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载2003131日《文汇读书周报》
南腔北调(5

 

 

2002“科学时报读书杯”评奖回顾

□ 江晓原  ■ 刘兵

 

    □ 一年一度的科普佳作的评选又已经揭晓。与2000年度、2001年度的评选相比,此次2002年度评选在各方面都有了很大的变化。我二人都忝为此次的评委,很想与兄就此次评选工作清理、讨论一回,也算是我们的一番工作回顾吧。
  首先是回避规则的修改。这次的做法是:九位评委中,任何一本书如与某评委有关(撰写、翻译、主编、策划、编辑、出版),该评委即不得对该书投票。每个评委对各书以百分制打分,累加起来构成各书的得分;为了确保各书得分的公平,又对每书得分除以对该书投票评委人数——举例来说,《人生舞台》没有评委需要回避,得分就被除以9,而吴国盛的《科学的历程》得分被除以8(因为他本人不得对该书投票)。最后以经过上述程序处理的分值来决定当选与否和排名先后。这种做法,实际上和许多学术刊物的编委会工作程序是一样的。对于本刊编委的文章,通常都是当定稿会议上讨论到该文章是否刊用时,是该文作者的编委回避,并无权对该文投票。这个做法,好像大家从无异议。

  ■ 如果能够彻底回避的话,当然是一件更好的事。但之所以这次评奖,以及一些其它的评奖,比如说国家评的优秀科普图书奖等,都没有做到彻底的回避,是有着背后的深层原因的。目前在科学文化界,你听说过有多少专业从事研究与评论工作但又不从事具体创作的人?这当然不是理想状态,但却是一个让人无奈的现实。正是在这样的现实下,在评奖中,才会出现无法回避的情形。

  □ 这和科学研究中的“同行评议”也是类似的。所谓“同行”,当然是指在从事着同样性质工作的人。科学研究要由同行来评议,是因为只有同行才有资格、有能力来进行这种评议。而同行评议,通常也不会专找已经淡出该领域多年的人士,因为淡出研究领域多年之后,对现今的情况就难免逐渐隔膜,同样会失去进行客观评议的能力。如果总是让不做或极少做科普工作的人,来评议当下辛勤工作着的人的成果,那就不叫同行评议了,恐怕也没有多少公正可言。

  ■ 其次是关于奖项的更新问题。传统科普与科学文化之间的差异的存在,本来是一个不争的事实,而后者的出现,也是“科普”领域的一种发展。而且,在科学文化这个称呼下,也确实包容了许多过去作为主流的传统科普所不能包容的内容。也许,正是关于这些内容,尤其是对科学的人文审视,使得一些过分地习惯于传统科普的人,以及一些极端的惟科学主义者们感到不舒服。
  当然,倡导一种多元的并存也是必要的,传统的科普,也即以关注对具体的科学知识的普及与传播为特色的科普,也有其重要的价值。在这次评奖中,也还专门给予了传统科普作品以等额的获奖名额,这正是坚持多元性的表现。

  □ 这次评选中将“科学文化”与“传统科普”并列,清楚显示了观念的拓展。奖项的创新,实际上反映了对科普概念的拓展,这正是与时俱进的表现。我相信绝大部分学者都会为此感到高兴。 

  ■ 这里我还想再谈另一个相关的问题,即体制化的学术和普及与民间化的学术与普及的问题。我曾开玩笑般地把后者称为“NGO”的,相应地,前者就是“GO”的了。
  近些年来,一种值得注意也令人欣喜的现象开始出现,即“NGO”式的学术与普及开始在某种程度上兴起。它是在一种更加市场化、更加民间化的方式下,以更高的学术性,获得了更多受众自愿的认可。不信,到书店里看看就是了,相当多数出色的著作都是在那种民间的意义上完成的。它们的基础是市场和更为纯粹的学术。这种承认已经属于广义的学术奖励系统的问题了。相应地,在狭义上的民间化的奖励,也有上升的趋势。像“科学时报读书杯”这样的评奖,基本上就属于这种民间式的。在这种意义上,它在学术、市场甚至观念上的含金量是很高的,因而,也就更是值得鼓励和重视的一种进步。

  □ 这一点我深有同感。如今市场的筛选已经成为对学术价值的一个重要判据。这是因为存在如下一个事实:即图书出版的生产力,已经大大超出好书写作的生产力;也就是说,好书不愁没有地方出版,好的作者后面有出版社排着队逼他写书,这就是市场的筛选机制。现在有些人竭力鼓吹一种神话:高品位的学术书都是找不到出版社愿意出的,于是用科研经费买个书号,让出版社印几百本拉回办公室。这类书根本不会出现在图书市场上,只是用来申报职称、评奖、应付所谓“科研项目”的结题等等。正是这类非市场化的“GO”运作,产生了大量的学术泡沫(统计起来动辄“学术专著”多少多少本)。相比之下,反而是市场化筛选与“NGO”的民间学术活动,已经出现了越来越多的好书——其中当然也包括许多科学文化的佳作。

  ■ 真正参与过科普图书策划出版的人都会对合格作者(包括译者!)资源的缺乏深有体会。因此,就出现了在创作出版过程中“供”(当然是指合格的、高水平的“供”)不应求的局面。由于我们过去以及现在的教育体制,也由于长期以来“GO”的评价体制,在短时间内,这种作译者资源短缺的局面恐怕还难以有很快的转变。但这并不等于我们就只能无所作为。像这次“NGO”的“科学时报读书杯”科普图书评奖,就完全可以认为,正是改变这种令人不满意的现状的一项重要努力。

  □ 此次评选工作的负责人杨虚杰女士,还有一个很好的想法:下一届评选工作应该提前若干天完成——在一年一度的北京图书订货会开幕之前将佳作评出,这样,获奖图书就可以在订货会上就此进行宣传,这既有利于获奖图书增加订数,同时也增加了评奖的影响力,我认为这实属一举两得的好主意。



2003年1月27日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