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国的学术(I):应当and实际上

阿里巴巴

 

  周末,艾丽丝这回没有掉进兔子洞,而是往上走,乘飞船到了“演绎国”。艾丽丝荣幸地出席了一个关于人之本性的研讨会,天国的学术也很发达,在开会这一点上与地球差别不大。

  艾丽丝注意到飘飘君是这样讲的:“人是什么?按照定义,人是一种有理性的动物。人是有人性的。人是善的。人是万物之灵,人比其他任何物种都聪明。人类社会是一种理性化的社会,人们追求真理和正义。”

  此君如此讲了约30分钟,远超过了会议限定的每人10分种的时间。艾丽丝大为不解,原以为只在那腐败的地上才有发言超时的现象。于是她立即想到,刘爷发明的“RC控制器”可能在天国亦有推销的潜力,心中窃喜。该观众提问了,不识时务的艾丽丝在大家沉默良久后,终于站了起来:

  “飘飘老师,非常佩服您的论证,这是我听到的最激动人心的、最有气势的演讲。不过,我有一个,是多个,小小的问题搞不懂。按您的理论,不讲理的人是不是人,坏人是不是人?”
  “可笑的问题”,飘飘君有些不悦,“那些当然不是人。”
  “但人总会犯错误啊?”艾丽丝还是有疑惑。
  “人的本性中有一种自有纠错的能力。真理在招唤我们:世界存在着,真理存在着,不依赖于任何人,我们必然通向那绝对真理。”
  “噢,原来是这样。”飘飘君的回答与演讲一样,充满自信、慷慨激昂,艾丽丝似乎得到了满意的回答,向主持人和飘飘君深鞠一躬表示了感谢。
  “下一个问题?”飘飘君用得意的眼球环视了一圈,其实他的眼珠并没有聚焦在观众席上,当然也不是天花板上,而是中间广阔空间中的某一段区域。他已经习惯这种场合,同类的报告他一年讲了33次,他几乎能够倒背下每一句演讲词。
  “尊敬的飘飘博士,我每次听您的演讲都深受启发,我特别赞成您关于‘人是理性的、善的’这一伟大的见解,这充分高扬了人的伟大。我想是不是可以加上‘人也是美的’这一引伸?”一个太监模样的飘飘君的老部下问道。

  飘飘君这一年虽然已经听过31次类似的提问,还是非常高兴,清了清嗓音:“嗯,我想是的。Good idea! 说到美吗,按照原则,根据定义,一般说来,美是美好的意思,美是好看、不丑,审美离不开主体和客体,美的本质是……。”先生又讲了10分钟,在雷鸣般的掌声中结束了演讲。

  这时主持人声明:“关于人性的讨论是当前我国重点多学科交叉研究项目,相信许多专家学者都有不少高见,限于时间,是不是从现在开始每人发言3分钟,每个人讲完不再安排提问,所有的提问在33位专家发言完毕后统一提出、统一回答。”
  下午艾丽丝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驻地,一头扎在床上睡去。
  她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又参加了一个高水平的学术会议,主题是“科学与科学精神”。艾丽丝主持大会,并作基调报告《如何理解科学精神如何弘扬科学精神》。

  艾丽丝把刚学来的本事略作移花接木,摆出全无敌的架势,神情自若,信心十足:

  “科学是什么?科学是系统化的知识体系,科学是理性的探索活动,科学之为科学是因为它是理性的、逻辑的。科学有一种自我纠错的能力。科学追求真理,代表真理,科学是唯一的真理。按照定义,按照原则,按照科学这个‘词’,科学是优秀的、科学是神圣的,科学家是优秀的公民。科学体现了真、善和美。科学精神是一种事事讲科学的精神,是一种坚持真理、坚持正义的精神。没有科学的民族是劣等的,没有科学精神的人是没有灵魂的。”

  艾丽丝突然醒了,还朦胧记着最后一句“没有科学精神的人是没有灵魂的”,觉得不对劲。飘飘君明明说过,人,按照定义是理性的动物,人应当讲科学,科学是属于人的,是人特有的,不讲科学的就不是人,人怎么可能没有科学精神?
  艾丽丝半醒中自言自语:“应当这样说,按照万能的二元论,我们始终要站在二分法的‘上面一侧’,科学精神的问题彻底解决了,科学精神就是一切二分法的所有好的、上面一侧的诸方面的总和。我们必须坚持科学精神、必须颂扬科学精神。有谁敢于从实证的方面谈实际的科学,对理想的科学提出质疑,就是对科学的质疑,就是对理性的质疑,是对逻辑的质疑,是对正义的质疑。反思这些说法,就是反对科学,即反科学,这是反文化,反人类,反文明。”

  其实,艾丽丝还没有完全醒来。

  傍晚,她终于醒来,揉了揉眼睛喃喃地说:“糟糕,算术作业还没写,周一一早老师还要检查呢!”

 

2003年1月18日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