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站  国际网镜像  
主持人:江晓原 教授

 

 

 

  最近更新日期  

  2015/06/30               

 

 

 

 


 

 

 

 

 

 

 

 

 

 

 

 

 

 

 

 

 

 

 

 

 

 

 

 

 

 

 

 

 

 

 

 






















 

 

 

 

 

 

 

 

 

 

 

 

 

 

 

 
 
   



上海交通大学科学史与科学文化研究院隆重成立
上海交通大学科学技术史专业2012年度最新排名情况
国家社科基金重大课题举行项目中期汇报

上海交通大学科学史与科学哲学系介绍(2013年03月)
上海交通大学科学史系博士、硕士研究生招生信息(2012年11月版)
科学史系成立以来本系教师出版的书籍
《851M:我们的科学文化》丛刊总目录
上海交通大学科学史系研究生名单(2015年6月18日更新)

 

 

科学文化 新增文章17篇
安禅制毒龙(3):大学教授也看《鬼吹灯》?
安禅制独龙(4):科学主义,才会违背科学常识
安禅制毒龙(5)《自然》究竟是一本什么杂志?
安禅制毒龙(6)《自然》杂志“从无影评惯例”吗?
南腔北调(127):点烟读此书,读后能戒烟?
南腔北调(128):建构一个基本粒子的世界
南腔北调(129):看美国人怎样开发科学的娱乐功能
南腔北调(130):达尔文爱你,你爱达尔文吗?
南腔北调(131):性,不能只有科学
南腔北调(132):戈尔眼中的未来
南腔北调(133):法国女学者痛揭孟山都
南腔北调(134):《异海》:在科学和神秘的交界上
南腔北调(135):迷途的科学和它的哲学保姆
南腔北调(136):反对完美,意义深远
南腔北调(137):作为科幻小说的《地狱》
南腔北调(138):《傅科摆》:又见Eco
南腔北调(139):应对宇宙灾变的新预案
专题与争论 新增文章3篇
薄暮空潭曲(1):斯诺登是个好人呐
薄暮空潭曲(2):我们与魔鬼同行
薄暮空潭曲(3):斯诺登是叛变还是起义
科学史 新增文章13篇
科学外史(82):《云图》:平庸的故事,创新的讲法
科学外史(83):中国古代博物学传统发微
科学外史(84):科学政治学典型个案:台湾“核四”争议
科学外史(85):是回归“科普”原初目的的时候了
科学外史(86):我们的身体是“客观存在”吗?
科学外史(87):日本25艘航空母舰点鬼录——航空母舰往事(二)
科学外史(88):当代科学争议中的四个原则问题
科学外史(89):迷人悬案:玻尔与海森堡之1941
科学外史(90):中国古代有没有科学:争论及其意义
科学外史(91):《自然》杂志与科幻的不解之缘
科学外史(92):《地狱》:人口困境的非法解
科学外史(93):被严重误导的转基因主粮争议
科学外史(94):想象与科学:地球毁于核辐射的前景
书文鉴赏 新增文章13篇
杜严勇:爱因斯坦在柏林:天才,但不是圣人
穆蕴秋:一本天文学名著的求全之毁
毛 丹:《大数据时代》:福音书还是毒苹果?
毛 丹:一位女性主义“民历”的古典世界导游图
方益昉:基因自私,人更贪婪
方益昉:好医生在哪儿?
孙萌萌:进化论的证据到底在哪里?
石海明:机关枪:工业技术和平主义的梦幻
呼思乐:镜中千年:“科学犯”的思考
曾晚来:自遣天涯:谁建构了香格里拉?
许苏葵:看出版大家略出余绪
李 侠:意识的黑箱到底黑在哪里?
关 茜:看欧洲人在徐家汇建立的观象台
学术文章 新增文章2篇
穆蕴秋 江晓原:《自然》杂志科幻作品考——Nature实证研究之一
穆蕴秋 江晓原:威尔斯与《自然》杂志科幻历史渊源——Nature实证研究之二

 


来稿或联系请投至 shc_jd@163.com

Google

    
      
搜索本站

 技术支持(历任任期):  穆蕴秋 (2010.8继任)
                       关瑜桢 (2009.4-2010.8)
                       吴 慧 (2002.3-2009.4)
                       陆正毅 (2001.7-2002.3)



 
沪ICP备06018291
沪交ICP备05093