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载1989年第2期《性教育》

 

淫秽与色情问题

樊民胜

 

  在论及性道德问题时,如何看待淫秽与色他一直是个热门的话题。还没有见过有哪个政府对淫秽事物放任不管,各国都公布有色情标准的法律文件,但是真正能够管住的不多,色情物品总是以各种方式在传播,公开的或地下的、出售或交换的。如何认识这种现象与如何有效地控制和管理色情物品是值得认真思考的问题。

一 人类的困境
  色情品的传播问题一直是困扰人类社会的一大问题。在美国,色情品是一桩大买卖,淫书淫画、色情文学每年的销售额达五亿美元。许多人以从事制作和贩卖色情品为谋生的手段。而社会也确实有此需求。在我国,随着改革与开放,社会上流传的色情品也日渐增多。以半裸或全裸女郎为封面的杂志,充满挑逗意味的文章标题或广告,甚至是以淫秽描写为主题的书籍不仅在城市、乡村的个体书摊上随时可见,而且在国营邮局和新华书店也唾手可得。虽经清除精神污染、扫黄等几次大的围剿行动,然而色情品非但未见减少,反有越扫越多、越扫越烈之势。这究竟是什么原因呢?
  平心而论,不管社会以何种激烈的言辞谴责色情品,说它败坏社会风气,教人腐化堕落也好,说它破坏家庭结构、阻碍青少年健康成长也好,也不管以何种过激的手段没收、销毁、罚款、监禁。然而如站在私人的立场,我们总得承认人有获得和使用色情品的需要。这就出现了一种奇怪的现象:人们在公开场合义愤填膺地诅咒色情品,而私下里却饶有兴趣地在寻找、保存和欣赏色情品;以打击刑事犯罪为内容的展贤会,最吸引人的却是常常被安排在最角落中、又经过精心设计编排的收缴来的淫秽物品;打着宣传法制为旗号的书籍和刊物,不时要以直观地描写性犯罪细节以保持读者队伍;电影、录像片也被分成若干档次:领导审查或因创作研究需要才能借到的小范围看的片子,往往是一般人眼中的黄色电影;而那些拼命追查别人犯生活错误细节的干部们,更令人搞不清他是在诚心诚意帮助别人改正错误,还是以这些材料作为自己空虚灵魂的补充。凡此种种,如果站在上智下愚、上尊下溅的立场上,那是永远也搞不明白的公案,只有站在“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的立场上,采取平等的态度才可将这件事讨论清楚。
  自古以来就有色情需要。早在几万年前的旧石器时代,人类就开始精心刻画裸体人物和性交形象,正是通过这些艺术创作活动才产生和发展了人类的审美情趣。性感中孕育着美感,在视裸体为自然、崇尚健康、强壮的肉体显示的古希腊社会,决不会将裸体的维纳斯看作是猥亵的表露和粗俗的色情加以谴责和反对,相反地把她当作爱情和美丽的象征来赞扬和歌颂。 
  非但远古时代需要色情,现代人也离不开色情。首先是正常人的性生活要靠色情刺激。劳伦斯说:正确形式的性刺激对人类生活具有不可估量的价值,没有它,这个世界就会变得暗淡无光。心理学告诉我们,人的性欲激发是个复杂的过程,要靠视觉.嗅觉、听觉、触觉的刺激才能达到激起性欲的目的。动物主要依靠嗅觉和触觉,而人更注重视觉;适当地阅读和收视一些色情材料能使夫妻性生活更和谐、更满足。这本来是每个成年人都应获得的基本权力,但现在却成为少数人的特权和大多数的禁果。
  如果以性别来划分,则男性比女性更需要色情刺激。女性的性欲启动偏重于听觉和触觉。喃喃的情话、款款而周到的爱抚,有助于帮助女性进人性兴奋状态。而男性却偏重于视觉刺激,男性不但在性生活中倾向于开灯,能够直视妻子的裸体,而且如果有色情读物或电影辅助则更能激发性欲,使性生活质量更佳。
