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该回报社会?

读 焰

 

  昨天看报纸,一位广东下岗男士中了头彩,独得4500万。这笔钱着实让人眼红。于是有记者询问该款的处理方案。按说钱已经是人家的了,怎么用是人家自己的事。倘若某天我发工资或者领稿费,正数钱的时候来个记者问我打算怎么花这笔钱,我一定会翻半天白眼说不出话来。但是该记者、该男士以及众看官似乎都不觉得这是一件需要翻白眼的事,而且,该男士给出了让人满意的回答——虽然还没有什么具体的计划,但是要回报社会。
  回报社会这种说法现在经常见诸报端,很多中了大奖的人都有过类似的表示。大概已经成为标准应答。就像获奖运动员以前说感谢党和人民,就像现在改说感谢父母。感谢嘛,口头上说一说也算是谢了。但是回报,总该有所表示吧:是捐一部分办敬老院,还是盖公共厕所?要不然干脆满大街发钱!前不久一个什么纪念日,有一些出租车司机要回报社会,宣布白拉一天。这对于坐车的人说来好像是件好事,然而好事平白无故地降临,让人心中不安。——凭什么白坐你的车呀?一天早晨你出门打车,刚拉开车门,旁边就一个人掏20块钱给你,说他要回报社会,替你付车钱,你敢要这笔钱吗?所以没几个人敢坐这些车。弄得司机们直感叹:这年头做好人真难。弄得我也跟着感叹:这年头连做好人都不会做了。
  这说明,一个人有做好事的愿望并不难,难的是找到恰当的方式,让人觉得这件事是一件正常的事,而且是一件好事。然而糟糕的是,我们似乎大概可能或许已经被不正常的事情搞昏了头脑,所以搞不清什么是正常的事情。
  该男士虽已下岗,一中大奖就向记者表达了回报社会的愿望,表现出很高的思想境界,很好。而大奖得主之所以这样表态,大约是因为,在我们的语境中,大奖得主有道义上的责任和义务回报社会,至少是有责任和义务做出这样的表态。不过且慢,既然是回报,一定是先从社会上拿到了若干才对。比如某大学生身染大病,通过募捐,得到了一笔开刀的钱,这时他似乎有责任和义务向无法一一回报的知识界及其它各界人士表示:将来要好好学习,学好为人民服务的本领,回报社会。表面上看,大奖得主所得到的大奖确实是来自包括知识界在内的各界彩民,与大病得主的情况很像。然而,给大病得主捐款的人明确地知道自己的钱捐出去送给做什么;而各界彩民在拿钱买彩票时,却没有人会想着要把钱捐给大奖得主——人人恨不得自己中大奖。所以你中了奖,只是一个概率事件。既然“社会”没想着给你钱,回报云云未免娇情。也许该男士有另外的考虑:忽然掉下一笔意外之财,自己照单全收有点不好意思,也觉得有点烫手。赌徒大赢,常常宣布送在场每位一杯啤酒什么的。让倒霉蛋们分享一下快乐,也按摩一下他们的红眼。——这叫破财免灾,与回报社会扯不上关系。可能确实有彩民心中暗想:我买了那么多都不能中,偏偏你中,拿出点来分分总是应该的吧。其实,倘若广大彩民真的需要有所回报的话,我倒有一个简单的办法:干脆不卖彩票,直接把这笔钱留给自己就行了!
  然而,广大彩民还是踊跃地购买彩票。觉悟高的大概会说,为了要支持国家的福利事业或者体育事业。很好!可是总不至于先把钱送给大奖得主,再让大奖得主捐给敬老院或奥运村吧!写到这里,我们就发现还有一个人,这个人的所得比大奖还多得多,并且每期都得,期期都赚。这个人当然就是发行彩票的那个——法人。事实上,他们之所以能够发行彩票,或者说,他们所声称的发行彩票的目的,就是要建设福利事业或者体育事业。真正应该回报社会的是他们,真正应该被记者追问怎么用钱的也是他们。但是,我很少看到他们向广大彩民汇报:本季度彩票赢利多少,如何分配?反倒是一些大奖得主。觉得欠了别人什么似的,忙不迭地表态回报。
  意外之财并非不义之财,大奖得主完全可以心安理得地照单全收,一毛不拔。如果他还想表明自己有社会责任感,也很简单,只要照章缴税就是了。——当然,这笔税想逃也不大容易。

 

2002年6月2日
北京 八角

 

2003年3月1日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