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SARS的随想与疑问三则

刘 兵

 

一, 病人口罩的背后

  SARS流行,于是呆在家中的时间增多,再加上对疫情与防疫之关心,看电视上播放有关SARS的节目便成为重要的活动。在一些有关的新闻等节目中,经常可以看到这样的镜头:一些恢复期的非典病人躺在病床上,虽然没有医护人员那样从头到脚穿着严密的防护服,但却像医护人员一样戴着口罩(当然,也有些报道中有不戴的镜头)。于是,使生出一些感想与疑问。当然,我没有患过非典,不知病人实际的感觉是怎样,但从常识上想,患上这种呼吸系统的疾病,显然呼吸不会很顺畅。至少我等常人在人多的公共场所为了预防起见而戴上口罩时,也会有呼吸不畅的感觉,相比之下,那些戴上口罩的病人的感觉不会更好吧。那么,为什么病人要戴口罩?是医生的要求,还是什么其他人的要求?目的是什么?最为显而易见的推论,自然是采取这样的措施可以减少医护人员染病的概率。如果病人戴口罩另有其他益处,自然另当别论。但如果病人戴口罩真的主要是以其不适为代价来减少医护人员染病的概率,那么就会衍生出一个与医生的职业伦理有关的问题。
  可以这样认为,医生这个职业,就像抢险救火等等许多高风险职业一样,本身就充满了不确定的风险,但与那些职业又有所不同的是,医生同时也应最大限度地让病人舒适地恢复健康,甚至于,这种病人的舒适会以医生要冒的一定风险为代价,当选择了医生的职业,也就意味着选择了这种牺牲与风险。当然,医生为了救治病人,同时也要保护自己,采取必要的措施当然合理,但是,这样的措施应该在什么样的限度内呢?比如说,在另一些报道中,我们也可以看到,也是在治疗非典过程中,为了抢救危重病人,在做气管切开插管时,喷出血沫对医护人员危险更大,难道我们能以保护医护人员的安全为理由就不采取这样治疗措施吗?当然对于后一个例子,有人可以反驳说,那是为了救命而不得不冒的风险,那么,焦点似乎就集中在如果不涉及性命,病人的不适是否是一个可以忽略的问题呢? 如果按照1988年我国卫生部颁布的《医务人员医德规范及实施办法》,其中医德规范的第一条就是“救死扶伤,实行社会主义的人道主义。时刻为病人着想,千方百计为病人解除病痛”,因而,结论似乎应该是很明显的。
  与别人说起这些感想,不同的人反应各不相同,赞同反对者皆有。于是更加困惑,只好写在这里,向那些真正研究医学伦理的专家们请教,在像这样的例子中(当然不限于非典救治的类似情形也可设想),医生的职业伦理究竟应该是怎样的。


二, 关于“毒王”

  还是在一些报道中,我们经常可以看到这样的说法,即某某人因其将SARS传染给了许多人,因而由于其传染力强而被称为“毒王”。似乎人们也没有认为这样的称呼有什么不妥,而只把它当作一种形象的描述。不过,如果仔细想想,其实还是可以品味出在这一称呼的背后,是联带着某种歧视的味道的。病人就是病人,患了某种传染性疾病,决非其所愿,已经是相当不幸了,其疾病传染性强,也不能怪罪于患者。当他们因此而被称为“毒王”时,可想会给其心理增加多重的压力与负担。不知这种称呼最初起源自哪里,但就我所见,用这种称呼的,有媒体的报道者,这显然是媒体从业人员对于本应在其工作中极为重视的伦理中的歧视问题缺乏意识。同时,在报道中,也可见到提及医务人员使用这种说法,这同样也涉及到一种医学伦理的问题。作为医务人员,面对患者,只有全力救治的责任,而绝不应该对之有所歧视,这应该说已经是医学伦理最基本的要求。当然,SARS当前,一个称呼,也许还算不上什么大事,但像这样的小事后面,是不是也还隐藏着一些可以让我们思考的东西呢?

三, 极度消毒

  当预防SARS的工作终于全面开展起来后,与普通人关系最为密切的行动之一,就是消毒。于是,我们便在各处都遇到了消毒。出租车上贴着已消毒的标志,商店里也贴着已消毒的标志,在办公室、宿舍、甚至走廊和广场,也都每日一次或数次地进行着消毒,周围空气中经常弥漫着强烈的消毒水的气味。消毒,似乎成了预防SARS的一种重要的科学方式,这种活动也给人们带来了某种心理上的安全感。
  但是,这样频繁、深度的消毒,真的就是一种科学的、合理的预防措施吗?
  其一,至少在普遍采取这种消毒措施的初期,人们对导致SARS的冠状病毒了解甚少,甚至不知道其各种特性,这种消毒手段是否能有效地杀灭SARS冠状病毒,也只能是一种推测,那么,这样大规模地反复消毒真的是符合科学的措施吗?
  其二,如果上面的说法是对的,那么,这种消毒是否就没有意义呢?当然不是,至少,它给人们一种心理上的安全感,哪怕是就预防SARS来说,这种安全感自然也是十分重要的。但是,如果从学理上分析,也许这种安全感背后的支撑是一种对科学的信任,尽管这种做法本身未必科学。同样,还是从更学理的意义上来分析,它与那些不信科学的人,或者不懂科学的人采用神秘的仪式来获得的安全感又有什么本质上的差异呢?
  其三,许多关于SARS的文章已经涉及到了人与自然的关系。像这种极度消毒的做法,背后也似乎隐藏着一种对无论是细菌还是病毒的战争式的歼杀的意识。但是,对于这种长期以来不曾有过的全面地对微生物的清除,究竟会带来什么样的后果,就似乎很少有人提及了。如果站在人与自然界的关系的角度来看,这样的做法的后果是否也应该认真地予以考虑呢?
  想了许多,还是疑问。最后,只好还是得请专家们指教了。

(中华读书报未刊稿)

 

2003年5月31日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