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纸刀的故事

柳 叶

 

  上周六(2003年1月19日),董浩云航运博物馆在上海交通大学举行开馆典礼,董浩云的长子董建华、长女金董建平亲临开馆仪式。
  董浩云航运博物馆是香港董氏基金会和上海交通大学联合创办的,馆址为一栋有九十年历史的二层洋楼,展厅面积六百平方米,内设中国航运史馆和董浩云陈列室,陈列着中国自新石器时期以来的舟船及航运历史资料,以及“世界七大船王”之一的董浩云的生平事迹。
  交大的朋友送了我一套资料,其中有最新出版的金董建平和加拿大作家麦克·康纳斯合著的《董浩云:理想与成就》的中文本。我想起陆谷孙先生前几年送给我的一把象牙裁纸刀,系董浩云七九年建造的世界最大的超巨型油轮“海上巨人”(Seawise Giant)下水仪式的纪念品。陆先生八十年代初去美国讲学时,董浩云送给他的。
  陆先生的父亲陆达成老先生是董浩云多年的老朋友,当年两人曾在通成公司工作,后来董浩云独立门户,成立自己的航运公司“中国航运公司”,请陆老先生前往协助。于是,陆老先生成了董浩云麾下的高级职员、得力幕僚。陆先生还记得他们两家曾一同游玩兆丰公园。四九年后,董浩云去了香港,留陆老先生在上海公司善后。过不久,陆老先生也去了香港,继续在董浩云的公司工作。后因不习惯香港的气候回到大陆,经徐懋庸介绍,去北京中国科学院哲学研究所从事研究翻译工作。陆老先生于一九六五年去世。
  一九八一年,陆谷孙先生在美国讲学,董浩云托人找到陆先生,在华盛顿请他吃了一顿饭,送给他这把裁纸刀。陆先生回国后,与董浩云仍有书信往返。一年后,董浩云因心脏病突发去世。
  在这本《董浩云》书中,我了解到当年的那艘“海上巨人”吨位达到五十六万多吨,比世界第二大船足足多了一万吨,吃水浅、耗油少,在航运和造船史上堪称空前伟大的成就。既然这把裁纸刀记载着这么一段故事,我没有理由不将它捐赠给董浩云航运博物馆。


2003年1月27日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