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剑桥当老外

韩建民

 

  这几天一些朋友和同学来信关心我在剑桥的学习生活情况,我在写了一篇小文,讲了一些经历,算是我对他们回复和感谢吧!


  2003年4月12 日下午,伴着落日我搭乘国航CA937航班降落在伦敦西斯罗机场,转车来到我心仪已久的剑桥。这里确实是另外一个世界,历史建筑比比皆是,剑河两岸绿树成荫优美如画,小城道路寂静异常,好一个读书的地方!但在剑桥大草坪却是另一番景象,人们嬉戏玩耍、坦胸露背,一些令国人尴尬的姿势纷至沓来,尽显眼前,好一幅天堂极乐图!虽然刚来几天,但感受颇多,“动一步就踩着历史,回回头都是文化”是我对剑桥的初步印象。今天我最想告诉大家的却是自己滑稽的“剑桥老外”经历。 

错过马路险酿终生憾

  在英国车辆靠左行驶,这我以前也知道,但来剑桥的第二天,还是险些弄出危险来。当日看到马路对面草坪上的优美景色,很想过去拍照,由于国内习惯看无车右行,便想通过,只听此时一车呼啸而致,急刹车擦胸而停。司机咆哮了几句,但见副座英国女士直劲抚摩胸口,一时不能平静,可见危险异常。来到办公室听久居英国的梅建军博士讲这两年光他知道就有四、五名中国人这样牺牲了,其实我当时并未感觉那么严重,晚上想来真是后怕!如果我当时没有犹豫那一下也许就完蛋了,冥冥之中感觉上帝在保佑我。还要感谢我那善良可爱的夫人来时坚持在我身上放了一件吉祥密物(纯属祝愿,绝不迷信),我发誓为了家人一定要有责任的活着!另外一次过马路则是滑稽可笑,久等绿灯不亮,一老外过来对我说“push it”,原来旁边有一显示屏按后显”wait”铃响绿灯亮,行人穿过。这样无行人时,绿灯不用傻亮,汽车也不用傻等。科学!

修车趣事

  来前,好友刘兵向我介绍了许多剑桥的情况,使我第一天就租到了房子,这让许多老剑桥惊叹不已。但说实话就是离李约瑟研究所太远了,这倒正好早晚锻炼身体。我住mill road 最东面,上班要经过铁路桥、永辉华人商店、警察署、剑桥大草坪、市中心、king’s college 、剑桥出版社书店、三一学院教堂、剑河小桥、大学图书馆到李所,骑车要30分钟。为了照顾我,李所大总管莫费特把所里一辆自行车让我借用,并嘱咐我mill road 比较窄 要注意安全。我对他印象极好,因为他张口闭口就是他们英国人怎么怎么样,让我感觉他就像一位早来的中国老兄。自行车有了,但须补前带,当天下午我和山西大学魏屹东(也作访学)来到市中心修车摊,两个长得像土尔其人模样的伙计接待了我们。当我们提出要补带时,人家说“no repair”,要修自己干,说着递过来一堆器械。啊?我可没干过这活,何况这是英国大号外带,老魏也是一副书生样。没办法,change 吧,但要花fourteen pound.,难怪英国人车坏了就扔呢。还好一小时回来,车已弄好。第二天,更有趣的事情发生了,我和魏屹东把自行车放在剑桥出版社书店门口进去看书,由于看到《剑桥科学思想》、《剑桥大学史》两本书很好,多呆了一会。出来一看,嘿!自行车后带又被人干掉了,老魏的车安然无恙。只好又推倒那个车摊,又一个fourteen pound!已经比买车贵了。回来和莫费特说起此事,他直说抱歉。好在中国学者来李约瑟所的人会越来越多,今天听说辽教出版社许苏奎和天津一位这几天也到,这辆自行车也会不断传下去,我至少做了点历史性贡献吧。

电话、吃饭和文化

  来英国我把原来的手机带上了,尽管社长一再说不要怕花钱,但国际漫游实在太贵,我还是决定买一英国卡用。一来国内打过来我不用花钱(单向收费),二是和在英朋友联系方便。这天下午我单枪匹马就来到了“红圈”电信专卖店,“红圈”是我看它图标起的外号,就是VODAFONE,几个中国朋友也这么叫起来了。花24镑买卡,充10镑话费,很快搞定。回到住处马上用它和牛津朋友通话,没想到对方第一句就说“韩建民!你傻冒呀?再过20分钟到7点打电话就不收费了。”我真是老外!但对方听我买的是红圈 VODAFONE时说“太好了,我俩通话不收费,我也是VODAFONE”。大英帝国怎么这么多毛病?我一时还真消化不了。不过这也折射出人家社会的发达和细化。不由使我想起我们的图书营销发行是那么得粗放和垄断,包括中国的科学传播事业还是比较原始和线性,急需新的理论和实践去充实、完善,有志之士完全可以用新理念去实现自己的理想。
  说到吃饭就更有意思了,来剑桥我有三个没想到,其中之一就是物价奇贵,修修车都14镑,合计人民币180元;三根大葱要1.25镑,每根平均五块,你想物价多高吧?但猫有猫道,鼠有鼠招,我还是发现了一些相对便宜的可吃物,番茄汁55p(相当7元人民币)一大袋,可喝两天,面包片一大包19p左右。我正好喜欢吃这两样,有蔬菜,有营养又省钱,每天晚饭就是它了。午饭我是要和莫费特去餐厅吃的,饭费3.2镑。自然史所廖育群和山大魏屹东嫌贵,自己带饭,每天吃完回来他俩总笑着问我“西餐何如?”。我倒不是喜欢西餐,主要想多了解多交流,机会难得!前几天,我向莫费特学了使用叉和刀,那天吃的是一种很短的面,我由于不会使叉和刀,想用勺子,因为筷子是绝对没有的!莫非特笑着和我介绍说“那样不礼貌”;当我用叉和刀一起夹到嘴时,他说“那样也不礼貌”;光用叉正面单挑“也不礼貌!”,只有在刀的配合下用叉的背面轻轻放进嘴里,才算勉强。来这里也许生活是苦了点,但面对剑桥这样一道精神文化大餐,我真有种天天赴宴的感觉。星期天早晨,我在king’s college 门口,望着壮观的古建筑群,听着附近大教堂传来舒缓而洪亮的音乐,我被震慑了,感觉像在梦中神游,枕边放着一部厚厚的西方文化历史画卷。


  剑桥——我久已向往的科学文化胜地,今天我终于可以向你张开双臂,“就这样一点点进入你,就这样慢慢展开我自己。”尽管我刚来几天,对你认识还非常粗浅,但你毕竟向我退去了第一层面纱,我要静下心来好好得享受你。

2003-4-21日夜

 

 

2003年4月27日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