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载2003年1月8日《中华读书报》

 

江晓原接受《中华读书报》记者舒晋瑜的访谈记录

 

  近年来科普的概念逐渐由过去的狭义的理解扩展开来,科普和科技的界线变得模糊。实际上当科技进入公众视野时,几乎必然自觉或不自觉地带有某种普及色彩。上海交通大学教授江晓原说,现在有人喜欢用科学传播代替科普,他则更倾向于以科学文化代替科普,总之范围比过去广得多。
  江晓原今年开始主持《文汇读书周报》的“科学文化”专版,就像开启一扇了望的窗口,可以饱览今年出版的科技好书。引起他注意的有几个系列:

  一是上海科技教育出版社引进的“普林斯顿科学文库”,现已推出8本,一般都是专题,包括讲到日全食、讲到手——据说有很多医生买这本书来看。二是上海科技出版社的两个系列:引进版“新视角书系”和原创的“看世界丛书”。几种引进版图书系列虽然类型上有些相似,但各出版社都做得比较好,主题尽量不撞车,并互相补充。在江晓原的阅读视野里,值得一提的还有新版的吴国盛编的《科学的历程》、插图本的《时间简史》。很多人觉得手拿一本《时间简史》很有品味,实际上他们是看不懂的。而这里就看出该书广告用语的高明之处——“阅读霍金,懂与不懂都是收获”。江晓原认为这是今年图书广告中最漂亮的一句。这本书的发行远远超出原来假想的读者群,《果壳中的宇宙》也跟着沾了光。
  现在出版物越来越细分,不同形式的图书要适应不同的读者,台湾出版的一本科学史《从亚里士多德以后》,篇幅并不大,但这本书的可取之处在于它放弃了以前求全求备的思想,从不同角度、不同侧面反映出科学的不断进步的过程,对我们有所启示。江晓原还说:“我知道好几个出版社在运作同类的书。但有些书空间无限,有些书则比较容易饱和。”
  “哲人石丛书”中《人之书——人类基因组计划透视》、《人生舞台——阿西莫夫自传》都是值得一读的,生动有趣,对于有志于在中国做科学传播的人提供参考价值。虽然国情不同,但很多事情道理一致。在科学界,即使西方,也很重视阿西莫夫这样的人才,因为科学家的很多工作是通过他介绍给公众的。
  上海人民出版社推出的《中华科学文明史》就独辟蹊径。这套书是在李约瑟生前由柯南·罗林改编的,并得到李约瑟本人的认可,中译本由江晓原策划、上海交通大学科学史系翻译,明年春将全部出齐5卷本。一般读者可以从中了解李约瑟中国科学技术史研究中的重要内容,同时也非常具有学术参考价值。
  山东画报出版社引进的《剑桥插图天文学史》,集中了国际上最权威的天文学史专家阵容,由江晓原和他系里另外两位老师一起翻译,是集可读性和经典性于一体的一部好书。

谈到今年的科学出版现象,江晓原提到两点。
  其一,是2002年国际数学家大会在中国的召开,促进了数学图书的出版。《古今数学思想》、《希尔伯特——数学中的亚历山大》(上海科技出版社),《数学的故事》(海南出版社)、《数学史》(广西师大出版社)等一大批数学图书的出版,进一步引发了人们对数学的兴趣,提高了数学学科的知名度。
  其二,很多人认为中国作者的科普作品总是写不好,能引起重视的科技图书大都是引进的,这个问题今年并没有本质上的改观。“看世界丛书”明年将全部出齐,这套丛书召集了20位中国作者开发原创作品,书的形式则尝试向国外看齐,究竟有没有可能使中国原创的科学图书成功地上一个台阶,现在虽不好定论,但至少有这种可能。

2003年1月11日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