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载2003年1月31日《文汇报》

 

一部拒绝常识的英雄传奇
——《剑桥插图天文学史》

江晓原

 

  天文学的历史,并不是一个拒绝荒谬观念,接受简明易懂的真理的简单故事,而是一个拒绝常识,接受“荒谬”的英雄传奇。
  今天的天文学史家知道,他们的任务,不是去给以往天文学家中那些观点与现代同行相吻合的人授勋,而是要将他们的读者带上一段激动人心的旅程。


  
我必须承认,《剑桥插图天文学史》中的这些观点,一下就深深打动了我——不是对天文学的历史有极深刻的理解之人,绝对说不出这样的话。
  和其他学科相比,天文学确实是非常特殊的:
  天文学是人类历史上最早发展起来的精密科学;
  天文学以整个宇宙作为自己的实验室;
  天文学和宗教、哲学、物理、数学这四门学问都有着极为金迷的关系;
  天文学经常要求人们“拒绝常识”;
  ……
  关于“拒绝常识”,只消举一个浅显例子就足以让人印象深刻:今天几乎每个受过初等教育的人都已经“相信”地球是绕着太阳转动的,但是,你为什么会相信这是事实?这个事实是眼睛看不到的──人眼看到的事实是太阳每天东升西落,绕着地球转动,这样,问题就出现了:常识告诉我们的事情,或者说天天亲眼目睹的事情──比如太阳东升西落──竟然不是事实,而我们的常识根本感觉不到的地球公转和自传——“坐地日行八万里”,却是事实。为了拒绝这个常识,人类至少花了两千年时间。在天文学史上,这样的事例比比皆是。那些率先拒绝常识,接受“荒谬”的科学先驱,正是科学史上的英雄人物;他们的悲欢故事,就是科学史上的英雄传奇。
  《剑桥插图天文学史》,“天文学史唯一权威的插图指南”,一本文笔老练,插图丰富,纵贯古今天文学理论与实践的好书,一部奇闻轶事与迷人细节融为一体,栩栩如生、高度可视的天文学历史。开卷捧读,对于专家和非专家,都将是一次兴味盎然的心灵之旅。本书行文富有亲和力,对技术概念有清晰的解释,而且这些解释不会打断阅读的主线。  
  本书主编米歇尔·霍斯金(Michael Hoskin),剑桥丘吉尔学院研究员,1975~1988年间担任剑桥大学科学史与科学哲学系主任,1970年起任英国《天文学史》(Journal for the History of Astronomy)杂志主编;他还是“国际天文学联合会”和“国际科学哲学与科学史联合会”共同赞助的多卷本《天文学通史》(General History of Astronomy)的总主编。
  本书主编及各章撰稿人,皆为在各自研究领域内享有崇高声誉的杰出研究者。在我二十年的天文学史研究生涯中,他们或为我曾有幸结识,或为曾打过间接的学术交道,至少也是“久闻大名”的人物。这一点,成为我和我的同事们“毅然”下决心接受此书翻译任务的重要原因之一。
  对于广大受过中等以上教育的公众来说,本书是一部篇幅适中、内容又极为引人入胜的读物,尽管未必能理解所有技术性的细节──为了帮助读者尽量做到这一点,我们已经在译文中加入了大量译注──但是仍然能够获得对天文学史的一个全面了解。而对于有一定专业水准的读者,比如研读科学史或科学哲学专业的研究生,本书则是一本非常合用的专业入门书。即使是对于专业程度更高的学者──比如天文学史教授──来说,通过本书看一看著名国际同行们在处理这一课题时是如何论述、如何取舍的,仍然具有相当高的学术参考价值。
  在此书中译本出版之前,对于中国读者来说,始终缺乏一部权威的、综合性的天文学史。虽然也有学人做过初步的尝试,但是与两部同名的《中国天文学史》相比,其规模、水准和成就皆不能同日而语。翻译进来的西人著作中,有过两部小型的天文学史,但其权威性有限,写作方式又很老旧,无法满足当代读者的阅读趣味,故亦不能与本书同日而语。在数十年间,我所知道的不少中国读者,倒是经常在1965~1966年间由科学出版社出版的三册《大众天文学》(法国人C. Flammarion著,李珩译)中,寻找到一些他们所需要的西方天文学史知识。
  如今此书中译本的出版,将一举改变上述局面。


  《剑桥插图天文学史》,米歇尔·霍斯金主编,江晓原、关增建、钮卫星译,山东画报出版社,2003年第1版,定价70.00元。

 

 

2003年1月30日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