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帐”的性学
——《我们的性》序

江晓原

 

  性的话题是每个人都有资格来谈论的,因为它不必非牵扯到多么高深的理论学说及实验医学的试管仪器中去,属于百姓自己裤裆里的那点秘密和各自床笫上的那点快活。一般说来,经验中,体验中,乃至意念中的性大多是健康躯体,健全心理的自然表达,只要不侵犯他人隐私,都应该受到尊重。所以,孔圣人有名言昭世:“食,色,性也”。任何将性羞涩化,神秘化的想法与做法都是有害的。我主张以坦白,坦荡,坦诚,坦然的阳光心态来面对性的话题。
  在今天,不会有人一提到性就脸红,羞涩,一则有关性的神秘感的面纱已经揭去,当今社会,人们通过读书看刊观光碟,接触到大量的性爱情色的阅读刺激和认知训练,问题倒是可能出在矫枉太过,让人陷于好莱坞式的过敏思维的泥潭,即性的浪漫化,情色化。男人都是力必多的化身,女人都是妖姬再世,一次偶遇,一杯咖啡,一盏红酒,就可以欲火中烧,情浪魂销,似乎这个世界是性的大表演与竞技场。最终的效果要么是“性”迷兮兮的狂乱,要么是倒胃口式的麻木冷漠。回头来闹不明白“性”究竟是什么?对现代人意味着什么?
  因此,我看它也是一个“混帐”的题目,在英语世界里,它有三个表述:一个是“gender",指的是社会角色层面上的男性与女性,一个是“sex”,指的是科学意义,即生物学意义上的男人与女人,他们的躯体,心理,行为上的差别,有的表现在解剖学的结构上,有的表现在生理学的功能上,有的表现在生物化学的内分泌成分与代谢上。第三个词才是“erotic”,指的是色情化的肉欲横流,对此,道德家与先锋党意见剧烈相撞,前者视为洪水猛兽,要封要禁,后者视为抒发现代与后现代情怀的个体象征,革命与艺术的激情之源,反抗专制与压抑的先锋姿态。对于这份绵延古今,横穿中西的水火之争,没有必要去当仲裁官,分个高下对错,做个看客,瞧个热闹还是满有意思的。可以放纵思绪,跑跑野马,让我们关于性的认知多元一些,丰富一些,通透一些。
  由以上这些联想来说说《我们的性》,它的特色也在于比较“理无遮掩”与几分“混帐”,褒扬的表述就是坦然,多元,全书融于历史的,观念的,伦理的,生理的,心理的,行为的,情感的,社会的,跨文化的多条思维通道,反映了当代性科学的结构,前沿,问题和方法,性文化的主流与支脉,有些话题让人咋舌惊奇,譬如:计算机化的性行为,网络空间中的性幻想与恋童癖,中性人式的性教育与性塑......。对于中国读者来说都是相当陌生的,悬念的问题,当然,大部分内容还是公共话题,多元化关照,个性化表述,于是,旧显出它的高明与不同凡响来,它在美国是一部广泛使用的课程教材。能被这么多教师和学生接受,自然有它的道理,我不必多说,读者诸君可以读原书。我想说的是这么厚的一本书,恐怕很少有人能够有时间和毅力读下来,社区里开“性学课”是一个好办法,婚前男女当然要参加,为青少年做性教育的老师得优先参加,知识男女,白领精英也都没有理由不参加。中国人重视传种接代,政府提倡优生优育,从源头上解决的办法是“优性”。要“优性”就要有性教育,要有性学课,要有好多性读本,《我们的性》可以供大家选择。

2003年1月11日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