  如果以年龄来划分,则中老年人的对色情品的需要比青年人尤甚,有些中老年人甚至对色情品巳达到依赖的程度。这是为什么呢?因为单调的性生活容易使人产生厌倦,而这种厌倦情绪是性生活的大敌,由于厌倦就不能产生激情,没有激情就难以兴奋,而没有兴奋就不能勃起,不能进行性交。一些中老年人抱怨:“我们心里想性交,但是就是不能勃起。”其实这个问题不难解决,他们中间的一些人,只要能提供新鲜的色情刺激,是能够产生奇迹般的效果,使他们迅速恢复性功能的。在严格遵守婚姻道德,恪守一夫一妻制的文化环境中,这种色情刺激的唯一来源便是色情品。
  正常人需要色情品,而性功能障碍的患者,他们的检查、治疗更离不开色情品。一个阳痿患者,我们何以确定他是器质性或功能性的阳痿呢?其实最简单的检查方法就是运用色情品进行试验。对大多数由于缺少性刺激的患者来说,有效的性刺激足以使他恢复。
  前面讲的这么些医学上看来并不复杂的问题在社会生活中却常常碰壁,最大的阻碍来自道德:“万恶淫为首”。说人需要色情品不是在诲淫吗?这正是人类的可悲之处,明明需要的东西却偏偏要加以反对,在色情品问题上似乎只有违心地讲假话才显得道德高尚。这也正是人类的困境:在个人的需要和社会的道德之间难于作出判断和选择。
  为了正确地阐明我的观点,不致于产生误解,认为我提倡性自由,提倡色情品不加控制地传播泛滥,我必须仔细地加以展开说明。

二 淫秽与色情是两个不同的概念
  西方人、包括东方的日本等发达国家的公众现在对淫秽与色惜这两个不同的概念区分得很清楚,而我们却常常不加区别,把淫秽与色情混为一谈。
  尽管淫秽和色情材料都是反映性,都是以刺激性欲为目的,具有共同点,但是我们还是可以通过制作动机,使用范围和达到的客观效果来加以区分的。
  举人体摄影作品为例:它以裸露的人体为模特儿,拍摄她的各种动作和表情。无庸讳言,无论抱怎样高尚的目的,在欣赏一张人体作品时不产生性兴奋是不可能的。美国一位美学家乔治·桑塔耶纳说过一句很正确的话:“我们审美敏感的全部感情方面,就是来源于我们性机能的轻度兴奋。”可以说,模特儿体态越优美,拍摄技术越高明,作品越成功,它在观众中所激发的性兴奋就越强。况且大多数人也有节制地唤起自己性意识的需要,因为它温暖和激励我们。然而人体摄影作品确实有淫秽和色情之分。从作者的创作意图来说,如果是以人体摄影作品来表达对人体、对自然、对生命的热爱,把人体作为心中的偶象和生命的赞歌来表现,尽管是一丝不挂,但是这是美的,虽然带有色情成份。而如果作者是以人体摄影来把女性作为玩物,表现一种赤裸裸的感官刺激和淫欲要求,那就是淫秽的。这类作品往往是对人体的亵渎,把裸露的人体搞得那么丑,那么不值钱,这样说也许有些抽象,难以理解。我们再看拍摄角度:称为艺术品的人体摄彰一般表现人的整体的美感和动感,而淫秽材料却是以暴露阴部性器官为主,腿张得很开,或是做手淫动作,或是表现性欲亢奋时的朦胧,甚至阴部的湿润,描绘很粗俗下流。
  再以使用范围来说,色情品一般作为私人收藏或在正式场合公开艺术展览。而淫秽材料多为妓院或其他下流场所的商业需要地展示或出售,还有是为牟取暴利而制作贩卖。例如近几年里从香港等地走私进来大量淫秽扑克牌,几十元一副,就属于这一类。
  从客观效果来说,色情品虽然也能激发人的性欲,但这是轻度的、可以克制的。而淫秽材料却不同,它常常给人以强烈的性刺激,具有挑逗往,有教人堕落犯罪的作用。比如一些意志薄弱的男女,在私下偷放淫秽录像,一边看一边情不自禁地群居杂交。这就是淫秽物品的腐蚀作用。 
  是不是出现两个人性交的图片、照片和电影电视镜头画商都是淫秽材料呢?这里面也要区分淫秽和色情。 
法国艺术家罗丹在他的雕塑作品中就有一些是表现男女裸露、拥抱甚至畅然媾合的,如《吻》、《拥抱》等。我们可以说这些作品是色情的,但决不是淫秽的,因为作品的主题反映的是人类的生命之爱,忘却了时间和空间,把我们带到了原始的性交崇拜的时代。
