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特时代的SARS“传播”

罗汉果

 

  老实说,对于SARS的流行,我在最初的时候并没太当真。所谓不当真,倒不是说我以为这件事不存在——那是掩耳盗铃,而我相信每一个小学时便学习过这篇课文的同学都不会再干这么傻的事情,我的意思是说,在最开始的时候,我并没有觉得这件事有多严重。不仅如此,事实上,还是在年初情人节的时候,我的朋友们还在用这件事开着玩笑。比如我收到的短信中,有一条是这么说的:“今年情人节怎么过?玫瑰、香槟?老土!约上你,点上一支蜡烛,倒上两杯白醋,送上一包板蓝根,深情地对你说:‘亲爱的,小心非典型肺炎!’”以搞笑消解浪漫,以浪漫冲淡对疾病的恐惧,这大概便是短信时代的文化特色。
  如果往深里说,短信应该算是比特时代新崛起的人际传播方式。相比于大众传播,人际传播从传播所覆盖的受众范围来看还是相对要窄一些,不过,可别因此而小看了它。从传播学的角度来说,当大众传播渠道不畅的时候,人际传播就会成为一种非常重要且快速的传播方式。这也就是为什么大广播不灵通的时候小道消息就会满天飞的原因。不过,手机短信并非或者至少不仅仅是用来传播小道消息的。SARS激发了太多灵感,这些灵感化成了一个个或幽默或温情的“段子”在手机之间传来传去。内容是多方面的:以SARS为题开些小玩笑——比如曹操的那段“非典,吾命休矣”当属此类短信中的上乘之作;为赋闲在家的朋友送去问候;另外,还有一些则是善意的提醒——比如“用流动水洗手30秒”。短信传播的优势在于迅速,只要所处的环境没有屏蔽,飞来飞去的短信总会给收到它的人带来惊喜或是会心一笑。
  短信传播虽然有诸般好处,但是,要想获得更为详尽的消息,指望短信就不太可能了,这时候就要更多地将大众传播媒体充分利用起来,最主要的两种方式便是电视与互联网。
  家居的日子,电视是获取外界消息的主要来源——如果家中没有接入宽带的话。此前不久,伊拉克战争打响,中国媒体迅速反应,在世界上第一个播发了开战的消息,这在中国新闻史和大众传播史上都可以算是一个里程碑式的事件。与此相比,在SARS传播上,国内的媒体则显得反应迟钝了一些,未能发挥大众传播所应发挥的主渠道作用。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于4月20日举行的新闻发布会对于电视传播而言是实现转变的一个契机。转变表现在这样几个方面:1、对4月20日新闻发布会的全程直播;2、从4月21日起,每天公布一次SARS疫情;3、电视中对于有关SARS的新闻从数量上明显增加。
  电视之外,还有互联网。与短信传播一样,互联网对传统媒体也形成了重要的补充。4月20日之前,当电视、报纸等媒体对SARS的报道严重缺失,疫情未得到真实批露的时候,互联网上海内外的各种新闻网站、论坛就成为了很多人了解真实信息的主要渠道。这也证明了,互联网等新媒体的兴起,也许对新闻自由将是一种促进。互联网相比于传统媒体的一个优势就在于它的超链接功能以及多媒体的阅读方式。正是利用了这一点,新浪、雅虎等商业性网站以及新华社、联合早报网等媒体的电子版都增加了SARS专题,将与SARS有关的新闻尽数收集在内,新闻的走向、形势的发展因此一目了然,如果有FlashGet之类的网际快车或离线浏览器等软件的话,就可以将全部消息一气儿下载,无论是从节省上网时间还是留备资料来说都可以十分方便地实现。互联网的另一个优势便是它的交互性,这一性质在BBS上得到了很好的表现。通过BBS发表见解、参加讨论,它对于上网灌水的人来说,不仅可以实现不出家门就可以贴“小字报”的快感,而且还能得到与他人的交流或称双向传播。说起来,后一点更为重要——人本来就是一种传播的动物嘛。

(中华读书报未刊稿)

 

2003年5月31日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