刊于《社会学家茶座》第二辑(山东人民出版社,2003.1)

 

发言遥控器
——有关用拇指发言的幻想

刘 兵

 

  “用拇指发言”这在今年可是够时尚的。
  说时尚也几乎就等于说是年轻人的玩意。你看满大街面对面还发短信的哪个超过30岁了?无论拇指也好,发言也罢,在年轻人年轻的心里,交流是用来玩的。其实他们不知道,在某种幻想中,成年人也有拇指情节,只不过是想用拇指来控制发言。
  在如今的社会上,最典型的以发言为主的场合,恐怕就是各种各样形形色色的会议了。现在,几乎没有什么人没有参加会议的经验。要参加会议,自然要听会议上别人的发言,当然,对于那些到会后便能随畅所欲言,畅言完毕后,便可抽身离去,而且有资格随心所欲地畅所欲言和抽身离去的人,自然要另当别论。否则,一旦来到会场,不管是竖着耳朵来是耷拉着耳朵,就都只有听的份了。
  有的发言者讲得精彩,对于听众自然是一种享受。但也有些人俨然一付“我在发言我怕谁”的架势,上的台来祭起大叙事、大道理、大方向三杆大旗,向听众频繁使出如坐针毡掌、抓耳挠腮拳、连环瞌睡腿的功夫,任凭你再深的涵养、再背的耳朵也有“听君之言,如临深渊”之感。此情此景,有人“走”为上策,把与会路上花去的时间只当作是必要的赔本;走不了的只好“守”着,睡上一觉倒也不失为一个好办法;守不住的只好“站”起,不时地起来走动,踩死这难熬的时间;站的多了,总得坐下,硬挺着听,这可谓是“降”了;不甘心“降”的,恐怕只有“死”路一条了。
  可是我们都不想被烦死。
  古代三军统帅“不战不降不守不走不死”者只有被俘一条路,成就一代笑话。幸好,今天科学技术发达,于是,我忽发奇想:为什么我们不妨利用科学技术这一利器呢?而且,我们还有尚未派上充分用场的拇指。
拇指,是健全人生来就配备的。老祖宗为儿孙想得周到,为科技发展预备了几千年,决不能只会发短信这一招一式。在它的集成功能里一定还有别的功能,只不过需要借助一些外设罢了。
  比如说,我们是不是可以制造一种像电视遥控器那样的装置,那一切不就就OK了?进入会场时,每人发一个。当遇到不想听的发言时,便可按下按键。当有半数以上的人按下按键表示不想听时,会使发言者头晕以致讲不下去,只好下台。像这样的装置,以目前的科学技术水平,想要制造出来恐怕不是什么难事。但让发言者人身受到痛苦显然有些不人道,听我讲这一幻想的朋友们都建议我采用更“温柔”一些的设计,比如说,当有半数以上的与会者按下按键时,发言者面前的麦克风自动关闭,当有三分之二以上的与会者按下按键时,会场上音乐响起(也有人建议用音乐喷泉),使发言者不得不中止发言。这样的建议确实是一种不错的修正。
  表面上看,这种方法似乎有点小儿科。看着年轻人们实现了拇指发言的愿望之后,可以随时随地表达自己的心愿而不至于影响别人,才更觉得我等“会友”之不易,与“也”用拇指发言之必行。因为这不仅仅是表达自我意愿的问题,更是一种对人性的挑战,一种对会议体制的挑战。以这样的技术性的方法来解决会议上不受欢迎的发言问题,虽然只不过是一种机巧的设计方案,但是,我们却也不妨连带地想像一下,假如这样一种看上去有些不切实际的发明真的能够相对普遍地得到应用时,将会在会议的组织方式、发言者的心态以及听众的心态方面产生什么想的影响。这样,就有了一种我们现在至少可以在头脑中进行的有趣的理想实验。
  如果有了这样的装置,并被比较普遍地使用,那么,一些会议,特别是那些组织者自信能够吸引与会者们的会议,将会在会议通知中专门声明:本会议使用发言遥控器!以这样的方式,将使会议的档次和吸引力大为提高。因为准备前来参加会议的人也会对此会议充满信心并愿意前来与会,即使遇到令人厌烦的发言,也还可以退而求其次,拇指一动,使用遥控器来表达中止它的愿望。相应地,如果当准备参会者在会议通知中看不到这样的声明,则表明组织者本来就缺乏自信,不敢在其会议中使用这样的先进技术,因而对会议的质量和水平发生怀疑,以致于与会者廖瘳。这样的会议,就会因少人或无人参加而被自然淘汰。相反,那些使用发言遥控器的会议,则与会者踊跃。这样,从一开始的组织环节上,就使不同的水准的会议有了一种优胜劣汰的机制。
  其次,对于发言者,如果敢于在使用发言遥控器的会议上发言,则表明对自己的发言充满信心,不怕人们不爱听,并且为了做到这点,事前也会更加认真地的有所准备。而那些没有自信,或是屡遭被听众用遥控器中止其发言的人,也自然会识趣地不做令人讨厌的发言,或是调整得使自己的发言受人欢迎。这样,从发言者那方面,这样的装置也会使发言预先有了一种优胜劣汰的机制。
  这样一来,还会有前面提到的那种令与会者在听会议发言时倍受折磨的情形吗?
  当然会有。因为这样一种理想实验预设了一个前提假定,即与会者自己有选择参加或不参加某个会议的权利。不过在现实中,并非所有会议都能让参会者有这样自主选择的权利。当由于某种原因,与会者被迫要参加某些会议,否则就会带来其它严重的问题时,会议的组织者和会上的发言者当然不必考虑使用这样的发明。不过,这就是需要另外讨论的问题了。
  但是,即使如此,这样的发明也还有其积极意义。首先,原则上,它至少可以先在那些参会有自主选择权的,类似于市场性的、学术性的会议上推广使用,这对提高会议发言的质量,以及相应地提高会议的质量会有很大的推动作用。其次,当这样的发明的使用逐渐普及后,对将那些与会者不得不参加而且绝不肯使用这样的发明的劣质会议从一开始就在会议类型上区分开来,使人对之有所意识。而且,即使在后一类会议中,如果组织者和发言者也自愿并敢于使用这样的发明,岂不是一种表明自己的水平非同一般的标志?在这种意义上,对于后一类会议的改革,不是也会有某种推动作用吗?
  当我把这样的幻想讲给更多的朋友听时,大多数朋友会感到有趣,可见广大受害者对某些会议发言之深恶痛绝。他们几乎一致地建议本人去为此而申请专利。不过,就像手机技术之流行一样,假如这样的发明真能问世的话,群雄并起发展发言遥控器的时代也不会很远了。自由竞争,使的各种声音都有了存在的理由,拇指发言也是一样。如果这样的发明真的能够得以应用并对社会的发展进步有如此重要意义的话,我本人绝不申请专利,而宁愿将它奉献给社会。
  尽管,这只是一种听上去颇有异想天开风格的幻想。写出来,倒有些像是科幻作品,也许它在技术上是现实的,但在应用的机制上,却有些超越时代了。不过,就算是不能用,还不允许想想吗?

 

2003年3月1日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