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先生”的才情趣

王一方

 

    拿到江晓原与刘兵的新作《年年岁岁一床书》和《剑桥流水》,一声叹息!
  哎,如今这科学人文学者大概都不事悬梁刺股,绝壁攀登了,一个跑到英伦去游学,思艳文软地带回一大札游记,一个在自家内室撒开一大床的闲书,卧读红尘。这番“幸福生活”着实让人嫉妒。转一想,这嫉妒得没有什么道理,“赛先生”又不是苦行僧一个,凭什么就得往苦水里泡,不妨学他梁山好汉,该潇洒时就潇洒。再说,科学与人文这两股道上跑的车要接轨,要打通,还不得“东游西逛”,“左顾右盼”,才能勘察好地形,选好方位角度,找到结合点,隧道口。办签证,买机票,亲身去环球游历,或是抱着一本书在枕头上“物与神游”,都是沟通科学与人文的“伟大壮举”,应该努力提倡与推广。
  从今以后,考量科学人文学者学术水准的硬指标应该加上游历的半径与床榻的宽度,虽说有些游戏,但也不无道理,赛先生乃当今“风流人物”,必然兼备才,情,趣诸多修养,至于是否应该象江晓原江同志那样于“才情趣”之外补上“色,欲”的业余修养,那是值得商榷的,必要时可以提交科学人文学者年会去表决。

2003年3月30日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