  日本电影《忍川》歌颂了一个大学生和一位小酒馆里的女招待之间的纯真的爱情。在电影中出现这样的镜头:大学生哲郎和女招待志乃一起来到雪国的哲郎家中,举行了婚礼,在新婚第一夜,哲郎告诉新娘,按照雪国的凤俗习惯,夜里睡觉什么也不能穿,于是两个人光着身子紧紧拥抱、作爱,度过了最甜密的一夜。这一组镜头当然是色情的,但这是表现主题所必须的,日本评论界不但不认为是淫秽的,而且称这部影片为“表现青年人之间纯真的爱情的道德影片,犹如一股清新的凤,吹扫了70年代银幕上的暴力横行,色情泛滥的污浊。”在西方的一些电影中根据剧情的发展会出现一些暴露镜头,但只要主题是严肃的,即使有色情场面的出现也决不是淫秽的,观众也能够接受。
  还有一些纯粹属于医疗上的需要,比如治疗性功能障碍所需的色情图片、影视片等材料,西方法律认为,这些东西具有补充价值,因此也是允许存在的,并不归入到淫秽物品中去。当然有一些精明的淫秽材料制造商钻了法律的这个空子,为了使自己的商品合法,故意加进一些医学讲座、医疗信息之类的内容,以表明自己的作品有补偿社会价值,以逃避法律的制裁。这可谓“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是难以避免的。
  再以小说等文学作品为例,怎么区分作品当中的性描写究竟属于淫秽还是色情呢?
  必须承认,性是人生的主题之一,因此作为人学的文学反映这个主题是理所当然的。古今中外优秀的文学作品都不乏有关性心理、性意识以至性行为的描述。这些描写有的含蓄,如《红楼梦》中的“贾宝玉初试云雨情”等段落;有的直露,如《金瓶梅》中对西门庆的性行为描绘;有的优美,如《查泰莱夫人的情人》中的性心理和性行为描写;有的粗俗,象《玫瑰梦》、《情场赌徙》等书中的性描写。
  要区分这些书中性描写的性质,首先要看作品的主题是健康的还是颓废的。如果作品反映了社会存在的现实,主题是积极向上的,哪么即使书中有性行为的描写,也不能归入淫秽作品中去。长期以来把《金瓶梅》、《查泰莱夫人的情人》等书籍算作“淫书”是一大冤案。
  《全瓶梅》深刻地反映了明末中国社会的境况,着重刻划了象西门庆这样的巳明显带有早期资本主义特征的市民阶层的意识和心理,是了解这段中国社会不可多得的历史教材,虽然书中有大量直露的性行为描写,但只能算作色情而不能归入淫秽。《查泰莱夫人的情人》是劳伦斯的力作,书中的性描写具有象征意义,查泰莱夫人的丈夫克利福·查泰莱的半身疯瘫和性机能丧失象征着英国贵族的死亡,而查泰莱夫人的情人——守林人梅乐士却代表着新生的力量,期气蓬勃,充满着生命力。在书中确实有大量的性心理、性行为的描写,作者并不回避人生的这一主题,他把性活动不仅作为人类最美丽的天性加以抒情般地描述,又作为人的观念和审美意识的最深刻的体现来反映。他认为,唯有以自然、清新的坦率来对待性才是上策。当时英国的一些图书发行家们,劝作者出一个删改本,答应可以给丰厚的报酬,条件是把所有的“猥亵”“淫秽”词句部删除。但作者拒绝了,他说:“那是不可能的!那等于用剪刀剪我自己的鼻子,书流血了。”正如该书中译本的翻译者饶述一所说:“这本书里面的城实而直率的性爱的描写,自然不会讨好世俗的恶劣成见的。但是假如我们用纯洁的心去读这本书的时候,我们便要发觉那些骚动不安的场面的背后,是蕴蓄着无限贞洁的理想的。这本书的贞洁的灵魂,是要用贞洁的心去发现的。满腹淫污思想的卫道家们,和放荡纵欲的摩登男女们,最好不要光顾这本书。”(《查泰莱夫人的情人》译者序,湖南人民出版社一九八六年十二月版)所以直到八十年代还有人把该书作为淫书而查封,不是一大笑话吗?
