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载2003年1月3日《科学时报》


科普理念的更新
——江晓原接受《科学时报》记者施剑松采访
  

 

  作为中国第一个科学史系——社会角色科学史系——的创建者和系主任,江晓原教授表示,2002年科普界引人注目的事情,或者会对将来有一些影响的事情,应该说就是科普的理念有了很大改变。

  他指出,在“第三届全国科学技术普及工作会议”上,科技部部长徐冠华说,越来越多的人们已经不满足于掌握一般的科技知识,开始关注科技发展对经济和社会的巨大影响,关注科技的社会责任问题。这就将科普由过去单向的科学知识的推广,变为科学家和公众作为平等交流群体的新的科学技术传播模式。一些在学术界讨论多时的问题这次也被徐冠华部长以讲话的形式肯定了下来。比如,我们要努力破除公众对科学技术的迷信,撕破科学技术的神秘面纱,让科学技术从象牙塔中走出来,使之走进民众、走向社会。

  江晓原教授认为,在科普理念上,我们曾经在很长时间里几乎把科普等同于技术推广,结果使得科普长期停留在很低的层次上。比如《十万个为什么?》,虽然这套书在很多人心里都留下了温馨的回忆,但如果现在你把它上面的一些条目向报刊杂志投稿试试?大概编辑们都不会采用了。随着教育水平的提高,它上面的很多东西现在已经成为常识了。人们的要求已经大大的提高了。

  江晓原教授有两句话常被大家引用:“懂技术不懂科学,有知识没有文化”。在过去的科普理念指导下,人文精神缺失,包括科学精神也缺失。事实上,现在科技界“有知识没文化”的情况是很严重的。现在理科学生数理基础好却大都不会写文章,实际上是不善于表达和沟通;而一些文科学生的文章也常常是“语言无味,面目可憎”,这种状况已经到了忍无可忍的地步了。

  科学史是沟通人文和自然科学的最好的桥梁,愿意读科学史的学生需要有文理皆重的潜质,因此,从2001年开始,上海交通大学科学史系就在研究生中开设了写作课,同时要求学生在入学前的三个月中,文科学生必须学习大学物理,理工科学生必须去看哲学史书籍,以期改变这种状况。

  现在有一个很好的现象,很多以前狭义科普领域以外的人现在也来做科普工作了。可以说,近年来科普工作所取得的许多比较重大的成绩,或在台前或在幕后,或多或少都有一些科学史系、科学哲学、科学社会学的背景。江晓原认为清华大学的刘兵教授,可以作为这群人的一个典型,刘教授现在写书、译书、张罗着编书、还写书评。还有一些学者也都是在做类似的工作,江晓原教授现在甚至还在《文汇读书周报》上编一块科学文化的专版。这些都是科普工作发展的好现象。

  江晓原教授还表示,近些年来大量国外科学文化书籍被引进中国。这些书开阔了大众和我们从事科学文化工作的人的视野,提高了读者的欣赏水平,也提高了编辑的选择眼光。大众是有这种需求的。20年前引进的科学文化类的书如《从一到无穷大》、《物理世界奇遇记》,我们从事科学文化研究的一批人当时都看过,写得很好。但我们目前非常缺乏那样的写作人才,而且短期内创作水平大大提高也不现实。针对这种社会需求,江晓原教授和刘兵教授都在大力培养研究生从事这方面的写作。


       2003年1月11日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