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感:一种文化解释》前言

江晓原

 

  这本书的题目,是两个朋友想出来的。
  有一天,他们中的一个从北京打来电话,问我这样一个题目“有没有意思”。这两个朋友都是老谋深算之辈,他们知道我对于性感的书籍、文章、图片、影碟——乃至性感的话题,一直是有兴趣的,所以就拿这个题目来勾引我。我当时哪里知道他们的用意呢?就率尔答道:当然是很有意思的啦。他就和我谈了一阵这个话题,谈得非常愉快。因为这样的谈话,在我们之间是经常发生的,我谈完之后也没有多想,就过去了。
  又过了一些日子,他们中的另一个又从北京给我打电话,这回就变成约稿了。这下他们的狐狸尾巴就露出来了——可是非常不幸的是,我也已经开始上钩了!
  又过了一些日子,那第二个朋友的电话又来了,说他已经到了上海,正在衡山路,“我有东西要给你”。我到那里一看,他给我的是出版合同和预支稿费——这正是金庸小说里经常喜欢用的一句话:敲钉转脚。这下你小子逃不了啦。

  于是只好开始写这本书。
  我从1995年完成在性学史方面的第三本著作——《性张力下的中国人》(上海人民出版社1995年第1版)之后,迄今已经8年过去。在这8年中,我的主要精力都投放到了天文学史研究、上海交通大学科学史系建设、科学文化建设、“SHC频道”网站建设等等方面,在被称为我的“第二专业”的性学方面,我只是保持着适度的参与——如写写文章、评评新书之类。当然,出于兴趣和恋旧,我也依然收集各种与性学有关的书籍和信息。
  本书融合了我在这些年中对性文化的一些思考和议论。主要是想尝试表达我对“性感”的一些看法,也试图对流行文化中的“性感”作一些分析。当然,流行文化是一个并不很确定的概念,“性感”的含义也非常宽泛,每个人都可以有自己心目中的流行文化和性感。本书当然主要是我个人的看法和感受──其中有些可能还有点偏激。

  我先前写过不少一本正经的所谓“学术专著”,其中有一本《天学真原》,虽被誉为“象侦探小说那样好读”,但有一位科学史界的老前辈——也是我的忘年之交——仍然表示“写得有点枯燥”。为此我在《天学真原》的姊妹篇《天学外史》中,“发愤通俗”,作了一些形式上的探索,结果令人意想不到,《天学外史》出版三年之后,竟在2002年获得了“吴大猷科普佳作奖”——学术著作得了科普奖,大约总算是“通俗”成功了。

  这些年和出版界和媒体的朋友见面时,我们常说的一句话是:最近有什么好玩的书啊?仔细想想,“好玩”其实也是一个很难达到的境界呢。因此,我不想将本书写成一本面面俱到、一本正经的书,那样就太乏味了。当然更不打算写成所谓的“学术著作”。我想尝试将它写成一本相对轻松一点的读物,或者说,一本有点“好玩”的书。


江晓原
2003年3月14日
于上海交通大学科学史系


2003年3月16日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