  其次也要看书中的性描写是为表现主题而铺垫的,还是游离于主题之外,另有所图的。这也是区分淫秽和色情的一个标志。《十日谈》第三天故事第十是该书最色情的一段描写,写了一个修士禁不住少女的诱惑而设法骗奸了这个少女的故事,但这个故事所表现的是作者的“人性必须从禁欲主义的桎梏中解放出来”的思想。所以描写虽然粗俗,但不淫秽。相反一些淫秽作品,或者通篇鼓吹淫秽,或者在故事中加进一些与主题无关的淫秽描写,这是不难区分的。
  第三最重要的区别标准是看书中的性描写是严肃地真实地反映人生这一主题,还是带着阴暗的心理,津津乐道那种畸形的、反常的、病态的、反人道的淫欲。象《玫瑰梦》虽然打着揭露资本主义阴暗面的幌子,然而实际上却是带着欣赏的态度去描写强奸、轮奸和暴力的细节,因此说它是一本淫书并不为过。现在市面上大量流行的日本作者西村寿行的《暴虐》《失踪的女人》等书,热衷于表现性虐待,用自然主义的手法描写强奸、轮奸、性虐待、性暴力,看了令人作呕。虽然现实生活中会有这种行为,但热衷表现这些就如同一个画家专门去画大便、鼻涕一样地令人不可思议。
  总之,淫秽和色情是两个不同的概念,我们不应该一看到有描写性的作品就都归入到淫秽的范畴中去,而应仔细地加以区别,这是社会走向文明的标志。

三 从文化角度看淫秽和色情
  如果站在文化的角度,那么淫秽和色情就是一个发展的、变化的概念。前面已经说过,人类生来有色情需要。人类最初的审美观念又和性崇拜结合在一起,裸体、肥胖和突出表现女性性器官的石刻艺术作品——维伦堡的维纳斯便是人类有色情需要的证据。当然色情需要是今天的语言,当时的人类觉得这很正常,大家都光着身子,画一下又有什么不可以呢?历史上也曾经出现过杂交、乱伦,抢夺女性、变态性行为等等风俗,这些通过文化也传了下
来,比如《圣经·创世纪》,中有路德和女儿乱伦的故事,中国有伏羲兄妹成婚的传说,在今天的人们看来,这很淫秽,然而,这些故事却展现了古代的社会生活和人民的风俗习惯。所以马克思才说:“在原始时代,姐妹曾经是妻子,而这是合乎道德的。”(马恩选集,第四卷P32)
  而一些艺术家们又正是基于这些史实,用艺术形象加以再现,如十六世纪阿尔都多法鲁的油画《路德与女性们》就用与真人差不多同样大的裸体形象,将父亲与女儿侧卧并搂抱在一起的情景直接表现出来。画面可以看到女儿那刚刚发育成熟的体态和略带羞涩的表情及父亲酒后充满色欲的动态。再如十七世纪法国最杰出的画家普珊创作的油画《酒神惊醒维纳斯》,画面表现了维纳斯正在树林中熟睡,而酒神轻轻掀开了盖在她身上的被单,贪婪的充满色欲的目光盯住维纳斯的下体,使这幅画具有极大的诱惑力。鲁本斯的油画《劫夺留奇波斯的女儿》,所揭示的是对女性的掳掠,富强有烈的刺激色彩,当然这也是以人类历史上存在过的抢夺婚为依据。而十九世纪写实主义画家库尔贝创作的油画《睡》,则以两个体形健美的裸体女性肢体交错地纠缠在一起熟睡而透露出女性同性恋的异常情欲。