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载2003年3月27日《科学时报》

流水生香书一床

田 松

 

  禅语云:一夜落花雨,满城流水香。前两天逛书店,忽然发现不知从哪里冒出来一大批眉眼清秀、姿态婀娜的书来。不仅有幾米、钱海燕的小资画本,连学者也来赶潮,翻出一枚枚五光十色的贝来,比如戴吾三先生《考工记图说》,马昌仪先生《古本山海经图说》,均美不可言。江晓原《年年岁岁一床书》和刘兵之《剑桥流水》亦属此列。
  河北大学出版社是学术出版的一匹黑马,近几年不断有新奇的创意问世。前几年曾为大江大河做传,又曾出版以科学文化人本身为传主的鸭嘴兽丛书,这回又弄出这么两册“科学文化之旅”,开本独特,用纸高雅,印制豪华。内容嘛,还要看……
  刘兵教授以流水名书,透着香艳之意,其实是他在剑桥期间的流水帐,虽然是流水帐,却穿插着几百幅图片,有风景、建筑、雕塑、人物(包括他自己),还有大量具有科学史价值的实物照片,比如焦耳的实验装置,法拉第用过的线圈和磁铁,单是看图,就生出了诸多感慨。
  与《流水》相比,江晓原教授的《一床书》里没有那么多香艳的图片,但是却有更多香艳的内容。其副题曰:红尘中的科学文化阅读。又是书,又是床,不但红尘,而且文化,难免让人有些联想。这本书是谈书的,谈的是他这几年关注过的书,所以其中免不了有他的第二专业——性学史,《从鸟卵到伟哥》,从《金西报告》到《乳房的历史》,都在他的评说之列。
  江晓原与刘兵如一对难兄难弟,焦不离孟,称不离砣,从去年开始在《文汇读书周报》上开了一个对话专栏,一唱一和。这次又一同出演“科学文化之旅”,虽然没有交叉作序,正所谓常中有变,变中有常,年年岁岁花相似,流水生香书一床。

 

2003年3月25日
北京 稻香园

 

2003年4月6日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