玻德默报告选译

刘华杰

 

  【按语】科普界经常提到1985年英国皇家学会的《公众理解科学》报告,也称玻德默(W.F.Bodmer)报告。这份报告在世界科学技术普及史上或者科学传播发展史上的确有重要地位,不断被引用和提起。2000年,即在15年之后,英国又发表了一份重要的与科普有关的报告《科学与社会》,这次是由英国上院通过的,也是对15年前玻德默报告的回应。在我国,举国上下声称十分重视科普,但一些基本的文献难以找到,即使在专家圈子,人们也很少能够有机会亲自读一读这份有重要参考价值的报告,甚至在一些大型图书馆中无法找到原文和译文。北京大学哲学系、北京大学科学传播中心教师刘华杰请求新华社驻伦敦记者王艳红从皇家学会代为复制了此英文报告,现译出部分内容供大家参考。在此对王艳红表示感谢。 
  此报告值得全部译出供有关部门决策参考或者教学参考,多人多次早就向国内多家出版社及科技部、中国科协等建议,购买版权(有可能得到免费授权)出版中译本,但多年过去了,没有任何结果。 如果读者感兴趣,这里将陆续提供参考译文。

 

英文提供:王艳红(新华社) 
翻译:刘华杰(北京大学哲学系,huajie@phil.pku.edu.cn)

▲ 封 面 Box 1985  
公众理解科学(The Public Understanding of Science) 
英国皇家学会1985

伦敦英国皇家学会(The Royal Society of London) 
850/85 
Printed by Imprint of Luton Limited 
95-115 Windmill Road, Luton, Bedfordshire, LU1 3XS

▲ 目 录(Contents)

页码 
5   前 言(Preface) 
6   概 要(Summary)

7    1.导言(Introduction) 
9    2.事关紧要(Why it matters) 
12    3.当前的状况(The present position) 
17   4.正规教育(Formal education) 
21   5.大众传媒(The mass media) 
24   6.科学共同体(The scientific community) 
27   7.公众讲座、儿童活动、博物馆与图书馆(Public lectures, children's activities, museums and     libraries)

29   8.产业界(Industry) 
31   9.结论与建议(Conclusions and recommendations)

附 录(Annexes) 
37   A.提供口述与书面材料的人员列表(List of those submitting evidence) 
38   B.参观与讨论会(Visits and seminars) 
39   C.文献选编(Selected bibliography)


▲ 前 言

  本报告由皇家学会主席W.F.Bodmer博士领导下的一个特别小组(an ad hoc group)起草,并已获皇家学会理事会批准。本报告所讨论的事情不仅仅对于甚至并非主要对于科学共同体而言是重要的,而且对于整个国家及其中的每个个人都是重要的。不但如此,不管是在国家层次或者地方层次的决策制定过程中,作为私人公民在投票过程中,或者在更广泛的个人事务判别当中,人们都需要对科学有某种理解。理事会签发这样一份报告,希望它会突显人们对科学本性之全面认识的需求,特别是理解科学与技术渗透现代生活的方式。关于如何更好地培育科技之走向,它将会引起若干争论也会导致某些决议。

  本报告提出了若干建议。部分是针对科学共同体自身的,包括皇家学会,部分是针对教育体制、大众传媒、产业界、政府和博物馆的。我们热切地希望引起相关组织的注意。皇家学会理事会将对报告中提出的建议作出迅速而积极的响应。

  为了保证对此项研究提出的结论和建议进行最广泛可能的讨论,本报告的简写本已经被准备好作免费散发。

  非常感谢Bodmer博士和从事此项工作的特别小组的其他成员。我们希望本报告会促进对公众理解科学的持续改进,并产生有针对性的行动。
                                     
                                     D.C.Smith教授 
                                   皇家学会生物学秘书及副主席

▲ 概 要

  科学与技术在我们的家庭和工作日常生活的多数方面都担当着重要角色。我们的产业界及我们国家的繁荣都与此息息相关。几乎所有的公共政策事务都有科学的或者技术的内涵。因而,每个人都需要对科学、科学的运作及科学的限度有所理解。
  许多个人的决定,比如饮食、种痘、个人卫生或者居家、工作安全等,如果理解一点相关的科学,都会从中受益。理解(understanding)不仅包括对科学事实的理解,也包括对其方法和限度的理解,以及对其实际影响和社会后果的一种体认。对包括风险、不确定性和多变性本性在内的统计学的基本理解,以及消化吸收数据材料的能力,也是理解科学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  
  学校中恰当的科学教育要为人们充分理解科学提供最终的基础。当前迫切需要对所有16岁以下在校学生提供视野宽广的科学教育,并为实现这种可能性提供资源。特别是,要更优先考虑所有初中的科学课程,配备合格的师资。即使在16岁以后,也不允许在校学生只学习人文课程或者只学习科学课程。要允许在低于A级的年级开设视野宽广的课程,为此教育体制急待修改。相对说来,很少有受过科学训练的人员从事诸如管理或者内务部的通才职业(generalist careers)。然而,良好的科学课程提供了此等领域所需技能的杰出训练。学科学的学生和其教师应当认识到,对于这些技能,社会上存在着广阔的市场。
  议会与科学委员会可以变得更加有效,如安排更多的会议,如果必要应立马行动,讨论国会辩论之事务的科学方面。政府报告的大众化版本理所当然地应当容易获取。
  媒体中增加科学内容大有可为,特别是对于各种日报。专稿特别有价值,因为科学并非总能成为新闻。传记性与戏剧性方法在历史与境中有助于把科学展示为一种人类活动。在一般性节目中也有很大空间包含更多的科学,也有整体上改进科学家与记者接触的余地。
  如果担当领导职责的人物更好地理解科学和技术可能达到的成效,英国产业界将会更富竞争力。应当鼓励在产业界从事研究的科学家有更多、更早的机会走上管理岗位,从充分的管理培训中受益。产业界应当提高对科学教育的兴趣,特别是对学校参观与交流的兴趣。公司也应当向公众,特别是它们自己的员工,传播与公司之活动有关的科学的和技术的基础。
  科学家必须学习与公众沟通,愿意这样做,并且确实把这样做视为他们的职责。因此,所有科学家需要了解传媒及其约束,并学习如何用简明的方式解说科学,既不充满专业行话也不屈尊堕落。比如,科学共同体的每一部门都应当考虑提供传播以及更好地理解媒体方面的培训,安排非专业性的讲座和演示,组织青年人参加科学竞赛,为记者提供情况简介,广泛地改进科学与公众的关系。
  皇家学会应当把改进公众对科学的理解作为它的主要活动之一。专门性的主动行动要包括为记者提供科研动态报告会以及提供信息服务,对其他科学机构就科学向公众的传播、媒介接触及公众关系诸事务提供帮助和建议,并且要改进与国会议员的接触及与政府、产业界其他高层人士的接触。提高公众理解科学的一般水准,在当前是国家良好运作的一项紧迫的任务,这要求社会各部门采取一致行动,包括最重要的来自科学共同体自身的努力。


2002年8月17日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