还有一些宗教题材的作品,表现圣女殉教的故事,如十五世纪福朗凯的画家所作的蛋彩石膏画《圣芭芭拉之殉教》,画面中纤弱的少女芭芭拉双手被吊绑在一个树桩上,上身裸露,下身围着一块布,赤足站在地上,旁边是两个凶狠的刽子手,一个高举鞭子在抽打她,另一个正用刀子在割她的乳房,再旁边是咬牙切齿的法官,他正注视着少女在受难。十六世纪初匹欧波画的《圣爱佳沙之殉教》,也是描写圣女被割去乳房的情景。画面中爱佳沙双手被反绑在柱子上,她对面一位审判者坐在椅子上怒视着她,她全身裸露,仅在腰部有一条布在阴部打了一个结,两个凶神恶煞的刽子手一左一右,手中拿着铁匠用的大钳子在夹她的乳头,前面放着一把明晃晃的刀。十九世纪德国画家塞米尔斯基的油画《基督教徙迪尔塞》,也是一幅圣女殉教图,画面中一位美丽的裸体少女与一头悍牛绑在一起,牛被标枪刺中而疯狂挣扎奔逃,少女也备受惊吓与折磨,最后人畜双亡。牛和少女都躺在地下,少女的右手还捆在牛角上,左手的绳子巳松脱了,双脚都被绑在牛肚子上,金色的头发向上披散,双目紧闭,软瘫在牛的躯体旁,牛的两个前蹄被她压在身下,好象睡着了一样。
  从上面所举的这些历史上有名的油画艺术作品中,我们可以体验到一种很强烈的肉欲感,既可以说是淫秽,也可以说是色情,也可以说是艺术,全看站在哪个角度。可喜的是今 天我们已经把这些作品作为文化遗产加以接受了。
  我们也要看到,各个国家、各个民族由于文化的不同,对淫秽和色情也有不同的理解。比如在中国,对女性身休暴露的程度有严格的限制。在公众场合坦胸露背是被认为有失体统的,甚至在画室给画家作模特儿也会招来非议。二十年代刘海粟公然呼吁“模特儿到教室里去,主张公开在教室里作人体写生。这件事闹得满城风雨,卫道士们咒骂他,报纸上攻击他,孙传芳的五省联军捉拿他。可刘海粟并不屈服,在社会进步势力支持下,他的斗争胜利了。然而封建意识并未消退,到了八十年代,仍有模特儿因为拍摄电视剧而被逼疯事件,以及八八年末在北京举办全国首届人体艺术展时,又因为画家画得太逼真而使得两位女模特儿经不住社会舆论和家庭内部的压力而要与大展的主办者打官司,”于是画展忍痛撤下了五幅最受欢迎的作品的事件。
  虽然美国在这方面要比我国开放,但是在那里将裸体特别是裸露生殖器官和乳房视为是性刺激的,由此美国政府也制定了许多限制在公开场合暴露躯体的准则。七十年代美国青年中曾掀起过一场反文化的裸跑运动,青年男女一丝不挂地在大街上跑步,引起了公众的愤怒和警察的干涉。但如果换一个半裸或全裸现象普遍的社会,情况就大不相同。一位来自非洲某部落的人对美国记者说:“我无法理解美国的男子竟以为乳房能使人产生性兴奋。我们社会中的女人从不掩盖自己的乳房,看见乳房,男人们也不会感到刺激了性欲,不过,我们觉得性行为能刺激人的性欲。”
