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国的学术(III):数与归类

阿里巴巴

 

    艾丽丝因偶尔往来于地上与天国,沟通了两界的有无,双方都有意利用她的天真无邪,于是把她选为形象大使。《天国公民报》和地上《真理报》时常刊出她的大幅玉照,艾丽丝也不乏得意。她的一些八杆子打不着的远房亲戚也纷纷找上门来。

  艾丽丝有一拐了好几道弯的老表舅,姓全,学问不大却好张扬,人唤“全都明白”。老表舅在大学真理系真理专业读真理方向的本科,现在尚读大二。假期学校布置每人写一篇论文,开学时评奖。老表舅苦思冥想,写得一篇《科学:真理、神性与正义》,全文300多字。这一天找到艾丽丝府上,他有一个小算盘,听说天国要举办一次高水准的“一真教”学术研讨会,凡缴费参加者都可以获得一枚奖章,他打定主意要在开学前将自己的论文在天国大会上宣读,文章到天国先镀镀金也有利于地上获大奖。他没学过科学社会学的马太效应,对这点把戏却无师自通。

  艾丽丝压根不认得这样一个自称的老表舅,但在他美言之下及两本卡通书的诱惑下,还是答应带老表舅到天国走一遭,路费没的说当然是老表舅支付。

  到了天国,四处打探竟然没人知道有这么一场高水准的研讨会。经天国中央“科教部”搜索,才发现原来是天国的一个属国“二叉国”组织了这么一个会。又折腾了一天,总算赶到会场。

  老表舅和艾丽丝多有不知,“二叉国”是一个特殊的国家或者叫自治特区,名字源于他们奇特的分类与计数习惯:凡事他们都一分为二,他们只知道两个数字,即0和1。其实他们不知道二以上的数,也理解不了。生活中遇到3个苹果怎么称呼呢?一般会用手分别摸着每一个,口中含着“一个,一个,一个”。如果问有几个苹果,那里的人会说两个或者一个,这要依具体场景而定。于是在天国的人们看来“二叉”有贬义,相当于“弱智”一词。但二叉国公民感觉良好,认为他们有最好的数学、自然科学和哲学。二叉国人非常虔诚,国教为“一真教”。在这个国家能够见到的最多的一句话便是“科教兴国”,其中科指“科学”,包括他们的计数法;教指“宗教”,即“一真教”。

  这次召开一真教大会的目的是弘扬二叉国的文化传统,相传他们的0和1记数法是尼布尼布先生50000年前从“中央之国”带去的。现在是数字化时代,0和1被地上及天国的公民拜为神圣。二叉国突然获得了一种超越感。但实际上,二叉国不知道二进制,在这个伟大的国家中,从来只有两个数字0和1,只有一种计数法,其他的都不需要。

  老表舅被安排在第二天发言,原来还有些担心,一则怕自己水平不够丢了面子,一则怕自己水平太高二叉国学者听不懂。一天下来,各位发言者翻来复去讲0和1,说到事物的性质时,就是好与坏,上与下,高与低,大与小,正确与错误等等。

  第二天让人心动的时刻到了,老表舅急步走上讲台,打开已经准备好的二叉投影仪,启动PowerPoint(注:盖茨专门为二叉国开发了一个新的界面)。“全都明白”客套了几句,便讲道:

  “我吃惊地发现,我撰写的论文与贵国学术界的一些思想有不谋而合之处。世界上存在着事物,事物或者有神性或者没有神性。科学是从宗教中脱胎而来的,科学起初带有宗教的一丝神性,即那时发展科学是为了证明万物有神性。但是,后来,科学挣脱了宗教的束缚,独立发展,科学在俗人眼中失去了神性。这是普遍的看法。我认为这是错误的,科学依然具有神性,我能够证明这一点。科学追求真理,科学拥有真理,科学是真理,科学是唯一的真理,所以科学具有神性。证毕。不过,我还要指出的是,科学是真善美的统一,限于时间关系我只说明前两者的统一性。科学是有用的,有用是件好事,是善良的,所以科学是善,是至善。在社会中,善意味着没有偏见、公正、代表所有人的利益,即正义,因此科学就是正义。关于科学之美,请见我高中时的作文。总之,我证明了科学是真善美。我的论文《科学:真理、神性与正义》报告完毕,谢谢大家。有什么问题可以提出来。”

  艾丽丝见半天没人提问,为了捧场就随便地问了起来:“全先生,您的论文讲到真理、科学、正义等,实际上涉及两个方面的性质。按照主人二叉国的见解,凡事可一分为二,对于科学有真科学/假科学;对于正义有真正义/假正义。真科学就是真实的、正确的科学,简称科学;假科学就是虚假的、冒充的科学,简称谬误。真正义就正义,假正义就是不正义,简称邪恶。”

  讲到这,听众鼓起了掌,表明艾丽丝准确地阐述了二叉国的哲学思想。

  “不过,这两组性质可以排列组合成四种情况。”艾丽丝话锋一转,突然说起了超过2的数。台下人好像没有听懂,她继续讲着:“这四种组合是:

   {科学,正义};
   {谬误,邪恶};
   {科学,邪恶};
   {谬误,正义}。

  我们做一假定,按这种组合至少可以分出四类人,比如{科学,正义}指又科学又正义的人,{谬误,邪恶}指不科学不正义的人,即没有科学知识的暴徒一类的人; {科学,邪恶}指有科学知识的流氓恶棍一类的人;{谬误,正义}则指没有科学知识但有人味的人。”

  台下听得目瞪口呆,他们理解不了超过二的事物,对于事物的复合属性也不理解不了。艾丽丝似乎感觉到了这一点,想用硬通俗的办法解释一下。

  “换言之,有关科学这一方面,可用‘色’来表示,懂科学就叫有色,不懂科学就叫无色。有关正义这一方面,可用‘味’来表示,正义的人就是‘有人味’的人,反之则为‘无人味’的人。于是有这样四种人:

  有色有人味;
  无色无人味;
  有色无人味;
  无色有人味。” 

  二叉国终于有一人站起来发问:“你能否用一种性质概括?比如有色有人味能否简称为好人,无色无人味简称为坏人?”艾丽丝顺口应道:“我想没问题。可是,可是另两类人怎么简化呢?”她也没了主意。老表舅“全都明白”先生已经多时没有言语,急忙插嘴道:“我想按照贵国二分法的惯例,这两种人应当约化为好人与坏人。认识论问题相对于价值问题更为重要,真假重于好坏。按照我前面的论述,科学本身就包含着正义,就是正义。于是有色无人味者依前为好人;无色有人味依前为坏人。我想这也是二叉国人民所愿意看到的结果。”

  果不其然,场下爆发出热烈的掌声。二叉国学者感到这是最有意义的报告,老表舅的报告也足足占用了两个人的发言时间。但是因为真理重于正义,没有人在乎报告的超时。

  经评议,老表舅的论文《科学:真理、神性与正义》获得一真教大会论文特等奖,另外与会者每人都领到一枚奖章。高兴之余,老表舅又给艾丽丝多买了两盘“淘气猫”。

  不过,开学后老表舅的论文交上去,只得了一个“及格”。评语是:“色香味三者中怎么没有‘香’啊?”原来老表舅把艾丽丝的说法转化成了自己的观点,写进了改写版的论文。没想到批卷者不知道什么色、味等理论,只熟悉厨子的话语,见老表舅连常识的色香味三连体都不知道,怎能打出高分。

  艾丽丝倒是惯常的乐观,她是这么想的,这判卷者毕竟知道二以上的数字啊,一分为三比一分为二也许算是进步呢。


2003年2月6日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