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上花笔下的科学红楼梦

于 彤



  近日在“SHC频道”网站上看到了《光大夜话》一文,我觉得写得真好,这么一场叙述有情节、场景有情调、说者有情趣、何况还有有情人的会议,想来是不需要刘兵老师的遥控器了吧——如果有,也是希望遥控得它能长一点、再长一点,就好像纸短情长、言浅意深。
  写这篇文章的一定是个“聪慧女子”、而且“锦心绣口”,反正不是当下流行的“蛋白质女孩”。她一定很细心,而且记忆力很好,很受老师和师兄们的喜爱,平时也很有人缘吧。很细腻,就像上海10月的天气吧?如果要让全中国的男人“给一个喜欢上海的理由”的话,多半是因为这样的女子在上海吧。


  人都说,上海是阴性的。坐在上海的酒吧里,相伴“气定神闲”的江老师,是否也有巴黎贵妇人沙龙的雍容自如呢?上世纪沙龙里的衣香鬓影虽已远去,但沪上酒吧里的男士却更加令人回味。看上海女子目中名流更是趣事,何况笔法一如《红楼》,出场行动处都有眉高眼低。


  看开场,就是典型的红楼笔法,大场面带起多少人物。坐在会务组,虽有忙乱,但都是有惊无险,况有惊喜。铺陈规模,一丝不乱。再下来,却又是张爱玲《金锁记》风格,走的人物夜话的路子,倒叙开场。诸神仙一一露面,各有架势。从小女生口中说出,真是亲切。
  会议冗繁一笔不提,飞流直下,这一日到了酒吧。《红楼梦》里“怡红夜宴”历来为人称道,这次沪上聚首也毫不逊色。
  真没想到,原来最出彩的人竟是韩博士。看他甫到上海,风度也有了,幽默也会了,而且开始充当大众情人了!你看他“梁锦松”的段子,明显一幅操演熟练的架势,想来不知多少次在吧里陪上海宝贝们过招,心得多时,终见天日。那段日子,该是伏明霞当准妈妈消息刚爆出的时候吧,这样完美的结局不知可以打动多少人的心呢,何况是在风情万种的上海。
  江老师的形象是始终如一的。在弟子敬畏的目光下,就像一尊打了柔光的菩萨,一切仅在掌握。
  和江老师对照的自然是刘爷了。不仅地位相仿,写法也处处对照。江老师平和,刘爷就“生猛”;江老师渊博,刘爷就幽默;江老师“仙风道骨”,刘爷就“黑帮帮主”;写江老师一一贯之,写刘爷就前后对照。特别是刘爷的猛中有细,讲学术的同时还照顾小女生座位,真是英雄难过美人关,无情未必真豪杰啊。
  不仅明里对照,还有皮里“阳秋”。看她写媒体的——平日生活在最众声喧哗的所在,今日话场里偏偏不语,可能是习惯笔下千言吧——原来吴燕是这样豪饮的;最妙的是写田松——手机铃声是“沧海一声笑”者,整晚偏偏不笑,不知何时何处已经“滔滔两岸潮”了。不仅不笑,而且不语,不知“为谁之故,沉吟至今”,不仅写的人纳闷,看的人也疑惑了——众人皆笑我独醒的遗世高人往往更有超人之姿。不知是否草蛇灰线,伏脉千里。但看文末“告别在上海,相聚在北京,重逢在他乡”之句总是让人有所期待的。
  再看名士们所谈更是“从环保谈到法律,从法律谈到人生哲学”,三代传承,虽空余主位,但也济济一堂,更有爬上爬下者、送酒递杯者,诸位“添酒回灯”者再,想想北京当时已灯火阑珊,空城一座,真是让人羡慕。


  名师出高徒,江老师有福了。
  江山代有才人出,诸位“科学史界的前辈”有福了。

  我上面啰嗦的这些,附个骥尾,算个跟贴,以表没去成的遗憾和对成行者的仰慕。

 

2003年3月16日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