充分的论证,绝大大多数作者都确认了医务工作者对HIV/AIDS患者的治疗义务。按照英国哥伦比亚中心HIV/AIDS操守行动准则声明(1993),HIV/AIDS的患者拥有与其他所有人相同的得到医疗护理和尊重人的治疗权利,因此,医务工作者有责任为他们提供医疗和护理,医务人员拒绝治疗护理HIV/AIDS患者,或者要求患者先进行检测才决定是否对他们提供医疗和护理,这都是得不到伦理学辩护的。美国的一项民意测验,超过80%的人认为医生有义务为HIV/AIDS患者提供治疗。
  一般地,分配好处/承担风险的机制是,而且也应该是对从事某种有风险职业的“同意”。如果医生有承担某种风险的治疗义务或者治疗责任,那么必定是他对这么做“同意”的结果。这里的“同意”是至关重要的因素,是对有传染风险疾病的治疗义务进行论证的伦理学基础。在社会生活中,消防队员、人民警察在选择他们的职业生涯时,投身于与其职业相关的训练时,承诺遵守职业道德和工作操守规范时,他们事实上就已经意识到自己在典型的职业情形下可能会面临的种种危险,就已经做出了了决定:同意面对那些履行其职责时可能会遇到的重大危险。于是,消防队员或者警察有责任或者说有义务面对他们的职业危险。与此十分类似的是,医学也是具有某种风险的职业。进入医学领域或者说从事医学职业是人们的自主选择,通常,医生们也了解那些标准的被疾病传染的危险。于是,作为一种自由意志的结果,医生开始进入其职业角色,就同时意味着同意接受符合某种标准的传染风险。通常他们不仅会意识到这些典型的职业危险,也会意识到在特殊例外情形下可能会面临的特殊危险,虽然他们也许并不知道这种特殊危险的可能发生的概率究竟有多大。尽管如此,在某些特殊例外情况下的危险仍然被视为超出职务范围的。所以,当消防队员真正冒着生命危险或者肢体残疾的危险而履行其职责的时候,他们理所当然地被视为英雄而不仅仅只被视为一个胜任的工作者。
  根据近日的美国《科学》杂志网站发表的两份最新研究报告显示,如果对SARS采取严密的公共卫生防护措施,这种新型疾病是能够得到控制的。研究发现,在不采取任何防护措施的情况下,每个原始SARS病例平均能导致2至3.6个二次感染病例,传染性比其他一些呼吸道病毒传染病要小,这意味着,SARS可能比流感等更容易对付。因此,可以认为,SARS的危险性并未超出医生选择职业时同意接受的某种标准的传染风险,医生拒绝参与治疗SARS病人很难得到伦理学上的辩护。尽管如此,在SARS疫病流行的初期,在人类对SARS的认识非常有限的时候,在人们尚不清楚它的病原、它的传播途径、对它有效的防护措施等等问题的答案时,医护人员冒着被感染的危险,甚至冒着生命的危险治救病人的行为,理所当然地被人们视为英雄,而不仅仅视他们为一个合格的医护人员。
  大多数伦理学者也同意,对患者的治疗义务并不是无限制的,例如,在治疗属于无效治疗的时候;在对患者的治疗将会使医务工作者面临着极度危险的时候。同时,即使我们断言医务工作者有治疗的义务,那我们也不能论证医务人员有义务不害怕,就像无法强迫人们的情感,或者对待事物的态度一样。
  职业规范的约束,还包括相关的职业法律法规。例如,法律上的治疗的义务可以体现在我国的《职业医师法》中。在《职业医师法》执业规则第28条规定,“遇有自然灾害、传染病流行、突发重大伤亡事故及其他严重威胁人民生命健康的紧急情况时,医师应当服从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卫生行政部门的调遣” 。并且在法律责任第37条规定:在“发生自然灾害、传染病流行、突发重大伤亡事故以及其他严重威胁人民生命健康的紧急情况时,不服从卫生行政部门调遣的”,“由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卫生行政部门给予警告或者责令暂停六个月以上一年以下执业活动;情节严重的,吊销其执业证书;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中华读书报未刊稿)

 

2003年5月31日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