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编者按:编发此稿的时候,记者看到新华社的消息,科研人员从6只果子狸标本中分离到3株SARS样病毒,基因测序表明,其与人类SARS病毒有99%以上的同源性。或许,正是果子狸这种可爱的小动物“制造”了SARS。
    果子狸,哺乳纲,灵猫科,外形酷似家猫,国家二级保护动物。据说其肉质细腻,味道鲜美,营养丰富,具有养颜美容、治疗痔疮之功效,是广受食客欢迎的野味,在广州、深圳等地市场价高达180元/公斤。目前,违法捕猎野生果子狸的现象非常严重,人工饲养果子狸也已成为一些地方的重要产业。

 

从我家的猫咪说起

王洪波

 

  萨斯小姐刚到北京的时候,恐惧结伴而至。作为凡夫俗子,难免心里打鼓,任政府、专家怎么说,我都止不住害怕。不过有人如果知道我最害怕的是什么,一定会觉得不可理喻。我最害怕得并不是自己因萨斯而翘辫子——虽然自己身体并不足够强壮,但至少年轻,公布的萨斯死亡率(还有病死率的说法,这两个玩意我一直没搞清什么区别,这里姑且这么用吧)只有百分之五左右,根据概率论推算,即使不幸萨斯找上门来,我也不至于成为那百分之五吧。不过我却担心我们家的猫咪!假如我得了萨斯,我太太一定逃不过,这样就没人照顾我家的毛毛和面条(我家猫咪的名字)。更可怕的是,有关的人——我不知道是警察、医生,还是街坊邻居——一定会破门而入,对我家彻底消毒,我的爱猫一定会被视作危险的魔鬼,也许被活活打死,也许注射什么致死的药物,反正难逃厄运。我能想象。我的太太和我一样担心。为此,我们讨论了好几个晚上,终于想出一条计策。当然,这里我不能说。

  不过,城市里猫咪(有许多是流浪猫)等小动物现在日子不好过是肯定的。据说,有的人家开始遗弃猫狗,还有人开始打猫打狗。作为一个喜欢小动物的人,听到这样的事情自然难过,但也无可奈何。那是别人家的,处置的权利也是别人家的。
  与此相反,野生动物们现在比较开心。据说,导致萨斯的冠状病毒有可能来自野生动物,于是人们开始呼吁保护野生动物,保护原始生态,禁食野味,等等,有的部门还专门下发了这方面的文件,保护生态环境的声音再次响彻媒体。这当然人高兴。
  不过,仔细想想,还是觉得不是个味。
  当危机降临的时候,人们总会反思,总会进行一些改变,本是正常的反应。比如这次,大家搞卫生,惩罚随地吐痰,到处消毒,禁食野味,宣传环保等等。目的不坏,但心态颇可怀疑。一个人得了病才想到锻炼身体,一个民族到了快亡国的时候才开始壮大国力,是不是迟了点呢?我怀疑这次不是萨斯让我们变聪明了,而是急功近利的人类临时抱佛脚。向善之心早就有,但没什么事情发生的时候是不来给佛主烧香的。事实上,为什么会有环境问题,本来就是“急功近利”四个字闹得。为了发展,更快地发展,不断地砍伐森林、围湖造田、开发能源……,每个个体也行色匆匆,为了房子、车子、位子……小资、中产、波波……一路奋斗下去。人类的力量很强大,只要发展科技,发展经济,明天就会更好,也没有什么问题是解决不了的(?)。但真的明天会更好吗?或者换一种问法,每个个体的幸福能够得到增进吗?我怀疑,当人类借助望远镜,已能看到几十上百亿光年之外的星体之际,我们的“肉眼”已经退化了,只能看清眼前的事物,比如看到萨斯来了,能够想到禁食野味、保护原始森林什么的。
  萨斯病毒从哪里来的呢?其实并没有科学上的确认。有媒体调查说,最开始报告发病的人里大多都有野生动物接触史,日本科学家认为是来自鸟类,也有人认为来自家禽(比如鸭和鸡)家畜(比如猪)什么得。总之是没有结论。所以,以此反思人与自然的关系,多少有些基础不牢靠,甚至是牵强。我的问题是,是不是如果过几天科学证明萨斯与野生动物根本没有关联,是不是我们就要放开大吃山珍海味了,是不是就不提保护野生动物和原始生态了呢?
  据说毛主席他老人家曾说过,“要是北京哪那一天抬眼望去烟囱林立,中国就实现现代化了” 。现在想来,谁愿意在这样的城市里生活呢。反正我不愿意。我还不愿意未来的北京城白天看不到太阳,夜晚看不到月亮,夏天像热带,春天黄沙一起像沙漠。当然,空气中也别有萨斯病毒。
  我还希望,我们家的猫咪生命中没有恐惧。

(中华读书报未刊稿)

 

2003年5月31日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