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载2003年5月2日《文汇读书周报》

 

红尘自有痴情在
——读《年年岁岁一床书》

董煜宇

 

  读书并非社会上所有人都共认的乐趣,生活中经常听到有人说“我一看书就头痛”。可是对于爱读书的人来说,读书永远是人生的赏心乐事之一。即便是在如今的喧嚣红尘中,阅读仍然是他们生活中必不可缺的一部分,一有机会,他们就会沉醉于自己喜好的书中梦着他们梦,悲伤着他们的悲伤,快乐着他们的快乐。在他们眼中书籍确实就象“艳于西子”的故人,以至于“晨昏忧乐每相亲”。在某种意义上,这些读书人确实称得上是真正的书的“痴情者”。
  此类“痴情者”大致有三大特征,其一,抱有“为读书而读书”的目的;其二,善于选择好书来读;其三,读后有较多的感悟。
  抱着为读书而读书的目的去读书,思想不易受到种种羁绊的干扰在书中的能够自由驰骋;选择好书来读,就如同和风雅正派的老朋友交流,思想感情很容易融洽和谐;在这样温馨的气氛中自然能够从书中受益匪浅、感悟颇多,也往往能读出书中的真谛。可以说他们是真正体验到读书乐趣、懂得读书艺术之人。
  河北大学出版社新近推出的书评集《年年岁岁一床书——红尘中的科学文化阅读》,就是这样一位“痴情者”在红尘中读书心得的真情告白。作者江晓原教授,上海交通大学科学史系主任,不仅是著名的天文学史、性学史专家,也是活跃在科学文化传播领域的知名学者。书中所收录的文章,是作者近三年来对所阅读过的一些书的评价或介绍 ,也是作者“忙里偷闲”静心读书的心得。这些文章所涉及的书籍是作者自己喜好的文学、艺术、科学史、性学、科学传播等方面。尤其值得称道的,是作者籍深厚的学术文化底蕴,在阅读之后所感所想,以行云流水般的文字罗织成文,读起来让人感觉到书香袅袅,沁人心脾。
  人们常用“慧眼识珠”来赞赏一个人的鉴别能力,其实读书评书,也需要具有这样的能力。读《年年岁岁一床书》也能体会到这一点。同样是李约瑟的《中国科学技术史》很多人读后只是看到李约瑟本人在中国科学史领域辉煌的一面,而作者读后却能窥出被人误读的另一面;从《西方科学的起源》他读出了中国古代有无科学论战的实质及科学史研究的应有主旨;从《吝啬鬼、泼妇、一夫多妻者》他读出了故事背后所隐藏的“虚构的真实”以及一夫多妻、情妇、婚外恋背后所隐藏的生物及社会的根源;如此等等,不一一罗列。作者谈书论文、品评古今、直抒胸臆,不落俗套,这些评论虽然只是一家之言,却也视角独特,言之成理,诚如古人说:非胸中有万卷书,笔下无一点尘俗气,孰能至此?
  书评的精彩之处虽然在于那些能帮助读者更好地了解书的作者希望通过此书来表达自己的苦心孤诣的画龙点睛般的品评,但也在于品评者本人通过书评所传达出的志向、情怀与希望。 正因为如此,这本文集还可以看作是科学文化的“另类传播”,可以说开辟了科学文化传播的新途径。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这些文章以明白晓畅的语言、清新典雅风格,在评书的同时,也借机道出了作者对自己情有独钟的科学文化的独特感悟。
  当许多人为彩票中奖预测欢呼不已时,他却一针见血地指出:彩票中奖号码没有任何规律可循,预测的喧嚣已经成为一个伪科学的新品种;当媒体纷纷爆炒伟哥这个蓝色神话时,他却通过梳理从古代鸟卵到当代伟哥春药发展演变之历程告诫人们:欢乐与痛苦,生命与死亡都是相互制约、相互平衡的,万一最近就打破,说不定就要闯祸;当处于边缘被许多人认为不入主流的科学史和科学哲学遭受各种各样的冲击在社会上苦苦撑持艰难前进时,他却大声疾呼:要驻守边缘,为保卫我们的生活方式而战!
  就这样,读者通过轻轻松松读书评,就能窥见相关科学文化书籍中的奇珍异宝,能够得到一份科学文化方面读书、购书的指南,就能领略到作者对科学文化的独到见解。 
  有歌云:“红尘自有痴情在,莫道痴情太痴狂,若非一番寒彻骨,难得梅花扑鼻香”。细想《年年岁岁一床书》的作者,又何尝不是如此呢?书文中所透出的芬芳,也是他多年来在红尘中痴情于书,并为读书甘愿忍受“寒彻骨”的结果。多年来,江晓原身居大上海繁华之地,温柔之乡,却不为俗流所动,一味“按既定方针办”,安心读书(古人有马上、厕上、枕上“三上读书”,他有车上、厕上、枕上、网上“四上读书”),在科学史与科学文化传播领域辛勤耕耘,讲学著书,硕果累累。早年他为刘兵教授的书作序,其中有称赞刘兵之句云:“陋室之中,但见群书满架;红尘深处,偏能心如止水”,其实这正是他自己读书生活的真实写照——只是如今他的书房被报纸称为“沪上文化人的一大美谈”,里面有两万多册藏书,以及全套的现代化办公、通讯设施,不能称为“陋室”了。
  相信读过《年年岁岁一床书》之后,读者对江晓原教授所评之书,和他的读书之道,都会有所感悟,也会了解他在科学文化之间走来走去的心路历程。


《年年岁岁一床书――红尘中的科学文化阅读》,江晓原著,河北大学出版社 2003年1月第1版,定价:36元

 

 

2003年5月4日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