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载2003年3月28日《中国图书商报·读书周刊》

 

给个打仗的理由先

黄 梨

 

  孔夫子说:名不正则言不顺。无论做什么事儿,总要找出理由来。比如谈恋爱,哪怕是一见钟情,电视节目主持人也总要往死里问你:你当初看上她是为什么?是觉得她鼻子漂亮,还是觉得她眼睫毛漂亮?要不然是袜子漂亮?总之得让你做一道选择题。倘若你用苏芮的歌词回答她:我就是跟着感觉走。对方必定追问:那你第一眼看上她的时候是什么感觉?如果你说,我第一眼看见她的时候觉得她挺别扭的。对方肯定还要问,那你是什么时候觉得她不别扭的?总而言之,出师必有名,出无名之师,则天厌之,神弃之。没有一个好理由,家里人不答应,邻居不答应,挨打的更不答应——当然,对他们来说,就是好理由也不答应。
  仗终于打起来了,导弹开始飞行,板砖依然横抡。反战的还在反,挺战的更要挺。在当今世界以和平对话为主题的今天,反战的一方无疑拥有更多的政治正确性。于是挺战的一方也琢磨出很多听起来很正的理由,其中有一个是这样的:伊拉克不是一个民主国家,萨达姆是一个独裁政府,不能代表人民,所以不具备国家主权的主体资格,所以打萨达姆,帮助伊拉克建设一个民主政府,不但没有伤害伊拉克的主权,反而在使其具有了主权。
  伊拉克人民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需要有一位侠肝义胆的壮士救民于深水热火之中,所以要打。这理由听起来不错,不过觉得很怪。仿佛对一位女士说,之所以强暴你,因为你老公长得难看,管你管得又严,所以强暴你,是为了让你有一个美丽健康的下一代!不知这位女士会做何想。这时,那人又说了。为了完成这件事,不但要付出生命与金钱的牺牲,还要遭人谴责,这需要多大的勇气和决心呀!简直是王小波写的洋雷锋。
  做雷锋当然好,但是我不明白,好事为什么一定要让美英来干?一位网友提出一个建议,既然萨达姆必须打,那就打,但是偏不要美英打。有人反战不反美,这人是反美不反战。他建议联合国通过一个打伊决议,组织国际志愿军,让全世界热爱正义热爱解放别人的热血青年报名参加,组成一支正义之师,与萨达姆作战。美英可以出钱、出粮、出导弹,就是不让他们出兵。
  这个建议我觉得不错。好事么,谁做不是一样?那人说,如此一来,既可以拯救伊拉克人民,又可以节约美英两国人民宝贵的生命和金钱,还能满足无数青年的格瓦拉情结。不过,这个建议立即遭到反对,理由如下:
  1,不会有人报名;2,打不过;3,美英不会答应。
  前两个理由当然都不是理由。第一,我不相信没有人报名,我只相信报名的人会把联合国的大门挤破,信箱塞满,电话打暴;第二,如果真的没有人报名,只能说明毫无民心,本来就不应该打;第三,由联合国武装和训练的士气高昂的正义之师,不信打不过萨达姆。所以真的理由只有最后一个——英美不答应。但是英美为什么不答应呢?我想那是因为,打仗这件事,如果说是一件好事,首先是对于打者而言的,至于对被打者来说是否也是一件好事,对于打者来说并不重要。既然打人是一件好事,当然不能让别人打。于是这个挺战者想出来的正义的理由在我看来是这样的:要打人的人认为打人是一件好事,于是就放出风去,说被打是一件好事,所以他要帮助被打者完成这件好事,所以他要打。——听着就跟被虐狂寻找虐待狂似的。
  相比之下,我倒是更愿意相信美国政府自己的解释,大意是说:老伊家有冲锋枪,家长又喜欢违反邻里条约,很危险,要是哪一天再跑到别人家里胡乱开枪,岂不糟糕?为了避免这个将来可能的危险,就要先发制人,缴了他的冲锋枪,再给他家换一个能够搞好邻里关系的家长。
  根据这个说法,给老伊家换家长,首先不是为他家好,而是为别人家好,当然首先是为了提出这个说法那家好。但是为了让老伊家里人也觉得好,就要承诺,我到你们家,不是想抢你们家东西,就是想给们换个家长,换了我就走。并且要说,换家长对你们是有好处的,老家长自己吃肉,给你们喝汤,新家长将会与你们一同喝汤。至于炸你们家的房子吗,那是不得以呀!
  这话听起来好像也有道理,昨天网络上就伊拉克民众欢迎美英联军的消息,好像更证明了这个理由。但是前面的问题还没有解决,因为是否应该打是一回事,谁有能力打是另一回事,而谁有权力打是另另一回事。前两天看电视里一个美国电影,里面有这样一个片段。一位联邦调查局官员要把一位警察告上法庭,因为警察在制服嫌疑人之后将之击毙。那位警察言之凿凿地说:他是有罪的。联邦官员大致说:你不能又抓人,又判案,还行刑。如果我是电视主持人,我也要追问,既然她的头发不是黑的,而是假的,你为什么还会坚持喜欢她呢?既然山姆大叔自己都不认为自己在学雷锋,为什么写中文的挺战派还要替他想出那么正义的理由来呢?
  真正的理由是什么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不是说出来的那些。

 

2003年3月21日
北京 观叶斋

 

2003年4月6日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