  在中国,裸体艺术直到八十年代才被允许公开出现。1980年5月人民美术出版社编辑出版了徐悲鸿素描,这本32开本153页的黑白画册第一次将50 幅裸体素描作品收集在其中,可以称之为裸体艺术欣赏的第一声春雷。然而在印度,在神圣、庄严的宗教寺庙中却公开展示有大量的裸体壁画、雕刻艺术,在“药叉女神”等艺术形象中不仅裸体,而且对性器官作了细致的刻画,更令人惊奇的是,印度还有制作于公元十世纪的雕刻巨作——卡朱拉候根达利耶·摩诃堤婆神庙基座上的天国装饰带。作品描绘的是赤裸裸的性交仪式,不仅有男女各种姿态的性交,甚至还有人兽交。据说这里表现的并非淫秽,而是印度教徒们毕生追求的“梵我同一”的最高精神境界,是绝对无知无觉的冥顽空无境界中的极乐生活。
  就是创造了象维纳斯这样举世公认的是裸体艺术顶峰的希腊民族,这一艺术形式的发展也经历了一个漫长的过程,从公元前五世纪到公元前一世纪,维纳斯的表现形式经历了立正——稍息——起步一下蹲这样一个变化的过程,而且也出现从穿衣——稍露——半裸——全裸这种种变化。这反映了当时社会审美趣昧的变迁。在这种趣昧的深处,掩藏着人类欲望抗争的底蕴。(陈辞‘裸体艺术论,P140)
  即使在同一个国家,由于认识的发展,对淫秽和色情的认定也是不一致的。前面说过二十年代提倡模特儿进教室的刘海粟,还有写《性史》,提倡性教育的张竞生,曾被舆论攻击为“文妖”,可时代的潮流毕竟证明他们是先知者。在美国维多利亚道德观占统治地位时期,曾出现过警察逮捕女游泳者的事件,1922年,芝加哥的女警察以所穿游泳衣有伤风化而逮 捕了四位女游泳者,其实她们穿的是老式游泳衣,将胸、腹、臀部全部遮严,裤腿长度超过 今天的短裙,而且还穿上了袜子、凉鞋。决非今日的比基尼,这在今天简直难以想象。劳伦 斯的小说《查泰莱夫人的情人》在英国长期受到查禁,原书在1928年由企鹅出版社出版,当时出版社被控犯在出版淫秽作品罪。直到1960年这场官司才告了结:伦敦中央刑事法院宣告企鹅出版社“并未犯罪”,英国政府接着对该书解禁。再看看今天我国大街小巷中到处可见的印有半裸甚至全裸女郎为封面的杂志,推前几年,这些可能都会被当作淫秽物品查封,然而今天毕竟被社会所接受了。
  由此看来,究竟有没有淫秽和色情品、以及如何区分淫秽和色情品呢?
  对第一个问题的回答是肯定的,世界上每天都有人在制造、贩卖和传播色情品,这是获利很高的买卖,而且多半受到黑社会控制,这一行业与卖淫有密切的联系。所以反对、抵制淫秽物品的传播是不能放松的。但是我们也要仔细地加以区分,什么是淫秽物品,什么是色情品,对待色情品不能靠查禁,当然也不是放任不管。我们在承认人有色情需要的同时,也要看到成人与青少年是两个不同的感情世界,为使青少年不受诱惑地健康成长,对色情品应
当加强管理,当然这种管理主要依据年龄而非权利、职务等非相关因素,我们既不能强迫成人去看小孩电影和其他文艺作品,剥夺人的选择权利,我们也不能强迫孩子去看成人作品,社会对此应当承担责任。如果思想统一了,这个看来令人头痛的问题也不难解决了。


2003年4月6日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